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631章 凌云帝的偏执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31章 凌云帝的偏执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孟祁焕有些无奈的看了一眼李月寒:“虽然没谈好,但是也没到动手的地步呀。”

  说完,孟祁焕揉了揉李月寒的脑袋,起身出了宫车,站在马车上,居高临下的看着林枫:“林小王爷,天黑路滑,有什么事我们明天再议也不迟。”

  “不,在下知道,如果等到明天的话,王爷有无数种方法不见我。”林枫固执的拦在宫车前:“在下是带着诚意来的!”

  “小王爷,今天我们在陛下面前也已经说清楚了,游牧部落若是不能成为我东翰国属国的话,我们是不会传授炼盐术的。况且游牧部落地势复杂,滩涂炼盐术并不能帮助你们。”孟祁焕知道这一路少不了眼线,所以干脆把话挑明了说:“再者,一切都是陛下的决断,我只负责执行皇命,天色不早了,小王爷还请回吧。”

  林枫张了张嘴,似乎还想说什么的时候,李月寒从宫车里走了出来,和孟祁焕并肩而立,道:“林公子,今日是大朝会第一天,林公子若是有兴致的话,不妨参加完我东翰国大朝会之后,再决定是否归顺。”

  听了这话,孟祁焕疑惑的看了一眼李月寒。

  “好,既然王妃这么说了,那我就参加完东翰国大朝会,见识见识你们的年节再考虑!”说完,林枫居然很果断的就离开了。

  孟祁焕目送着林枫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之中后,这才拥着李月寒回到了宫车里。

  “你刚才的话,马上就会传到凌云帝面前。”孟祁焕想了想,还是拉过李月寒的手小声说道。

  “我知道,”李月寒安抚的拍了拍他:“虽然不知道你们今天是怎么谈的,但是林枫能在这里拦路,证明他已经急了,想从你身上找到突破口,所以今天他拦路的事情,不管我们怎么面对,最后凌云帝都会起疑心,还不如含糊一下,反正不管怎么样,他都不可能完全相信我们。”

  听了这话,孟祁焕突然感觉有点委屈:“不想做这个王爷了,不想搞新制了,我们带着孩子们离开国都吧!”

  “去白云村吗?”李月寒忍俊不禁:“想不到杀神祁王殿下居然也有这么赌气的时候呀。”

  “生活不易……”孟祁焕将李月寒揽入怀中:“如今只能将新制尽快完成,只有这样,在凌云帝面前,我们才能真正全身而退。”

  李月寒没说话,淡淡的“嗯”了一声。

  孟祁焕所想,何尝不是李月寒的愿望。

  她一点儿也不喜欢尔虞我诈的生活,虽然王妃之位的确高高在上,但是凌云帝无时无刻不像一只下山虎一样,瞪着眼睛死死的盯着他们。

  甚至李月寒分析过,如果他们提出推行炼盐术的时候,孟祁焕没有和李建波联合徐定山将军等人一起同时拟了新政上奏的话,这炼盐术一旦交出去,就是他们的死期。

  毕竟盐是和粮食并存的国脉,掌握了炼盐术,又拥有天星五河镇的支持,孟祁焕完全可以自立为王。

  而且东翰国如今朝廷腐败,冗官冗员之弊一直没有有效的解决,若是天星五河镇得孟祁焕坐镇,很快就能发展到不输于东翰国的强大。

  到那个时候,孟祁焕如果从天星五河镇攻打东翰,对东翰来说,简直就是灭顶之灾。

  况且,孟祁焕始终对凌云帝利用他一事心有怨恨,否则当初不会强硬的要求处死二皇子宗政轩。

  以凌云帝多疑的性格,他对孟祁焕的防备,绝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

  如今新制在华希县取得了良好的反响,凌云帝也看到了新制带来的希望,暂时是不会动他们一家,可不代表永远不会。

  林枫就算今天没有当街拦车,李月寒想,今晚的祁王府也不会太平就是了。

  回到府上,天色已经黑透了。因为大朝会的缘故,最近的国都进行了一年一次的宵禁,所以此时大小街巷都十分安静。

  李月寒夫妇俩一回家,暖阁里就摆好了饭菜。都知道宫宴是吃不饱的,所以玉妆他们早有准备。

  只不过孟时逸和孟婴宁兄妹俩在夕月姑姑的照顾下是半点没少吃,一回来就喊困,倒是洗漱一番直接睡觉去了。

  暖阁内只剩李月寒和孟祁焕对面而坐,回想起来,他们俩好似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单独一起吃饭了。

  “孟祁焕,如今你儿女双全,家庭幸福,可有什么愿望?”李月寒饮下一杯酒后,突然问了这么一个问题。

  孟祁焕微微一愣,旋即笑着举杯:“夫妻恩爱,白头到老,吾愿足矣。”

  听了这话,李月寒笑得甜蜜,支着下巴看着他道:“你今天说,想要离开国都是真的吗?”

  “是。”孟祁焕放下酒杯:“但是也只能说说罢了。”

  “是啊,当年你带着沐川和灵犀跑到西北那么偏院的地方都能被朝廷找到,我们这个时候离开国都,估计不到华希县,就会遇到截杀。”李月寒说着,面色有些沉郁。

  见状,孟祁焕起身坐到李月寒身边,拉过她的手道:“虽然眼下我们的处境确实尴尬,但是相信我,我会保护好你们的。”

  “我不是说这个,”李月寒叹了口气:“我只是感慨,凌云帝这个人好像偏执狂,得不到你就像毁掉你,还死活不相信你,仿佛我那时候看的言情小说里的渣男一样。”

  孟祁焕:???

  “你看啊,他一边想让你为国效力,一边怀疑你图谋不轨,当年一边任由你带走了宗政贤的一双儿女,一边又引诱二皇子三皇子查到你的踪迹。到底你是他的弟弟,还是他得不到的男人???”李月寒在宫宴上虽然没喝酒,但是这会儿说话却开始颠三倒四了起来。

  孟祁焕听了她的话简直哭笑不得:“皇兄不好龙阳,本王也爱女人。”

  “嗯?”李月寒一下竖起了耳朵:“这么说除了我之外你还有别的喜欢的女人?是不是对已故侧妃季心月念念不忘?”

  已故侧妃季心月:投胎中,请勿打扰好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