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612章 林枫就是假清旺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12章 林枫就是假清旺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这会儿李月寒才反应过来,原来玉妆今天一直想给她好好打扮,是因为早就知道孟祁焕今天会回来。

  只不过连孟祁焕的回信都是李月寒刚刚收到的,玉妆又是怎么知道孟祁焕今天回来的?

  “娘亲!娘亲!”阿逸被孟祁焕夹在咯吱窝底下,爹娘正在相对无言,他被夹得有点难受,连忙喊李月寒:“你全天下最可爱的儿子动不了啦!”

  一听这话,李月寒“噗嗤”一声笑了起来,孟祁焕也回过神来把这臭小子放到地上。

  李月寒上前两步,抿了抿唇,后道:“所以到底有多少人知道你今天回来的?”

  “我知道我知道!”阿逸跳着怒刷存在感:“只有娘亲不知道!因为娘亲昨天不在家!”

  “你怎么知道的?”李月寒挑了挑好看的眉毛问道。

  “因为昨天晋国公已经回来了。”孟祁焕忍不住抬手捏了捏阿逸的脸,单手将他从地上抱了起来之后,拉着李月寒的手道:“我嘱咐晋国公不要将我晚一天回来的事情告诉你,想来晋国公昨天是到王府来的时候没见到你,所以大家都知道,就你不知道。”

  听了这话,李月寒叹了口气,“难怪我昨天突然一下清闲了不少,原来是爸爸回来了。”

  “听闻这段时间你十分劳累,能松口气多休息休息也是好的。”说话间,孟祁焕已经拉着李月寒进了书房。

  进书房前,李月寒伸手把阿宁从奶娘的怀里接了过来,一家四口在书房里坐下,气氛十分温馨。

  “你看你才走多久,儿子话都说得很好了。”李月寒将阿宁放在膝上,眉目含笑的看着孟时逸。

  “嗯,”孟祁焕看了看乖巧的靠在自己怀里的孟时逸,满意的点了点头:“这小子虽然生下来的时候身子孱弱,但是如今倒是健壮得很,我摸了摸他的骨头,长得很好,适合练武!”

  李月寒愣了一下,随后笑着点了点头:“对,再长大一点,让贺正天教他武功,以后可以保护妹妹。”

  听了这话,孟时逸一愣,随后比划着道:“娘亲娘亲,是可以飞起来的那种武功吗?”

  “对,可以飞起来,还可以打坏蛋那种。”孟祁焕捏了捏他的小鼻子:“要不要学?”

  “要学要学!”孟时逸使劲点头。

  李月寒看得一阵好笑。

  怀里的孟婴宁乖巧的坐在李月寒的怀里,看着哥哥和爹爹眉飞色舞的样子,表情略略有些低落。

  “我们阿宁以后想做什么呀?”李月寒柔声问怀里的小姑娘:“像哥哥一样学习武功,以后仗剑江湖,还是像娘亲一样呢?”

  孟婴宁还不会说话,她的发育总是比孟时逸慢上许多,这会儿正一脸懵懂的看着李月寒。

  见状,李月寒微微叹了口气,将怀里的小姑娘抱得更紧了。

  虽然她知道一周岁的小孩子不会说话是正常的,但是孟婴宁的情况还是让她忍不住要多担心一点。

  孟祁焕见李月寒表情有些低落,转移了话题道:“你信中说的林枫是怎么回事?”

  提起这事儿,李月寒立刻来了精神:“昨日我得了清闲,就带着徐兴易的妹妹徐韵儿一起去梵天楼玩儿……”

  李月寒简单的把昨晚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之后,又道:“那个林枫虽然做了简单的伪装和易容,但是我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在辽毕烈东的时候,繁儿公主和郭义大哥的婚礼上我应该见过他!”

  听了她的话,孟祁焕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淡淡点了点头,道:“前不久我也收到消息,说游牧部落的人来了国都,说是准备参加今年的大朝会,只不过他们隐匿了踪迹,只递交了帖子,这很是反常。”

  “大朝会?那不是番邦和属国才会参加的吗?游牧部落难道是准备臣服于东翰吗?”李月寒不解道。

  闻言,孟祁焕摇了摇头:“游牧部落生性桀骜自由,他们不会轻易的臣服。他们差人送到皇宫的帖子上说,他们是以友邦的身份来参加大朝会的,所以会暂时隐匿踪迹。”

  “这么说……”李月寒的心沉了沉:“林枫应该不是代表郭义来的。”

  “没错,”孟祁焕点了点头:“繁儿嫁给郭义之后,游牧部落就分成了两部分。一部分入住辽毕烈东,和驻边军一起整顿城池,另一部分退回到草原,继续做他们居无定所的游牧部族。”

  “毛德兴!不,辛昌旺!他的妹妹不就是从游牧部落逃出来的吗?”李月寒想起辛月依,顿时眼前一亮:“辛月依当初被人关押起来,但是却留在了辽毕烈东境内,我一直觉得奇怪,会不会和林枫一伙儿人有关?”

  听了这话,孟祁焕叹了口气:“夫人太聪明,为夫很有挫败感。”

  李月寒笑着瞪了孟祁焕一眼:“快说!”

  “你猜的没错,辛月依一直留在辽毕烈东境内。后来辽毕烈东被东翰吞并,辛月依本来是想和儿子南下的,但是没有成功。毛德兴曾经写信提起过王凤,还说过王凤是你继母,辛月依为了儿子的活命,把这些事儿都上报了。”孟祁焕一边说着,一边玩儿着儿子脑袋上的小揪揪。

  孟时逸忙着保护自己的小辫子,一脸气鼓鼓。

  “当初我们接管辽毕烈东的时候,游牧部落的人故意把辛月依母子俩留在了那里。为了清旺没有后顾之忧,她自愿成了游牧部落留在辽毕烈东的棋子。用她的话来说,是生无可恋,所以想保护的东西一定要死死的护好。”

  听了这话,李月寒叹了口气:“这真的太想不到了。”

  “还没完呢,”孟祁焕继续道:“清旺其实已经死了很多年了,清旺年幼的时候曾经被辽毕烈东的人抓走过,当时就死了,后来被送回来的清旺实际上是游牧部落的一个孤儿。”

  “辛月依没发现吗?怎么可能?”李月寒惊讶:“一个母亲是绝对不会认错自己的孩子的呀!”

  “所以这就是辛月依最让人佩服的地方,”孟祁焕无不感慨:“她一直都知道身边的儿子是假的,也知道假清旺只是个没人要的孤儿,但是她却一直把孩子抚养长大,最后还为了保护他,把自己搭上了。”

  听了这么多之后,李月寒只觉得脑袋里绕得慌:“可你说了这么多,都没告诉我和林枫有什么关系啊?”

  “那个假清旺就是你昨日见到的林枫。”孟祁焕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