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603章 士族代表余泽方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03章 士族代表余泽方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下了朝,徐将军抱着芴板走在孟祁焕身边,户部韩大人跟在另一侧。大家纷纷往宫外走去,时不时有人冲他们三人投来愤恨的眼光。

  徐将军不由得好笑的用胳膊肘捣了捣孟祁焕:“王爷之前说得很对,滩涂炼盐一旦试点成功,这些士族们肯定会想方设法的将其据为己有。如今我们先下手为强,不仅在华希县试点炼盐术,还要在华希县推行新制,看他们一个个儿的,脸都绿了!”

  一旁的韩大人听了这话,不由得叹了口气:“王爷为国为民,世家大族享受了这么多年国朝的供奉,也是时候为朝廷做出贡献了。”

  “光做贡献有什么用,更应该身先士卒,死而后已才行!”宗政宇的声音从一旁传来。

  走近后,宗政宇冲孟祁焕拱手见礼:“宇见过皇叔。”

  “三殿下客气了。”孟祁焕点了点头,算是回礼。

  “皇叔,我就开门见山了吧。”宗政宇见人散得差不多了,便道:“说实话,如果不是提前收到了皇叔的信,只怕今天我也会是反对的人其中之一。皇叔可曾想过,东翰国立朝三百余年,士族几乎是和东翰国一并发展起来的。开国先祖当年之所以大力封赏士族,就是因为他们都是国朝功臣,理应享有万世千秋的传承,如今皇叔却想对他们下刀,难道不怕士族们集体上书弹劾吗?”

  宗政宇虽然在朝局之上和宗政贤斗得你死我活,但是却是为数不多的几个看得清楚的人。

  他明白孟祁焕是想为百姓和寒门士子谋福祉,但是百年传承的士族岂是轻易可以撼动的。

  他这是在提醒孟祁焕,也是在试探孟祁焕。

  毕竟在宗政宇的了解之中,孟祁焕并不是不分事情轻重之人。

  动摇士族,不是一个好决策。更不像是孟祁焕会做出来的决策!

  “殿下,你练兵的时候,和将士们同吃同住,可曾听过将士们的心声?”孟祁焕端着手看向宗政宇。

  “这……”宗政宇面色有些尴尬。

  “殿下可曾想过,如今东翰国富兵强,为何京郊城外还会驻扎着数十万大军?”孟祁焕第二问。

  宗政宇抿了抿嘴唇:“好男儿当然希望建功立业。”

  “错。”孟祁焕笑了笑:“抛开你我的身份血脉,大家都是普通人。若是生活富足,在东翰国的强盛之下,谁想在战场厮杀?将士们是好儿郎,自有一腔热血想要报效国家,但是他们更是普通人,谁都不想过朝不保夕的日子!”

  听了这话,宗政宇有些窘迫,只能移开目光,道:“那皇叔说说,他们为什么要当兵!”

  “驻边军的确大多数都是为了安邦定国入伍,但是京郊大军五十万之多,除了庶民宗政轩当年豢养的二十万私兵之外,还有三十万国朝军。堂堂国都,怎么会需要这么多将士护卫在城外?殿下所闻,本王无法回答,毕竟本王不是那些好儿郎,若是殿下想知道他们的心里话,本王建议殿下可以在军中多问问。”

  说完,孟祁焕冲宗政宇拱了拱手,抬脚走了。

  徐将军紧随其后,临走前冲宗政宇拱了拱手:“殿下自有一腔热血,但是每一个将士都是一条活生生的性命,太平盛世,谁都别想朝不保夕。”说完,徐将军也走了。

  户部韩大人更是连礼都不行,直接走人。

  宗政宇站在原地,看着孟祁焕渐行渐远的背影,陷入了沉思之中。

  朝堂的消息在国都传得是最快的,散朝不过两个时辰,整个国都都知道祁王殿下想要推行新制,改革东翰国数百年来以士族为尊的现象了!

  街头巷尾大家议论纷纷,普通百姓们面露喜色,世家大族之中却是一片乌云密布。

  祁王府。

  余泽方正在书房里着急的等着孟祁焕回来,李月寒则陪着方芷兰一起看孩子去了。

  “你舅舅也是,我们士族这么多年来的确占用了不少朝廷的资源,如今祁王殿下提议改制,我一个妇道人家也知道,百姓的利益才是最重要的,我们士族虽然百年传承,但是百姓才是立国之根本。”方芷兰唉声叹气的拉着李月寒的手:“但是你舅舅就是听不明白,一门心思想要劝说祁王殿下打消念头,你说这如何是好!他们不会吵起来吧!”

  李月寒听了这话,拍了拍方芷兰的手,耐心劝道:“舅母你放心,这些道理既然舅母一个妇人都懂,那没道理舅舅不懂,王爷是个讲道理的人,他会说服舅舅的。况且我们余家也是百年传承的世家大族,外公之前不是说过吗,士族太过庞大,百姓们实在辛苦,舅舅也是知道这个道理的。”

  “是,你说的对,你舅舅啊,虽然不上朝,但是对朝堂上的事情比谁都看得重。早朝刚散的时候,不少人跑来我们国公府,说是要推你舅舅作为士族代表,来劝王爷打消推行新制的念头。他呀,就是被人拱上火架着了!”

  方芷兰说着,眼泪就落了下来:“你说这……我们兴国公府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恪守本分,元安也十六岁了,我们都没有给他要个一官半职的,全家都指着祖上分下来的田产生活,更是从未做过侵占百姓田庄的事情,这……你舅舅今天真的是被那些个儿士族门拱上火了!”

  说着说着,眼看方芷兰又要掉眼泪,李月寒赶紧安抚:“舅母别担心,王爷是个明白人,舅舅也是个明白人,他们不会吵起来的。而且再怎么说,舅舅也是长辈,王爷理应对舅舅以礼相待。”

  “月寒,你赶紧让人去把你父亲也找来!”方芷兰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样,拉住了李月寒的手,一脸的紧张:“我同你舅舅来的时候,你舅舅说,那些士族们早就看你父亲不顺眼了,他毕竟是农门出身,又封了晋国公,这一次士族们先是到兴国公府找你舅舅,紧接着肯定会去找你父亲的麻烦的!”

  尽管方芷兰心中对李月寒亲娘的事情还有怨恨,可是那毕竟是李月寒的生身父亲,方芷兰就算怨恨,也不希望他真的有个三长两短。

  “舅母,舅母你冷静一点啦。”李月寒安抚着方芷兰:“其实新制的事情,在华希县的时候王爷就跟我讨论过了,我们也事先书信给了我父亲,他全力支持推行新制,还田于民,所以不用担心他,他早就有准备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