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632章 又见余兰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32章 又见余兰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孟祁焕听了李月寒的话无语了好半天,最后只能狠狠的往她脸上掐了一把:“小东西你在胡言乱语什么?”

  “我这是合理分析合理猜测。”李月寒一本正经的说完,笑倒在孟祁焕的怀里:“不过说真的,我真的看不懂凌云帝对你的态度。”

  “他生性多疑,但是又有惜才之心。虽然心中一直疑我,但是却也没少重用。”孟祁焕摸着李月寒的脑袋:“只不过如今北境不稳,林枫身为部落首领之子,这个时候频繁和我接触,难免会把他已经消下去的疑心给勾出来。”

  “所以你今天才会为了避嫌那样对林枫?”李月寒问道。

  “并不全是,林枫这个人的确勇武有余,谋略不足,他虽然有诚意,但是一个在别人身边养大的,曾经被丢进死士营的王子,其实半点主都做不了,我们没有必要跟他浪费时间。”

  “但是你有没有想过,游牧部落分明生活拮据,每年都要靠牛羊换银子,为什么林枫却能一口气在梵天楼包下最大的包厢,预付了那么多银子,难道说其实游牧部落很有钱,拮据只是他们装出来的?”

  听了李月寒的话,孟祁焕倒是沉默了下来。

  好一会儿之后,他才再度开口:“原本我没想那么多,但是你这么一说,我倒是真的觉得不太对劲了。游牧部落是真穷,并不是装出来的。林枫一行人分作两个地方歇脚,几个人陪着林枫住在梵天楼,剩余的人带着献礼住在八仙酒楼,乍一看好像是林枫风流,但是细细想来,着实有些不正常。”

  “而且兰烁姑娘和林枫关系也不一般。”李月寒补充道。

  “兰烁这边我一直派人盯着,她倒是没有怎么经常和林枫接触,和以往没什么不同,除了那次一同出街之外,好像两人就没有交流了。”

  “但是林枫一直住在梵天楼,而兰烁又是梵天楼的红牌,二人没有交集本身就挺奇怪了,仿佛是在避嫌似的。”

  李月寒的思维素来跳脱,孟祁焕遵循守例惯了,所以不能跳出去看这其中的关系,故而暂时没有发现也是正常。

  如今被李月寒这么一提醒,孟祁焕也不得不往更深的层面面去想了。

  “夫人以为如何?”孟祁焕想了一圈之后,低头看向怀里的李月寒。

  只见李月寒叹了口气:“都说女子无才便是德,我这么缺德,会不会遭天谴啊?”

  说着,李月寒从孟祁焕的怀里直起身子看着他,认真道:“明天大朝会结束之后,林枫必定会上门拜访,我们先见见他,探探底也可以。”

  “嗯,依夫人的。”

  夜深了,二人相拥的背影在烛火的映照下透露着淡淡的温馨,倒是显得这冬夜没那么寒冷了。

  大朝会第二日,凌云帝听各地来的番邦属国使者们奏报这一年来他们的成就和困境,且今年有了炼盐术这么大的事情,大家都表达了同样的希望,希望凌云帝能尽快将炼盐术推广到他们的国土。

  对此,凌云帝倒是没有推辞。

  和几个盟约即将到期的小国以炼盐术为筹码,重新签订了和平盟约之后,凌云帝大方的将李月寒之前编写的炼盐术手册交给了他们。

  要不是大朝会还有一天的话,只怕这些使者们要迫不及待的回国研究了。

  女眷们今日在城外的皇宫别苑设宴,期间大家互相介绍自家的孩子,倒是有几家的姑娘被看中了。

  别看孟时逸和孟婴宁现在都才一岁多,竟也有不少家族的女眷来攀关系,更有甚者想跟李月寒定娃娃亲……

  搞得李月寒是哭笑不得。

  在皇宫别苑,李月寒见到了许久不见的余兰,她如今身怀六甲,梳着妇人发髻,看起来比往日多了恬淡素雅,没了初见时候的心高气傲。

  “妹妹,好久不见。”余兰主动上前和李月寒打招呼,脸上带着柔和的笑容。

  “好久不见。”李月寒虽然不讨厌余兰,但是和余兰之间也的确没有多少交情。眼下余兰主动打招呼,李月寒也不好不理,只淡淡颔首示意。

  感觉到李月寒不冷不热的态度,余兰微微垂下头,手下意识的放在自己隆起的腹部上,想了一会儿,突然道:“以前……对不起……”

  没想到余兰会突然道歉,倒是让李月寒有几分意外:“过去的事情就过去吧,你还是舅母的好女儿就可以了。”

  并不是觉得不想原谅,而是李月寒的记忆里,余兰除了隐晦的表达过自己对孟祁焕的仰慕和当初李月寒住进国公府里时候,余兰嫉妒她得余泽方夫妻的宠爱之外,余兰确实没做过什么坏事,谈不上原谅,也没有什么对不起。

  但是余兰却不这么觉得,听李月寒这么说,她以为李月寒是不肯原谅她,反而更加难过了起来:“过去是我争强好胜,没有摆正自己的位置。后来我好好反思过自己,的确,我只是一个养女,能得一个国公府小姐的身份已是难得,更何况父亲母亲,还有弟弟妹妹都对我很好,当初我对你恶语相向,实在不该。”

  突如其来的自我检讨,让李月寒本能的警惕了几分。

  或许是李月寒没有说话的缘故,余兰又叹了口气:“罢了,如你所说,过去的事情就过去吧,我还是母亲的好女儿就好了。”说着,她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腹部:“如今我也要当娘了,才知道作为母亲的心情,当初……我一定让母亲很失望。”

  听了这话,李月寒抿了抿唇:“你大可不必如此……”

  话还没说完,余兰突然瞪圆了眼睛往后倒去,李月寒见状,眼疾手快拉了她一把,且顾及到她是孕妇,还迅速蹿到了她的身后,成了余兰的人肉垫子,被余兰重重的砸到了地上……

  “娘!”

  “王妃!”

  本来李月寒就为了躲清静,挑了个人不多的地方呆着,玉妆也在一旁陪着兄妹俩玩耍。

  听到这边有异样,双双喊了起来。

  李月寒为了托住余兰,自己重重的摔到了地上不说,因为王妃宫装十分复杂的缘故,头上的发髻本就很沉,这一摔,李月寒几乎是不可控制的后脑勺着地。

  要不是头发在脑后盘得复杂,只怕此时李月寒的后脑已经摔出口子来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