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622章 麻将社交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22章 麻将社交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兰烁姑娘虽然一开始还觉得有些别扭,没有怎么参与李月寒她们的话题。

  但是当李月寒让人拿出麻将之后,她仿佛就变了一个人一样。

  “杠了杠了!”

  “我听牌,赶紧喂我!!”

  “等一下等一下,我这把能胡!”

  “杠上开花!哈哈哈,我又胡啦!”

  ……

  兰烁的麻将玩儿得极好,一看就知道平时没少玩儿。

  麻将这游戏是李月寒当初为了打发时间,让人做了出来跟慕王妃和皇后,在宫里那几个月玩儿的。

  后来玩儿法从宫里传了出去,现在整个国都的人都在玩儿这个,偶尔孟祁焕回来还会跟李月寒吐槽,有的大臣没事儿做,提议禁止打麻将。

  说什么玩物丧志。

  可把李月寒给乐坏了。

  兰烁姑娘毕竟常年都呆在梵天楼里,姑娘姐妹们多,又很少能出门,所以打麻将也成了她们除了叶子牌之外最大的爱好。还真别说,玩儿得一手好麻将的姑娘,被点的几率都多了。

  毕竟梵天楼是风月娱乐之地,去那里的人都想要放松。除了酒菜美食之外,喜欢麻将的人也不在少数。大家都不想输,那就得有个牌技好的人来故意喂牌给老板,让老板开开心心的赢。久而久之,大家的客人也多了不少。

  这麻将从午睡起床之后就开始打了,一直打到孟祁焕回家,天色漆黑,她们四个都还没停下来。

  好在有玉妆和两个奶娘照顾,颜紫湘也时不时从牌桌上溜号儿跑去找孟时逸和孟婴宁玩儿,所以两个孩子也不会没人照顾。

  孟祁焕回家后,把沾满了风雪的斗篷摘下来交给贺正天,听到暖阁里传来欢声笑语,不由得问道:“今日家中又客?”

  “回王爷的话,”王府的管家姓齐,行事素来稳重,不喜形于色。但此时也忍不住挂上几分笑容:“是锦绣庄的颜家大小姐,还有徐家小姐,带着梵天楼的兰烁姑娘来探望小世子和小姐,这会儿她们正陪着夫人在打麻将。”

  听了这话,孟祁焕的手顿了顿,随后将展开双臂,让下人帮着换了一身轻便的衣裳,然后才带上暖汤,去了暖阁。

  推门而入,李月寒抬起头,正好撞上孟祁焕的双眸,不由得笑道:“今天回来得挺早呀。”

  听了这话,孟祁焕颇为无奈的指着外面道:“天都黑透了,我比往常晚了半个时辰回来的。”

  “……”李月寒有些不好意思的咬了咬下嘴唇,低头专心摸牌,没理孟祁焕。

  倒是三个姐妹都起身要给孟祁焕见礼,孟祁焕赶紧打住:“是本王打扰你们的兴致了,再行礼就客气了。”说着,他把暖汤交给玉妆:“这是厨房早早备下的暖汤,你们玩归玩,别饿着肚子了。”

  孟时逸和孟婴宁一人一边抱着孟祁焕的腿,怎么都不撒手。

  本来孟祁焕送了暖汤就打算去书房继续处理政事,但是被两个小萝卜团子抱得紧紧的,不由得面露无奈之色:“你们兄妹想怎么呢?”

  “爹爹爹爹,”孟时逸抬起头:“紫湘姨姨说风筝可好玩儿了,阿逸和妹妹想玩儿风筝!”

  “外面下雪呢,风筝得等到没雪没雨有风的时候才能玩儿。”孟祁焕倒是十分耐心,蹲下身子解释道。

  一旁的颜紫湘笑道:“看吧阿逸,是不是姨姨没骗人!”

  孟时逸叹了口气,拉着妹妹的手看着孟祁焕:“爹爹,下雪的话,能堆雪人!”

  “可是外面天都黑了呀。”孟祁焕刮了刮孟时逸的小脸蛋儿。

  孟时逸扁了扁嘴,正要哭。孟祁焕赶忙道:“男子汉大丈夫后面一句是什么?”

  “呜哇——流血流汗不流泪!”孟时逸干脆放开嗓子嚎了起来:“但是我是小朋友不是男子汉!妹妹是女孩子也不是男子汉!”

  听了这话,一旁看着哥哥干打雷不下雨的孟婴宁嘴巴一扁,兄妹俩齐声干嚎了起来。

  这下好了,两个孩子卯足了劲儿哭,听着声音是挺伤心的,可关键是他俩一滴眼泪都没有……

  李月寒四人麻将也不打了,围到了孩子们的身边,七嘴八舌的劝了起来。

  但是不劝还好,一劝他俩还更来劲儿了。

  而且,还是干打雷不下雨……

  见状,李月寒索性拉着姐妹们起身,回到牌桌上继续玩儿了起来。一边儿洗牌一边大声跟孟祁焕说话:“把两个小扩音器搬出去,让他们嚎爽了再说。”

  李月寒虽然不会带孩子,但是也知道不能养成哭闹的毛病。他们想玩儿的心他能理解,但是且不说现在天已经黑透了,就说外面飘着鹅毛大雪吧,大人都得冻得直哆嗦,更别提小孩儿了。

  孟祁焕还算给力,一手一个,将两个孩子夹在咯吱窝下面拎出了暖阁。

  看到这一幕的颜紫湘不由得啧啧感叹:“月寒姐姐,你夫君抱孩子的方式还真是简单粗暴,就这样,直接夹走!”说着,她还做了个掏咯吱窝的动作。

  把姑娘们逗得直笑。

  打着麻将,喝着暖汤,胡乱闲聊着,很快时间就溜走了。

  颜紫湘今晚留宿王府,徐韵儿和兰烁姑娘各回各家。送走了她们俩之后,颜紫湘也累极先睡了。

  李月寒又去看了看已经被奶娘哄睡着的兄妹俩之后,这才推开了一直亮着灯的孟祁焕的书房。

  “散了?”孟祁焕抬头看了一眼李月寒,低头又继续写着什么。

  “嗯,”李月寒走到孟祁焕身边,伸着脖子看了看他在写的东西,不由得惊讶:“新制这么顺利吗?”

  “有陛下的支持,士族抵抗就是在违抗圣命。而且我看得紧,他们不敢做小动作。”孟祁焕的声音轻快愉悦,想来新制的确进行得十分顺利,等到开春,必然会是一个生机勃勃的新年。

  李月寒主动给孟祁焕捏了捏肩膀,然后开口道:“今天兰烁姑娘来,我在打牌的时候试探的问过她林枫的事情,发现她好像对林枫的真实身份不是很清楚,只知道林枫是个北方来的客商。”

  听了这话,孟祁焕停下手里的笔,拉过李月寒的双手,道:“我也是今天得到的消息,兰烁虽然从十岁开始就在梵天楼当清倌了,但是十岁之前,她是跟着一个辽毕烈东的商队来的国都,后来商队领队捐款跑了,他们商队一拍而散,她才被人卖进了梵天楼。”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