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614章 大惊喜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14章 大惊喜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李月寒陪孩子的时间的确不多。

  孟祁焕带着李建波去了华希县之后,她整日忙着看账簿,核对金额,有事没事还得去店铺里巡视一圈儿,连吃饭有的时候都是囫囵对付一口。

  尽管手底下还有玉掌柜和月掌柜,还有柳家,但是汇总到李月寒这里的事情也不见得少到哪里去。

  而且李月寒自认为没有多少生意头脑,毕竟她擅长的事情并不是做生意。

  李建波就不一样了,身为大学教授,李建波还有自己的律所,他对数字和契约的敏感度极高,工作效率也是李月寒比不上的。

  所以孟祁焕带着李建波走后,李月寒忙起来一整天都未必能去看孩子一次。

  孟婴宁说的没错,李月寒陪着他们兄妹的时间是比孟祁焕多,但是也没多到哪儿去就是了……

  想到这些,李月寒只觉得一阵眼眶发酸:“我以后再也不缺席你们兄妹的每一天了!”

  听到李月寒的哭腔,孟祁焕立刻把儿子女儿抛诸脑后,赶紧站起身将李月寒的脸捧在手心里:“怎么说着说着就要哭了呢,阿宁会说话了,是好事呀。”

  不说还好,一说,李月寒的眼泪就涌了出来。

  孟时逸和孟婴宁手拉着手走到李月寒的身侧,孟婴宁拉了拉李月寒的手,轻轻道:“娘亲,好。”

  “爹就不好了吗!”孟祁焕下意识的反驳道。

  “嗯!”孟婴宁认真的点了点头。

  李月寒顿时大笑:“都说女儿是父亲的小棉袄,咱们阿宁这件小棉袄你可得穿好!”

  听了这话,孟祁焕叹了口气:“爹以后会多陪你们兄妹,不许说爹不好!”

  孟时逸终于忍不住大笑:“爹爹,阿宁说你不好是因为你很少在家陪娘亲啦。”

  “你怎么知道。”孟祁焕道。

  “我是阿宁的哥哥,我当然知道!而且我们都是这么想的!”说着,他无比自豪的挺了挺小胸脯。

  他的爹娘都是极聪慧狡黠的人,听孟时逸这么说,顿时两个人两双眼睛都盯到了孟时逸的身上:“你们都是这么想的?这么说阿宁早就会说话了?”李月寒问道。

  孟时逸立刻反应过来自己浪过头了,当即缩了缩脖子,小声道:“阿宁不让说嘛……”

  “为什么?”孟祁焕问。

  “因为爹娘经常不在家,妹妹打算给你们一个大大的惊喜!”孟时逸笑得十分欠揍。

  孟祁焕和李月寒对视了一眼,从彼此的眼中都看到了相同的愧疚。

  他们真的太少陪这兄妹俩了。

  兄妹俩刚出生没多久,他们俩就离开了国都。还好当初有余泽方夫妻俩的妥帖照顾,否则真不知道该把他们兄妹俩托付给谁。

  而好不容易从天星五河镇回到国都,没过多久,又双双去了华希县,一呆又是几个月。

  华希县的盐田试点投入使用之后,他们倒是回来了。

  可是李月寒整日忙着生意,孟祁焕忙着推行新制,两个人都很少真的放下时间来陪孩子。

  难怪他们会有怨言。

  想到这里,李月寒的眼眶又红了。

  “我……”

  眼看李月寒要说话,孟婴宁立刻伸出手示意李月寒先别说话,然后看了一眼孟时逸。

  孟时逸收到:“我和妹妹的想法一样,爹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忙,所以并不用特意为了我们腾出时间,只要心里有我和妹妹,每过一段时间都要留一整天的时间来陪我和妹妹就够啦!”

  被孩子们的懂事感动得稀里哗啦的李月寒一转头,把脸埋在孟祁焕的手心里落了泪。

  孟祁焕也是心酸,但是却十分认真的看着兄妹俩,道:“爹娘保证,只要我们在国都,每天都会和你们一起吃饭,睡前会陪你们玩耍,不要过一段时间,我们是一家人,只要在一片屋檐下,每天都要在一起。”

  孟时逸和孟婴宁同时点了点头,兄妹俩开心的笑了起来。

  李月寒也缓过了情绪,抱着两个小萝卜丁,一会儿笑一会儿又感慨不已。

  有孟祁焕带回来的消息,一家人吃过午饭之后,李月寒就让玉妆去通知纪炀,暗中看好林枫一行人,一旦他们有什么风吹草动,马上派人到王府来报。

  孟祁焕陪着母子三人午睡之后,就起床进宫述职去了。这一次他和晋国公李建波一起去华希县施行新制,为了士族们没机会暗中动手脚,所以孟祁焕盯得很紧。

  所幸有了孟祁焕的坐镇,新制推进得很快。百姓们一开始不敢相信居然会有这种好事儿,但是当他们真正拿到了土地,免费领到了明年开春时候播种要用的种子之后,一个个儿就跟过年了一样开心。

  周边驻军里的将士们也纷纷收到了家里的来信,都跟长官提前告假,说是希望春天的时候能让他们回家帮着种一段时间的地。

  有了华希县的先例在前,凌云帝对新制也没了那么多顾虑。往后几天的早朝上,抵制的声音依旧不小,但是凌云帝却非常支持,这让士族们危机感十足。

  李月寒这边一直让纪炀盯着林枫,一直到了年二十的时候,林枫却突然找到了纪炀。

  “王妃殿下一直让你的人盯着我,如今眼看大朝会在即,我们也不必再互相提防了,请先生转告王妃,在下随时等她来访。”林枫见到纪炀的时候,一点儿弯都不拐,直截了当的说完,转身就走。

  李月寒听了纪炀的转述之后也是一脸懵:“你这几天被他发现过?”

  “应该没有。”纪炀仔细想了想之后否认了:“虽然夫人说让我仔细盯着他们,但是我也很谨慎,并没有全天候的盯着,只是多多留意罢了。”

  “林枫从小是被当成死士培养长大的,就算你没有刻意的去盯着,他也能察觉得到。”纪炀来找李月寒的时候,李月寒并没有避开孟祁焕。

  听了孟祁焕的话,李月寒也点了点头,复而又问:“那我们见不见林枫?”

  “见,”孟祁焕道:“但不是你见,是我见。”

  “为什么?”李月寒挑眉。

  “他是男的!”孟祁焕面无表情道。

  “……”

  梵天楼,天字一号房,林枫和孟祁焕对面而坐,房间内一片沉默。

  许久之后,林枫叹了口气,率先打破了沉默:“王爷会来,在下十分意外。”

  “没什么好意外的,你是外男,本王自不会让王妃私下与你见面。”孟祁焕悠然自得的饮了口茶。

  一向面不改色的林枫听了这话,不由得抿了抿嘴唇。

  这个祁王真是……气死人不偿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