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629章 不堪一击元灵儿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29章 不堪一击元灵儿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灵儿绝对没有做过这些事!”元灵儿嘴硬得很。

  “皇上驾到——”太监的声音长长的传了过来,众人都十分惊诧。

  凌云帝居然也被惊动了!

  “朕听闻内苑出了点事情,安抚外宾来晚了片刻,就拿这两个丫头当是赔礼了。”说话间,几个强壮的御林军把玉儿和琴心丢在了人群面前。

  元灵儿的脸色顿时一片惨白!

  “老九,你且息怒,朕已经将事情来龙去脉弄清楚了。”凌云帝和颜悦色的跟孟祁焕说道。

  随后,他走到元灵儿跟前,道:“你这心思歹毒的丫头因为怨恨皇后娘娘下降懿旨让你尽早成婚,故而早早买通好人,准备在大朝会上加害祁王妃,陷害皇后娘娘,如今你的婢女和被你收买的宫婢都已招供,保育霖孙成也拿出了你的信物作证,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元灵儿面如死灰,元夫人跪在一旁苦苦求饶。

  “这是怎么一回事?”皇后蹙眉问道。这场戏她才应该是压轴出场的那个,老皇帝来抢什么风头!前朝的外宾还不够他招待的吗???

  “皇后且息怒。”凌云帝安抚了皇后。

  “大家都知道,此前皇后娘娘命元灵儿出嫁之事。元氏投机取巧,招婿上门成婚当天和离,从此元灵儿背上了二嫁之名。再加上元灵儿一直钟情于祁王,对农户出身却对国朝大有贡献的祁王妃十分不满,所以设计了今天之事。”

  “宫婢月儿已经招供,她在宫外的家人已经得元灵儿安置妥当,今日之事她是一心赴死而为之。琴心则是元灵儿的贴身侍女,亦是在宫婢月儿失手之后,被元灵儿命令将祁王妃一行引至此处。”

  “至于孙成,他的弟弟,就是元灵儿招婿当天和离的对象,元家许了他一万两黄金,还承诺会将孙成换出宫去,这才让孙成铤而走险参与设计。”

  凌云帝就跟讲故事一样的说到这里,弯腰从跪在地上的孙成手里拿过那块羊脂白玉:“这等成色的好玉素来都是世勋贵族拥有,且上面刻着的是武国公府族徽,背面刻着元灵儿的灵字。朕认得这块玉,是元灵儿周岁的时候,朕赐给她的。”

  说完,凌云帝随手一丢,羊脂白玉摔了个稀碎。

  元灵儿母女早就已经抖作一团,如今证据确凿,又是圣上金口玉断,她们只怕是凶多吉少了。

  “敢问陛下,元灵儿这么做的动机是什么?”皇后娘娘看不惯凌云帝装逼如风的模样,冷冷淡淡的问道。

  “元灵儿心悦祁王,对皇后你和祁王妃都怀恨在心,所以才设下今天的局。”凌云帝见皇后一脸冷淡,心里有点慌,面上却不显。

  “可元灵儿一介女流,怎么会想到这种阴损的法子?若是今天没有天降神虎救了祁王妃一家子,祁王妃和小世子还有世小姐岂不是要葬身狗腹?元灵儿不过是个不满双十的丫头,哪里有这么多算计?”

  被皇后提出质疑的凌云帝面子上有点挂不住,却还是保持着表情,道:“皇后可是忘了,武国公府独有的驭兽术?”

  “陛下是要说,这元灵儿会驭兽之术?”皇后依旧冷淡。

  “元灵儿虽然不是驭兽之术的传人,但是却也曾经学过驭兽之术,想要控制几只狗,配置能让未经驯化的烈性犬狂性大发的药粉,并非难事。方才慕王妃不是也让御医看过了,祁王妃衣袖上沾着的,的确是狂化粉。”

  “哦,原来是这样,多谢陛下答疑。”皇后点了点头,总算是没把皇帝的台子全拆了……

  见皇后终于满意了,凌云帝一挥手,御林军便上前将元氏母女俩带了下去。

  元灵儿还想申辩什么,但是一抬头,就接到了孟祁焕的死亡视线,巨大的恐惧笼上心头,便不敢再多言。

  大朝会上闹这么一出,凌云帝心里也很是不爽。

  这边处理了元灵儿之后,又妥善的安排了孟祁焕一家子,这才带着皇后去了前朝。

  三宝殿偏殿内,李月寒脱了外袍,盘腿坐在床上吃着水果,听孟祁焕说话。

  “所以其实今天的事情皇上早就知道了?”李月寒问孟祁焕。

  “嗯。”孟祁焕点了点头:“他想对付武国公府很久了,这次不过是把我们当成了一把刀。”

  “那你呢?”李月寒瞥了孟祁焕一眼。

  “我?”孟祁焕一下没反应过来,随后立即撇清:“我什么都不知道,一早就被皇帝捞到宫里了,本来想让贺正天跟着你保护你,但是后宫重地,他一个男子也进不来。”

  听了这话,李月寒伸了个懒腰:“那你怎么跑得这么快,一下子就出现了?”

  一旁正在喂孟婴宁吃水果的孟时逸听了这话连忙点头:“对对对,娘亲,爹爹就像是一阵风一样就从地底下冒出来了!”

  “臭小子,我又不是土行孙。”孟祁焕哭笑不得:“其实从你一进宫,凌云帝就已经派人暗中盯着了。起初你没有上当,他以为就没后头什么事儿了。没想到你居然又饶了回来,他说他思来想去还是得告诉我。”

  “也就刚说完吧,我就朝着猎犬园来了,半道儿上听到了虎啸,心里担心,便跑得更快了些。到的时候天降神虎已经离开了,倒是可惜没见着面。”

  孟祁焕说着,不太高兴的撇了撇嘴:“今天的事情我记凌云帝一笔。”

  “那你得记四笔。我、阿逸、阿宁、还有玉妆,一人一笔!”李月寒说着,将孟婴宁抱到了怀里。

  好在小姑娘年纪小尚且不太懂事,更多的还是被反应过度将她一把从怀里放到地上的玉妆吓着的,这会儿已经恢复了过来,正在乖巧的接受孟时逸的投喂。

  孟时逸也皮实,被那样惊吓之后,还能敏锐的将犬哨的事情捅了出来。

  想到这里,李月寒的心也放下了。

  “今天是我鲁莽了,我不该带着孩子来冒险。”李月寒淡淡道:“虽然元灵儿的手段肮脏,但是我也的确没有保护好我们的孩子,让他们受到了惊吓。”

  “娘亲,阿宁不怕。”孟婴宁赶紧靠在李月寒的怀里,捧着她的脸,“吧唧”亲了一口:“有娘亲在,阿宁和哥哥什么都不怕!”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