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600章 你喂猪还是喂媳妇儿!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00章 你喂猪还是喂媳妇儿!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爸爸!舅舅!舅母!”李月寒一下车,就看到三人的身影,当即抛下孟祁焕,飞奔而来,一把扑进了方芷兰的怀里。

  方芷兰把李月寒抱了个满怀,脸上也都是笑容。用胳膊搂了搂李月寒,一边笑一边道:“这孩子出去一趟怎么瘦了这么多!”说着,她看向余泽方,二人相视一笑,眼神儿都没给李建波一个。

  孟祁焕从后面走过来,先是朝着李建波拱了拱手,后对着余泽方夫妻两道:“月寒一忙起来,连我都要放到一边,给她准备的饭菜总是热了又热,早饭在县丞的宅邸里倒是吃的,午饭可就不一定了。喊她吃饭她总是再等等再等等,一等等到天黑,一点儿也不听话。”

  “我们家月寒啊,这是心系百姓!”方芷兰心疼的捏了捏李月寒的脸:“但是就算有天大的事情也得好好吃饭不是,舅母今天可是给你们准备了一大桌的好饭菜,就等着把你喂胖呢!”

  说着,方芷兰拉着李月寒就要进门,理都不理李建波一下。

  李建波虽然面上看着一直乐呵呵的,但是心里是难受的。但是他理解兴国公府对他的怨恨,虽然那些事情都是原来的李大成做的,可承了人家的性命,这些因果也都需要时间让他来慢慢化解。

  李月寒也知道这个道理,并没有强行停下脚步,而是进门之前回过头,冲他做了个鬼脸。

  看见女儿熟悉的调皮模样,李建波的心也平了下来。

  来日方长,有李月寒在,他只需要尽心力爱护这个女儿,余家的恩怨总会化解。

  席上,余泽方夫妻俩一直在听李月寒讲述华希县的大小事,当然,李月寒没有把自己遇到危险的事情说出来,否则两人又得是一阵担心。

  李建波一直在旁边听着,也不插话,只安静的听着。

  后来还是方芷兰觉得有点过了,拉着李月寒的手道:“月寒,你父亲这些日子也一直担心你,虽然他不说,但是父女连心,我们看得出来。”

  听了这话,李月寒笑眯眯道:“我知道父亲记挂我,也知道大家都念着我,所以我才一直忙着把事情赶紧做完回来呢。”

  说着,李月寒冲李建波举杯,笑道:“爸爸,好久没和你喝酒了,不知道你酒量有没有见长呀?”

  李建波举杯大笑:“酒量再差,也比你这个小丫头的好!”

  “那今晚不醉不归!”

  “那可不行,你还要去看我两个外孙呢,就这一杯,喝完不许喝了。”李建波笑着一仰头,满饮此杯后,见余泽方和方芷兰二人也面带笑容,干脆趁热打铁,冲他们夫妻俩举杯道:“我知道兄嫂至今都没有原谅我,过去的事情,是我做得不对,今天借着给月寒和王爷二人接风,我郑重向余家道歉,不求原谅,只求兄嫂心中能宽慰些许!”

  说完,李建波又是一杯满饮。

  余泽方和方芷兰二人对视一眼,虽然面上的表情还是别扭,但是看在李月寒的份儿上,也都举了杯。

  “我们别喝酒了,赶紧吃菜吃菜!”孟祁焕眼看着气氛要冷下去,赶紧起身给李月寒夹了一筷子肘肉。

  李月寒笑着拍他:“干什么干什么,喂猪吗!这么大一块!”

  “喂媳妇!”孟祁焕笑。

  接风晚宴终究是在和谐的气氛下结束了。

  孟祁焕和李月寒送走了余泽方夫妻俩,留李建波在王府小住一晚,然后三人一起去了后院。

  或许是知道爹娘回来了,小阿逸和小阿宁这个点儿了也都还没睡。小阿宁已经能坐起来了,小阿逸更是已经能摇摇晃晃的走上几步路了。

  看到爹娘过来,阿逸蹒跚着竟然扑了过来,一把抱住了李月寒的腿,仰着头,吐着泡泡奶声奶气的哼唧了起来。

  李月寒弯腰把孩子抱了起来,挑衅笑着看向孟祁焕:“看,儿子多爱我!”

  “女儿也爱我!”孟祁焕不甘示弱的抱起了小床上爬来爬去的阿宁,回应道。

  谁知他刚抱起阿宁,阿宁就冲着李月寒伸出了双手,小脸儿上满是着急,嘤嘤着也要李月寒的抱抱。

  李月寒大笑,索性腾出一只手,从孟祁焕的怀里把女儿接了过来,挑眉看向孟祁焕:“可怜某人不招儿子女儿喜欢哦~”

  孟祁焕一脸无奈,怕李月寒累着,想把阿逸从李月寒的怀里接过来,谁知这小子搂着李月寒的脖子就是不撒手。孟祁焕只能把阿宁抱了过来。

  哪知道阿宁刚在孟祁焕的怀里待了一会儿就尿了孟祁焕一胳膊。

  奶娘赶紧让人打来热水,从孟祁焕的怀里将阿宁接过来放在小床上,麻利的开始给她换尿布。

  “避避,男女有别!”李月寒见孟祁焕跃跃欲试想给女儿换尿布,赶紧把他拉到一旁。

  “阿宁都没满一岁,我可是亲爹,我帮忙换换尿布怎么就男女有别了!”孟祁焕说着,又要上前凑去。

  阿逸很是时候的扑进孟祁焕的怀里。

  孟祁焕把儿子接了个满怀,却快快的把儿子往李月寒的怀里塞去:“臭小子有什么好抱,找你娘去!”

  李月寒在一旁笑得直不起腰,也不去接孟祁焕手里的阿逸。

  阿逸被亲爹一脸嫌弃的架着胳膊举在半空中,亲娘在一旁笑得花枝乱颤,嘴巴一扁,惊天动地的哭了起来。

  这下可把孟祁焕给吓了一跳,以为自己吓着孩子了,赶紧把儿子搂在怀里又是哄又是拍的。折腾了好一会儿,阿逸这才止住了哭声,端着一张可怜兮兮的小脸看了看李月寒又看了看孟祁焕。

  就在孟祁焕满心期待儿子黏上自己的时候,阿逸一扭头,冲李月寒伸出了双手。

  孟祁焕只觉得一口气直冲脑门,无奈的把儿子递给李月寒,叹道:“人心不古啊,人心不古啊!”

  “什么人心不古,”李月寒并没有去接阿逸,而是摸了摸他的小脑袋瓜,道:“小孩子是最敏感的,你刚刚说他是臭小子,他可听得懂!”

  被李月寒这么一说,孟祁焕也觉得有点脸上挂不住,干脆从腰间取下李月寒之前亲手编织的平安结,逗着小阿逸:“儿子,这是你娘送给你爹我的,想要的话就亲你爹一口,不然我可就送给妹妹了哦!”

  话音刚落,阿逸抱着孟祁焕的脸“吧唧”就是一口。趁着孟祁焕呆滞的一瞬间,麻利的从孟祁焕的手里抢过了平安结,转头又冲李月寒伸出了要抱抱的双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