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617章 老娘颜紫湘!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17章 老娘颜紫湘!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林枫从天字房出来之后,径自下了楼,要了一壶酒开始喝了起来。

  梵天楼的酒菜在国都已经成了金字招牌,更别提他们家的姑娘还个个儿风韵,行动举止,极为赏心悦目。

  林枫闷头喝酒,脸上的表情十分不耐。

  他知道周围的人都在盯着他,所以他必须要表现出不耐烦的模样。至少让他们相信自己只是一个草包,做不成大事。

  想到这里,林枫闷头又干了两杯酒。

  “诶,林公子?”一个略有些耳熟的声音传来,林枫下意识扭头看了一眼,却见徐韵儿正朝自己走来:“林公子,上次的事情还没向你道谢,不如韵儿请你喝酒吧?”

  徐韵儿毕竟出身在将门世家,所以身上没有普通士族大家闺秀的那种端庄贤秀,反而带着一股子飒爽韵味。

  林枫想起来这是前段时间和李月寒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跟在李月寒身边的小丫头,心里纠结了几息,再睁开眼,见徐韵儿还站在自己跟前,一脸期待的看着自己。

  林枫突然就燥了起来:“不用了,我付得起酒钱!”

  “公子放心,我只是感激公子上次的仗义相助,并不是想缠着公子。”徐韵儿说着,招来一个跑堂,道:“一会儿把你们这儿最好的酒都拿上来,送到这位公子的桌上,酒钱算本小姐的。”

  说完,徐韵儿也不多留,带着婢女转身就进了一个包间。

  跑堂的见林枫盯着人家徐韵儿的背影不转眼,赶紧道:“公子,徐小姐是将军府的小姐,您可不能犯糊涂。”一个是金主爸爸,一个是权贵爸爸,不管哪一个,他们这些小喽啰都惹不起。

  神仙打架小鬼遭殃,现在小鬼只能默默祈祷这神仙别打起来的好。

  “把你们所有招牌菜都给那位小姐送去,”林枫道:“饭钱算在本公子账上!”

  “好嘞!”跑堂的一听这话,眼睛立刻就亮了起来。这两位可真有意思,一个买酒,一个买菜,活像是两口子。

  徐韵儿点了几道听说挺好吃的菜式之后,就靠着窗户看着外面的灯火发起了呆。

  一旁的小侍女见状,赶紧把手暖递给徐韵儿:“小姐小心着凉。”

  “小玉,你说林公子是个什么样的人?”徐韵儿不知怎么的提起了林枫。

  “林公子?”小玉歪着头想了想:“是方才与小姐说话的那位喝酒的公子吗?”

  “嗯啊。”徐韵儿点了点头,耳朵不自觉的红了:“我感觉他和这国都城里大多数的公子哥儿都不太一样。”

  小玉仔细回想了一下刚刚那位喝酒的林公子,不由得叹了口气:“小玉倒是没觉得不一样,要非说有什么不一样的话,大概就是那位公子刚刚看着明显是喝多了的样子,却没有撒酒疯吧。酒品不错!”

  听了这话,徐韵儿忍不住笑了起来:“鬼丫头,就知道你说话机灵!”

  说着,徐韵儿叹了口气,将上一次见到林枫的事儿说给小玉听。

  小玉听完之后,不由得赶紧将徐韵儿上下左右的检查了一番:“我的小姐呀!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儿,您回家的时候怎么不说一声儿啊!不行不行,这梵天楼本来就不是姑娘家该来的地方,咱们还是快走吧,要是又遇到上回的酒鬼,可未必回回都有英雄救美啊!”

  听了这话,徐韵儿笑着拍开小玉的手:“上次我是和哥哥还有王妃以及温家大公子在楼下吃的酒,这次是在包厢里,肯定不会有事儿的。”

  说话间,包厢的门被叩响,小玉还想说什么,但是却硬生生的憋了回去。

  开了包厢门,菜一道一道的被端了进来,足有二十道之多!冷热都有!看得徐韵儿主仆二人目瞪口呆。

  “小姐,您的菜上齐了,请慢用!”小二说着,将一壶梨花酒端了上来,笑着说道。

  “等等,我没点这么多啊!”徐韵儿赶紧喊住了他。

  “是那位喝酒的公子点的!”小二得了跑堂的话,赶紧解释了一嘴:“小姐,既然都点了,就吃了吧,别为难我们了。”

  说完,小二赶紧转身溜之大吉。

  徐韵儿和小玉面面相觑,然后徐韵儿闻着满室菜香,肚子“咕噜”了一声儿。

  小玉机灵,立刻反应过来给徐韵儿布菜:“既然那位公子不想我们给他付酒钱,那咱们也就大大方方的吃菜就是了。”

  听了这话,徐韵儿有些无奈的看着一桌子的菜:“可我也吃不完啊!”

  “那有什么,吃不完咱们带回去吃!”小玉平日里和徐韵儿相处就是十分随意,这会儿也没有多拘谨。

  徐韵儿见小玉给自己夹了一堆的菜,还倒了一小杯酒,便说什么都要拉着小玉坐下来一起吃了。

  小玉拗不过徐韵儿,便乖巧的坐下,陪着小姐吃了起来。

  不一会儿过去,二人吃得正热火朝天的时候,包厢门又被敲响。

  小玉上前去开门,却见徐兴易黑着脸站在门口,顿时吓得一口肉差一点儿就把她噎回了老家……

  “哥哥……”徐韵儿也没想到徐兴易回来,一时间有些不好意思。

  “你现在胆子可是壮大了,带着个小丫头就敢来梵天楼了?”徐兴易气呼呼道:“要是还遇到上回那样的醉鬼,哥哥又不在你身边你怎么办!”

  徐韵儿低着头揉着衣角:“哥哥好凶啊……”

  一听这话,徐兴易就泄了气,当即叹道:“韵儿,你一个姑娘家,外出都得小心这点儿!你要是想吃梵天楼的酒菜,你告诉哥哥,哥哥陪你来就是了,何必自己跑出来呢!”

  “我前段时间求哥哥,你都不带我来!”徐韵儿倔起来也是很倔的。

  “那不是我有事在身忙吗!”徐兴易虎着脸瞪着徐韵儿。

  “撒谎!你整天斗鸡走狗能有什么事儿!就是不想带我来!”徐韵儿气得眼睛都红了。

  “你个女孩子家家的懂什么!”徐兴易见说不过徐韵儿,当即就抬出了兄长的身份:“你是我妹妹,难道我还能害你不成!”

  话音刚落,一个充满了鄙夷的女声从旁响起:“啧啧啧,本小姐以前听过一个词叫大男子主义,原以为在国都这种地方应当是见不到了,没想到今儿居然见到了活的!”

  “你谁啊你,要你多管闲事!”徐兴易可不知道什么是大男子主义,但是一个梵天楼的女人都敢说他,岂不是太岁头上动土?

  姑娘看着年龄不大,穿着一身红黑色骑装,纤长白嫩的手里把玩着一只白玉酒杯,身边跟着一个一脸战战兢兢的小婢女,不亢不卑的看向徐兴易:“老娘颜紫湘!”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