梦小说网 第597章 毛德兴的过去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97章 毛德兴的过去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毛德兴这辈子都不想回忆20岁那年。

  他是北方人,出生在冰天雪地里。

  游牧部落等级分明,他生母是奴隶,所以尽管他是首领的儿子,却因为生母的缘故,一直被人暗地里戳脊梁骨。

  在游牧部落,想要提升自己的地位,唯一的方法就是实力。

  可是那些长老的孩子们都能得到最好的老师的言传身教,但是毛德兴不可以。

  虽然他是首领的儿子,但是首领有七个儿子,他是最小的。

  他的六个哥哥分别是游牧六大家族的女人,而他的母亲,只是一个奴隶,一个他们从别的部落抢过来的女人,唯一的作用就是生孩子。

  他是他母亲的第一个孩子,后来他母亲又给他生了两个妹妹,然后,她没有活过那个冬天。

  毛德兴怀疑是首领的女人对母亲下的手,但是却没有证据。后来,首领经不住毛德兴的祈求,同意毛德兴去调查他母亲的死亡。

  刚有一点眉目的时候,毛德兴就遭到了猛烈的报复。

  匆忙之中,他把两个妹妹托付给了好友,自己则孤身一人混入了东翰国。

  二十岁这年,毛德兴的记忆全是兵荒马乱。他来到娘亲的故乡华希县,改了名字,随了母姓,在这里一留就是数十年。

  他蓄起了大胡子,在码头上做苦工攒够了银子,买了个户籍。收留了一个孤女,二人结成夫妻之后,毛德兴才发现他已经不能人道了。

  那些把他从游牧部落逼走的人下了狠手,为的就是不让他有回去的希望。

  认了命,在华希县隐去了身份和过往,毛德兴安分的过起了自己的日子。

  这么多年来,他没少往游牧部落那个托付妹妹的好友那边去信,但是毕竟游牧部落居无定所,而且又是跨国通信,往往是毛德兴写十封信,那边才能收到一封。

  后来,毛德兴的二妹辛月清为了给小妹辛月依争取一条活路,自己主动站了出来,被凌辱致死。

  而活下来的小妹辛月依则嫁给了毛德兴的好友,二人还生了一个可爱的儿子,起名清旺,结合了毛德兴和辛月清的名字。

  毛德兴自己没有生育的希望,第一个老婆难忍寂寞,和隔壁老王有染,生下了两个儿子。毛德兴很清楚两个孩子根本不是他的种,但是为了不让别人知道他不能人道,还是假装开心的庆祝了一番。

  只不过毛德兴连名字都不给他们好好起,这让第一个毛夫人很是心虚。

  但是这种心虚在毛德兴日益严重的家暴之下消磨殆尽,很快,第一任毛夫人又生了个儿子,起名毛老二。

  早在毛老大一岁的时候,隔壁老王就搬离了华希县。

  毛老二是谁的种,毛夫人不说,毛德兴也不知道。

  孩子满一周岁的时候,毛夫人终于不堪忍受,上吊自杀了。

  毛德兴把自己的第一个老婆埋了,又娶了一个老婆,照顾毛老大和毛老二。

  几乎是在这前后的时间,妹妹从关外写来信件,说她的夫君没了,如今部落里的男人都想把她抢回去做女人。毛德兴那个才四岁不到的外甥杀了两个人,被关了起来。

  那是毛德兴第一次离开东翰国,第一次踏上游牧部落的地盘。

  只可惜,最后清旺还是死了。辛月依不肯和毛德兴一起到华希县定居,所以最后她留在了辽毕烈东。

  经此一变后,毛德兴的脾气愈发暴躁了起来。他恨自己的无能,也恨游牧部落。

  毛德兴和辛月依兄妹俩分据南北,毛德兴怕妹妹吃苦,所以每个月都会寄一笔钱给辛月依。就这样,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了,毛老大和毛老二越长越大,也越来越不像毛德兴。

  但是毛德兴此后还娶过两任老婆,都是被活活打死的。大家也理所当然的认为毛老大和毛老二长得不像毛德兴,是因为像他的第一任夫人比较多。

  如今,毛老大和毛老二一前一后的跑路了,毛家只剩下一个毛德兴。

  本来毛德兴想得清楚,他毕竟是游牧部落跑出来的,游牧部落甚至已经把他判定为罪奴了。所以他这辈子,并不打算和朝廷的人有什么牵扯。

  但是今年春天的时候,辽毕烈东被东翰国并吞,不少游牧部落的人中了东翰国的计谋,也成了囊中之物。前段时间,游牧部落的人发现了辛月依。

  对于自己这个唯一的妹妹,毛德兴是很在乎的。但是因为辽毕烈东的地界还在管制之中,外人轻易是不能进入的。

  所以他才冒着危险拉着毛老大和毛老二去周府闹,赌一把看看。万一祁王妃是个重视名声孝道的,说不定就能搭上关系。到时候他再找李月寒出手帮忙,把辛月依从北方接过来。

  可惜,他算盘打得很好,却没想到李月寒不仅不是个好说话的,还有一个更为可怕的孟祁焕。

  当毛德兴见到辛月依的时候,心里还是松了口气。

  不管怎么样,不管自己的下场是什么,至少妹妹还活着,这就够了。

  孟祁焕一大早就让人把辛月依带了过来。

  从毛德兴第一次大闹周府的时候,孟祁焕就想过他这么做的原因。

  他和李月寒在华希县时间也不短了,为什么毛德兴早不闹,非要等到这个时候闹起来?

  所以,他早早的派人去查了毛德兴的底细,一下子摸穿了毛德兴的身份,还快马加鞭的把辛月依从北方带了过来。

  “辛昌旺,”孟祁焕站在被五花大绑的辛月依身边,冷冷的看着毛德兴:“是你自己说,还是让这个女人说?”

  “我说,我都说!”毛德兴看到辛月依的一瞬间,心里就彻底投降了。

  他不想让妹妹吃苦。

  “是我,”毛德兴立刻承认,将自己的过往和如今的企图交代得一清二楚后,低头忏悔道:“一切都是我一个人的主意,和毛老大毛老二还有我妹妹没有关系。”

  孟祁焕冷冷一笑,示意贺正天把辛月依带走,而后坐在毛德兴的对面,轻笑道:“本王说过的,要诛你全族。”

  听了这话,毛德兴的脸色立刻白如金纸!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