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615章 孟怼怼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15章 孟怼怼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看来王爷很在乎王妃。”林枫继续淡定道。

  “看来林公子尚未成婚。”孟祁焕对单身狗发出了无情的嘲笑。

  林枫:“……”

  孟祁焕似笑非笑的放下茶杯,平静的看着林枫。

  林枫平复了一下心情,道:“但是在下约见的是王妃,王爷这般前来,不怕王妃生气吗?”

  “这有什么好生气的,要是有哪家小姐约见本王,王妃二话不说也会替本王赴约的。”孟祁焕摊了摊手。

  林枫:“……”

  “但在下约见的是王妃,并非王爷!”林枫的语气终于有了一点波动。

  “本王知道。”孟祁焕笑了笑:“所以本王上一章就告诉你了,你是外男,外男是什么意思,用给林公子你解释一遍吗?”

  林枫:……

  “但是在下想说的事情,只想和王妃谈。”林枫的脸色阴沉了下来:“再者,在下遇见王妃那日,王妃身边也有两位公子,莫不是他们就不是外男了?”

  “林公子见到王妃那日,和王妃在一起的,一共有三人,”孟祁焕认真的伸出三根手指:“一位是徐将军府上的表小姐,一位是徐将军的亲子徐公子,一位是一品皇商温大少。”

  “这三人中,温大少是本王和王妃共同的好友,徐公子也曾和我们夫妻俩一起同生共死过,徐小姐更是王妃的闺中密友,况且,当日他们并非是单独约见,所以并无不妥。”

  听了孟祁焕的“科普”,林枫终究是没绷住,脸色一下就沉了下来:“那王爷今日大可带着王妃一同前来,也不算是私下会面了!”

  “本王说了,你是外男,和我们素无交情,而且又是游牧部落的小王爷,”说到这里,孟祁焕微微一笑:“本王才不会让你有机会接触王妃。”

  “你知道我的身份?”林枫眯了眯眼睛。

  “连我的王妃都知道你的身份了,你觉得本王会不知吗?”孟祁焕摊了摊手,十分欠揍。

  林枫冷哼一声,把玩着手里的杯子,道:“看来你们中原人也不是那么笨!”

  “嗯,你们游牧部落的脑子就有点跟不上了。”孟祁焕一脸诚实:“想要来参加大朝会,想要在大朝会上搞事情,那其实也没什么。毕竟每年的大朝会都有不少番邦属国想暗戳戳的动手脚,今年多了你们游牧部落,也不算什么太大的麻烦。”

  “只不过你们既不是番邦又不是属国的,参加大朝会难免有些不伦不类了。”孟祁焕说着,笑了笑:“所以,小王爷你这次是代表游牧部落来投诚我东翰国的吗?”

  “嘭——”林枫终究是没忍住,狠狠的拍了一把桌子。

  他身形高大,力量也绝非凡人,所以这一拍,桌子立刻碎了。

  尘烟过后,林枫愣了愣。

  孟祁焕在桌子碎了的一瞬间把茶壶和自己的茶杯拿了起来,正优哉游哉的给自己倒茶,然后啜饮一口,叹道:“小王爷,火气不要这么大,这桌子可是上好的梨花木做的,不便宜呢。你们游牧部落本来就不富裕,你这不是雪上加霜吗?”

  听了这话,林枫更是气得险些一口气没上来背过去……

  “况且这么好的茶,一壶也不便宜,你有什么火气,就坐下来慢慢说。”孟祁焕这段时间在华希县推行新制,每天都在跟各种各样的人打交道。

  虽然说王爷的身份的确压过了他们一头,但是那些士族们心里就未必服气。孟祁焕又不能把他们一个个吊起来打,所以只能以王爷之尊,在各大士族中间周旋镇压。

  一轮磨炼回来,他的嘴皮子比以前厉害了不少,也很清楚如何能挑起一个人的怒火,如何又能让一个人迅速的平息怒火。

  用李月寒的话来说,就是活活变成了一个看热闹不嫌事儿大还得上去加把火的人。

  林枫虽然一直隐姓埋名跟在辛月依身边长大,对外的身份也只是游牧部落的死士,但是孟祁焕这段时间可没少调查林枫。

  他虽然接受过死士训练不假,但是却是游牧部落的大王风流后的孩子。

  部落大妃每年都要秘密处死不少生过大王孩子的女人,很不巧,林枫的娘就被处死了。他也被大妃丢进了死士营,要不是后来部落在辛月依的事情上起了分歧,而他又恰好和清旺长得有点像,他这辈子估计都要耗在死士营里了。

  但是他好歹是活下来了,并且在辛月依的庇护下,一直活得很好。

  可他到底还是忘不了生母的仇恨,所以在游牧部落召唤他的时候,他义无反顾的回去了。他要成为游牧部落的王,真正的王,然后把部落大妃杀死,为他的母亲报仇!

  “对了,你们游牧部落是怎么划分势力的?”孟祁焕喝完茶,见林枫不说话,干脆主动挑了话头:“你们本来是一个整体,只效忠一个王,可为什么有那么多人跟了郭义呢?”

  “郭义?”林枫念着这个名字,眉目之间满满的不屑:“他只是一个胆小的鼠辈,不配当我们游牧部落的人!要不是他在部族之间散播可怕的思想,也不会有那么多追随者!”

  “是吗?”孟祁焕把茶壶里最后一杯茶饮尽后,这才正眼看了一眼林枫:“那你也在国都生活了不少时候了,说说看你对东翰国的看法?”

  “看法?”林枫冷笑:“你们东翰国看起来十分强壮,但是所谓的士族林立,又推崇士农工商这种等级划分,看起来好像很重视百姓,实际上士族才是最高权力,其次是商人,有钱人可以买特权,但是真正务农的百姓们反而要受到士族的欺压,甚至是士族和商贾的双重欺压,这难道就是郭义当初宣传的,东翰富足论?”

  听了这话,孟祁焕不仅不恼,反而十分赞同的点了点头:“那你说说,你们游牧部落为什么穷?”

  乍然听到“穷”这个字,林枫差一点儿又生气了。

  好在他这次忍住了,毕竟孟祁焕说的没错,他们游牧部落的确很穷……

  “我们靠老天爷吃饭,自然没办法聚敛财富!”林枫说得理直气壮:“就像你们东翰国也有灾年,灾年的时候百姓们收成也不好一样!”

  “不一样,”孟祁焕摇了摇头:“你们穷,是从头到尾每个人都穷。我们不是,我们至少可以有机会先富带后富,这就你们穷,而我们强的原因。”说着,孟祁焕挑着嘴角,笑得十分嘲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