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610章 林枫其人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10章 林枫其人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李月寒撒谎了,她的确做了个梦。

  梦里她回到了刚刚在辽毕烈东醒来的那天。

  那时候,辽毕烈东已经是繁儿公主的封地了,游牧部落刚刚和繁儿公主结亲,正是和平的时候。

  彼时,李月寒刚刚醒来,身体还很虚弱。繁儿公主和郭义成婚那天,她磨着孟祁焕带她去观礼。远远的,看到在白云村就认识的郭义和繁儿站在一起,李月寒觉得一切真美好。

  而就在刚刚,她猛地想了起来,郭义是游牧部落的首领,又和繁儿结了亲,那边城怎么会突然乱起来?

  而且毛德兴是前任首领的儿子,毛德兴原名姓辛,郭义一直都叫郭义,这里面到底有什么是她不知道的?

  最主要的,也是最让李月寒不安的,是林枫。

  那个刚刚出现的林枫,李月寒初见总觉得有几分眼熟。睡梦中她回到了郭义和繁儿的婚礼现场,她意外的在梦里见到了林枫的脸!

  自从李月寒的五感六识越来越敏锐之后,她发现自己的潜意识会记录很多东西,然后身体会自然而然的用另一种方法提醒她。

  刚刚李月寒见到林枫的时候就觉得眼熟,后来听着乐伶的歌声睡了过去之后,马上就梦到了这个人。

  不管梦境准不准确,李月寒都觉得,这个消息应该马上送到孟祁焕的手里。

  离开梵天楼之后,李月寒并没有马上回王府,而是吩咐车夫把马车停在一个小巷子里,她坐在马车里,玉妆去请纪炀了。

  “东家。”纪炀温和的在马车外喊了一声。

  “上车来说。”李月寒推开了车厢门,纪炀上了马车,李月寒没有关上车厢门,玉妆在马车外盯着。

  “最近包了天字房和玉字房的人,你可知道来历?”李月寒问道。

  纪炀迟疑了一下,随后点了点头:“我大致猜得到,但是不确定。”

  “说说看。”纪炀一个男人当初拖着病体当初都能把梵天楼做大,他识人辨物的能力本就非同一般,所以听到他这么说,李月寒就先决定信他接下来说的每一句话了。

  “他们应该是从北方来的,”纪炀道:“虽然每个人都经过精心的装扮,看得出也是在中原养了一段时间的,但是北方人骨子里就有的豪放不羁,是怎么掩盖,都有痕迹的。”

  “而且他们的双手都有厚茧,虽然有处理过的痕迹,但是老茧是养不回来的。”

  “还有他们的口音,说的是官话,粗听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但是仔细的去听,总觉得有几分别扭。”

  “他们的领头人叫林枫,跟着的人大概有七八个左右。天字房和玉字房本来空间就大,而且还有特别的区域装饰,所以他们一行人来的时候,只看了这两个包厢,就直接确定要住在这里了。当时妈妈桑还问他们为什么不去住客栈,他们说这里比较热闹。”

  “其实客栈也挺热闹的,这里反而更算得上是闹人。所以我推测,他们应该是游牧部落的人,梵天楼是国都第一红楼,当初东家也知道梵天楼的特殊性,想必林枫公子一行人,和当初东家的目的差不多。”

  说完,纪炀便闭上了嘴,等李月寒说话。

  李月寒把纪炀的话在脑袋里转了几圈,回想了一下之前和那个叫林枫的男人的接触,发现确实有些不舒服。

  他身材高壮,却穿着十分斯文的书生袍,挡在醉鬼孙鹏面前的时候,浑身上下的气息十分冷峻,而且他说话的样子也透着几分别扭。

  说着书生气十足的话,行为举止也十分礼貌得体。

  却总给李月寒一种违和感。

  所以尽管林枫帮了徐韵儿一把,李月寒也没有和这个人有过多的对话。徐兴易回来之前,只跟林枫表达了感谢之情,林枫的回复也十分得体有礼。

  但是非常违和。

  说不上来哪里违和,但是总觉得,林枫这个人,表演的痕迹太重,看着就很浮于表面。

  所以徐兴易跟林枫不对付的时候,李月寒并没有觉得不妥。反而是林枫走后,李月寒反而感觉到几分轻松。

  而现在听纪炀这么一分析,李月寒也算明白,自己在看到林枫的时候,那股子违和感从何而来了。

  “林枫公子一行人来了多久了,说要住多久了没有?”李月寒沉吟片刻后,问道。

  “五天前住进来的,说是准备住到冬天结束。”纪炀立即回答。

  听了这话,李月寒点了点头:“我了解了,你快回去吧,我也该回府了。”

  “是,天气寒冷,东家多注意身子,问两位小东家好。”纪炀说着,起身离开了马车。

  正要转身走的时候,纪炀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连忙又走到马车前面,似有话说。

  李月寒倾身去听,纪炀压低了声音道:“刚刚突然想起来的,东家,林枫公子一行没有点任何姑娘,但是昨天却和兰烁姑娘喝了酒,还陪着一起上了街。”

  听了这话,李月寒眸色一沉:“兰烁姑娘?梵天楼头牌姑娘?”

  “兰烁的花名就是月色娘子。”纪炀低声道:“虽然梵天楼里她和我一样都是东家的人,但是自从去年年底的事情之后,她有很多事情都不跟我说了。”

  “去年年底?”李月寒一皱眉:“我和王爷闹不和,王爷买月色娘子一夜风流的事情?”

  “正是。”纪炀点了点头:“夫人,我会盯紧兰烁的。”说完,纪炀丢给李月寒一个坚定的眼神,转身从小路抄到了梵天楼的后门回去了。

  “兰烁……月色娘子……”回府的路上,李月寒一直在想这事儿。她知道兰烁姑娘是梵天楼的头牌,许多朝廷大臣都是她的裙下之臣,但是她从来不卖身。

  所以当初孟祁焕传出和花魁月色娘子春风几宵的时候,李月寒并没有把这两个名字联系到一起。

  可孟祁焕当初只不过是做的假象,兰烁如果不是值得信任的那个,孟祁焕怎么会选择她呢?

  难道……兰烁的主子其实是孟祁焕?

  可……为什么林枫一行人会和她接触?

  难道是想从兰烁的口中打听孟祁焕?

  所以林枫今天是认出了李月寒,才会出手制止孙鹏?

  那么,不出意外的话,这几天,林枫很可能会想方设法的和李月寒认识了。

  他到底是什么目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