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625章 咬舌真的不会死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25章 咬舌真的不会死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虽然匕首横在眼前,但是李月寒却丝毫不慌不忙。

  “本王妃不想的事情,历来还没有人能强迫本王妃答应。”李月寒说完,冲着那小宫女诡异一笑。

  小宫女顿时面色惨白,手里的匕首“当啷”落地,抱着头蜷缩在地上,瞬息之间就痛出了浑身的冷汗。

  “告诉我,你的主子是谁?”李月寒蹲在小宫女的身边,纤细白净的食指轻轻的点在小宫女的太阳穴处。

  小宫女的头疼得到片刻缓解,喘着气瞪着李月寒道:“你下毒!”

  “本王妃从来不稀罕下毒这种手段。”李月寒笑眯眯的看着小宫女:“说,你的主子是谁。”

  “你休想从我口中问出半个字!”小宫女倔强的看着李月寒,作势就要咬舌。

  李月寒立刻捏住了她的下颌:“咬舌真的死不了,而且也不会丧失说话的能力,而且还特别疼,你确定要咬下去吗?”

  小宫女怎么也没想到李月寒会说这话,顿时愣了愣。

  就在这一会儿,李月寒的食指离开了小宫女的太阳穴,只听一声痛呼,小宫女被席卷而来的头痛直接痛得昏了过去。

  “娘亲,”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乍然响起,李月寒扭头一看,孟婴宁正乖巧的站在自己身边看着她。见李月寒看过来,孟婴宁指了指痛昏过去的小宫女道:“娘亲,阿宁来试试。”

  听了这话,李月寒一脸不解。

  孟婴宁不慌不忙的挽起了袖子,将左手腕间那个羽毛状的红色胎记露了出来,然后定定的看着李月寒道:“阿宁来试试。”

  李月寒眉头一簇,当机立断将孟婴宁的袖子放下,然后一把将她抱起,交到玉妆的怀里:“阿宁乖,回去再……再玩儿!”

  虽然不知道孟婴宁说的让她试试是什么意思,但是李月寒很清楚,皇宫里耳目混杂,别看现在好像四周一个人都没有,实际上暗中还有几个人在盯着这里。

  好在她们刚刚是将孟婴宁围起来的,而且这孩子除了哭的时候会跟她哥哥比谁更大声之外,平时讲话就细声细气的,周围人要不是凑的近,是万万听不见的。

  只是这个小宫女该怎么处置……

  李月寒眯了眯眼睛,把孟时逸从奶娘的手上接过来,让奶娘去找最近的侍卫处理,然后按照记忆里的路线,朝着御花园走去。

  当然,临走前李月寒还用神识之力彻底攻击了那个小宫女的脑袋,以免她记得刚刚孟婴宁说了什么。

  猎犬园这个地方在皇宫的偏角,李月寒住在皇宫里的时候也曾来过一两次,但是因为当时有孕在身,所以并没有过多逗留。

  足足走了半个时辰,他们一行人才找到了急得团团转的皇后婢女夕月。

  “夕月姑姑。”李月寒近前打招呼。

  夕月本来正急得团团转,听到李月寒的声音回头一看,顿时眼泪都快掉下来了:“奴婢见过祁王妃,王妃娘娘,皇后娘娘和慕王妃娘娘已经等您好久了,快随奴婢来吧!”

  听了这话,李月寒颔首示意。

  跟着夕月,李月寒一行人终于来到了御花园。

  为了不弄皱李月寒的衣服,孟时逸早就下来自己走路了。牵着李月寒的手,一步一步的走得挺像那么回事儿。

  皇后和慕王妃正在和贵妇们说话,招待着番邦属国来的女眷,一转头看到李月寒带着儿子女儿过来了,顿时双双撇下那些叽叽喳喳个没完的女人们,不约而同的朝着李月寒走来。

  “哎呀,许久不见我们小世子,都长这么高啦!”皇后和慕王妃同李月寒见过礼之后,目光瞬间就落到了孟时逸和孟婴宁的身上:“还有咱们的大小姐,瞧这乌溜溜的眼珠子,长大了定是个美人坯子!”

  听了这话,那些围上来的贵妇女眷们也纷纷赞叹,好听的话跟不要钱一样迎面扑来。

  孟时逸和孟婴宁没有办周岁宴,这是他们兄妹俩有记忆以来第一次应付这么多大人,孟婴宁在不熟悉的人面前一贯冷脸,孟时逸倒是一张嘴会哄人,但是也招架不住这么多人……

  好在李月寒护着,应付了一轮之后,大概大家也看得出来她不想让人围着,所以四下散去,只留下皇后和慕王妃还有兴国公府方芷兰以及武国公府元夫人还跟在这里。

  “瞧瞧咱们阿逸的脸都黑了,是不是觉得太吵了?”皇后看着这两个粉雕玉琢的孩子就心生欢喜,这会儿人散开了,她便弯腰轻轻捏了捏孟时逸的小脸蛋儿,笑得格外温柔。

  “不是,”孟时逸叹了口气:“娘娘,为何就阿逸一个男孩子啊!不是男女授受不亲吗?我觉得不自在……”

  一听这话,皇后愣了愣,旋即一阵笑:“月寒,阿逸这孩子是不是太早慧了,你怎么教的呀!”

  李月寒也笑,应和了一番之后,就让孟时逸和方芷兰去一边玩耍,吩咐玉妆抱好孟婴宁跟着之后,这才避开元夫人,拉着皇后和慕王妃在亭子边上坐下,低声将方才的事情说了一遍。

  皇后听完李月寒的话,面上的笑容虽然不减,但是语气却冷了许多:“猎犬园前几日收到藩国进贡的几条十分凶猛的烈性犬,大朝会在即,没有空驯服,十分危险,看来今天是有人想要让你们母子一家落入狗窝了。”

  “王爷一早就被叫进宫里,是出什么事儿了吗?”李月寒学着皇后和慕王妃的样子,一边笑着一边说话。

  “没什么事儿,就是游牧部落的王子进宫了,老皇帝想着也只有文琢能镇得住他,就急吼吼的喊他来了。”皇后娘娘低声回答。

  慕王妃一直听着她们说话,这会儿突然插嘴道:“对了阿彩,元灵儿嫁了吗?”

  “嫁了,招了个上门女婿,成婚当天就和离了。”说起这个,皇后的语气都变得不高兴了:“这家子人还真能钻空子!”

  “元灵儿今天赴宴没有?”慕王妃又问。

  “来了,她一贯是个花蝴蝶般的人,怎么可能放过宫宴这种好地方。如今大家都知道她成婚当日就和离,还是完璧之身,虽然不是头婚了,可依旧是武国公府大小姐,如今参加宫宴,简直就是在挑婆家!”

  听了皇后的话,慕王妃拿起一把瓜子幽幽叹道:“唉,可谁不知道,这元大小姐满心满意都是文琢兄弟呢。”

  此话一出,皇后和李月寒同时回神:“猎犬园的事情是她搞的鬼?”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