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638章 金矿的消息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38章 金矿的消息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好,我说!”林枫仿佛泄了气一样,道:“我们发现了一座金矿,但是以我们现在的实力,没有能力进行开采。所以部落王才会让我来国都。其实我们所求不是炼盐术,而是金矿的开开采冶炼之术。部落巫师听说了王妃的炼盐术,认为我们可以从炼盐术上找到突破,从而找到开采和冶炼的法门。”

  听了这话,李月寒没说话,而是看向孟祁焕。

  被李月寒看了一眼,孟祁焕这才不情不愿的开口:“你们凭什么认为王妃的炼盐术和冶金术有共通的法门?”

  且不说金矿冶炼有多复杂,就单单是开采这一门来说,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游牧部落或许是有力气去开采,但是开采过程之中会有什么意外发生,那就说不准了。

  “我也不知道,巫师一般都是看天象来测定未来,他说王妃能,我们就觉得能。”林枫仿佛一根筋一般,直勾勾的看着李月寒:“王爷和王妃也清楚,游牧部落并非孱弱,相反却是十分强壮。因为我们每年除了要经历恶劣的气候之外,还要忍受寒冬带来的粮食不济,长此以往,游牧部落每个人都有很强的抗寒和耐饿的力量,所以如果我们要和你们东翰国争夺辽毕烈东的话,只怕你们并不占优势。”

  “当然,我们并不是要辽毕烈东,毕竟常年的游牧生活才适合我们部落的发展,我们之所以偷袭东翰边境,其实也只是因为金矿的事情,怕你们知道。”

  “那你现在把你们的秘密交了出来,就不怕我们知道了之后把你们发现的金矿据为己有?”孟祁焕忍不住反问。

  “怕,但是这已经没有办法了。”林枫说着,顿了顿:“前两日我收到部落王的消息,让我尽快带回炼盐术……”

  听到这里,李月寒打断了他:“你们发现的金矿应该是被冰封在大山里的吧。部落王之所以会催你尽快带回炼盐术,或许是发生了矿难?”

  林枫一愣:“你怎么知道?”

  “既然是冰封在大山里的金矿,那么开采的难度必然会增加数倍。游牧部落经过辽毕烈东一事已经元气大伤,你们的部落王肯定希望早日将金矿开采出来,然后投入生产,等到开春的时候,才有足够的资本和各国交易,恢复你们的力量,然后再谋后事。如果你们开采得顺利的话,就算冶金困难,开春的时候也会有一定的产量,就不必这般催促你讲炼盐术带回了。”

  李月寒说着,叹了口气:“但是从冰山里开采金矿本就是一件十分危险的事情,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们应该已经开采出一部分矿石,但是想要加大开采量,所以发生了矿难。如今火烧眉毛的事情,就是要找到最便捷的方法,将已经开采出来的矿石冶炼成金,一方面能在开春之后有力量和各国交易,一方面还可以用来救矿难受伤的百姓,是与不是?”

  前世的时候,李月寒跟着志愿者团队满世界跑,没少见为了开采量不顾人命的国家。她也的确掌握了一些简单的冶金术,并且十分清楚发现一座矿之后对一个一直处于劣势国家的诱惑力有多大。

  但是游牧部落的人毕竟不多,他们不能完全放弃矿难受伤的人们,也不能放弃金矿,所以只能来催林枫赶紧带着炼盐术回去研究。

  若是能从炼盐术里找到冶金的法门,就不仅仅是能救活那些矿难受伤的百姓,还能在开春的时候拿出黄金来换他们需要的东西。

  如果李月寒没猜错的话,林枫之所以在国都能挥金如土,就是带着最初冶炼出来的一部分金矿,在他们不知道的时候换成了钱。

  这就很好解释了,为什么游牧部落明明已经穷到只能拿出五千头牛羊来求炼盐术,但是林枫却还看起来像个土财主了。

  “王妃果然聪慧,确实如王妃所说的那样,我们的部落发生了很严重的矿难,所以部落王才会要求我尽快将炼盐术带回去。”都被李月寒猜中了,林枫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

  只求李月寒可以看在那么多人受伤的份儿上,可以松口给他们炼盐术。

  “只可惜,本王妃的炼盐术和冶金术并无共通之处,帮不了林小王爷和游牧部落了。”李月寒无不遗憾的开口:“冶金术十分复杂,不是简单的炼盐术可以比的。”

  听了这话,林枫张了张嘴,似乎是想说什么,但是还是什么都没说的站起身,冲孟祁焕和李月寒二人拱手道:“我信王妃的话,既然炼盐术帮不了我们,那我今夜就要启程离开国都了。”

  说完,林枫顿了顿,似乎在等他们夫妻二人的反应。

  “林小王爷一路平安。”孟祁焕缓缓吐出了这么一句话。

  林枫浑身一僵,脚步僵硬的转身离开了王府。

  送走了林枫之后,李月寒拉着孟祁焕:“对于游牧部落的金矿,你是不是有想法?”

  “那座金矿我们早就发现了,”孟祁焕道:“你说的没错,因为有大雪封山的缘故,开采起来十分困难,一不小心还会引起山崩,所以虽然知道金矿的位置,但是我们却没有想过开采。”

  “如今被游牧部落发现了,我敢肯定,那帮要钱不要命的人,肯定还会想办法的。”孟祁焕说着,摸了摸李月寒的头:“倒是你,怎么一听林枫说他们发现了一座金矿就能猜到发生了矿难?”

  “林枫来国都的时间不短了,但是部落王却在大朝会前后给他送来消息,让他尽快带炼盐术回去,所以我猜应该是游牧部落发生了什么事情,所以他们才会这么迫切的想要炼盐术。”李月寒和孟祁焕一边说话一边回房。

  “那么,炼盐术和冶金术真的没有共同之处吗?”房内,孟祁焕自觉的动手帮李月寒拆发鬓一边随口问道。

  “没有,”李月寒笑着否认:“冶金术和炼盐术完全是两件事,怎么可能共通。冶金术的复杂,即便是我也很难找到法门。但是可以确定的是,冶金术对火焰的要求很高,普通的木头是达不到那种温度的。”

  听了这话,孟祁焕顿了顿手,看向镜子里言笑晏晏的小女人,笑眯眯的开口道:“你是说,炭?”

  “对,”李月寒对上镜子里孟祁焕的视线:“我知道游牧部落一直是你的心头病,他们不仅威胁东翰边境,还对天星五河镇虎视眈眈。或许,我们可以在炭上做文章,反正明年,游牧部落会因为这座金矿乱成一团,不失为我们的机会。”

  “小狐狸!”孟祁焕捏了捏李月寒的小脸,语气满是宠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