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641章 不许睡觉之刑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41章 不许睡觉之刑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一直到柳志远醒来,李月寒才让人把柳家父子俩送了回去。

  柳志远倒是挺好笑的。

  一醒过来,得知自己居然被王荷花用蛊虫控制了好几个月,顿时气得直接从床上弹了起来,连连问王荷花在哪里,他非得把王荷花大卸八块不可!

  还是李月寒劝了下来,然后马上让管家将柳家父子俩送了回去。

  而后,李月寒这才转身去了地牢。

  王荷花已经关进了地牢里,李月寒检查过她的身体,并没有生命危险。

  李月寒到的时候,王荷花已经醒了过来。

  惨白着脸坐在牢房里,看起来跟女鬼没什么两样。

  听到声音,王荷花抬头看向牢房门,见李月寒走进来,顿时苦笑:“来看我笑话的吗?”

  “你有什么笑话值得本王妃看?”李月寒施施然站在牢房里。

  浑身清贵的李月寒,和这灰扑扑的牢房一点都不搭。落在王凤的眼中,李月寒就是端着一副高姿态的样子站在她的面前,嘲笑、奚落她此时的落魄不堪。

  但是李月寒又有什么好的?

  明明是她先认识的孟祁焕,她先喜欢的孟祁焕,就算轮也轮不到李月寒!

  孟祁焕应该是她王荷花的!王妃之位也应该是她王荷花的!

  “你抢走了我的一切!”王荷花狠狠的盯着李月寒,一脸的阴鸷。

  听了这话,李月寒笑了:“就好像你曾经和我夫君海誓山盟恩爱不移过一样。王荷花,你虽然一直心悦我夫君,但是我夫君从头到尾都没有接受过你,你凭什么觉得是我抢走了你的男人?就连已经死了的季心月都没资格跟我说这样的话,你算什么东西?”

  “既然觉得我没资格,你又来干什么!”王荷花尖声问道。

  “你是什么时候和南疆人搭上线的?”李月寒说着,往前走了两步:“他们又是如何将蛊虫给你的?怎么跟他们联络,他们想要做什么?”

  王荷花冷笑:“你凭什么觉得我会告诉你!我现在巴不得你马上暴毙,我又怎么可能告诉你这些!”

  “你不告诉我也没关系,我自然有的是办法让你开口。”

  “哼,你就算是打死我,我也不会跟你说一个字!”王荷花说着,还狠狠的往地上啐了一口。

  见状,李月寒也不恼,只是浅浅一笑,喊来两个守卫:“好吃好喝的照顾着她,不许对她动大刑。在她招供之前,你们轮流看着,别让她睡觉。我不管你们是泼冷水拽头发还是扎针,在我点头之前,她不许睡。”

  说完,李月寒转身离开了地牢。

  王荷花冷笑着目送李月寒离开,丝毫不觉得李月寒这话有多可怕。

  不过就是不让睡觉而已,谁又怕你了!

  离开地牢之后,李月寒专门回房换了一身衣服,又让玉妆拿香薰熏过了头发,这才起身去了孩子们的院子里。

  这会儿已经是正午了,他们估计还在等李月寒吃饭。

  平日里,只要李月寒或者孟祁焕在家,这两个孩子就不会自己先吃,一定会等到他们夫妻俩来了才肯吃饭。

  一进暖阁,李月寒就看到两个奶娘举着饭碗哄着他们吃饭的样子。

  “让我看看又是那个小坏蛋今天想被娘亲打屁股啦!”李月寒笑吟吟的开口。

  正在拒绝吃饭的孟时逸和孟婴宁几乎是双双一个激灵,马上吃下一口饭,还来不及吞下去,一个二个仿佛约好了一样,立刻蹿下椅子,朝着李月寒奔来,一左一右的把李月寒的腿给抱住了。

  “我们七换惹!”(我们吃饭了!)

  孟时逸一边艰难的吞咽,一边口齿不清的说道。

  一旁的孟婴宁也是连连点头。

  李月寒好笑的蹲下身子,把手伸到兄妹两面前道:“把嘴里的饭菜吐出来,这样吃对身体不好。”

  一听这话,孟时逸咀嚼的速度立刻加快,很快就梗着脖子把饭菜给咽了下去。倒是孟婴宁,乖乖的把嘴里的饭菜给吐了出来。

  李月寒无奈的看着孟时逸的举动,洗了手之后,带着两个孩子在餐桌前坐下后,这才揉搓起了孟时逸的小脸蛋儿:“你作为哥哥带头不听娘亲的话,是不是想带着妹妹造反啊!”

  孟时逸的脸在李月寒的手上一会儿一个形状,看得一旁的孟婴宁哈哈大笑。

  母子三人正闹成一团的时候,孟祁焕掀开门帘走了进来。将充满寒气的毛氅脱下来,丢到贺正天的怀里之后,孟祁焕这才笑着朝他们走来:“我在外面都听到你们在闹腾了,是不是又不好好吃饭,惹你们娘亲生气了?”

  “爹爹的眼里只有娘亲!哼!”孟时逸醋得要命。

  “你都知道我是爹爹这是娘亲,那爹爹的眼里没有娘亲,有别的女人你们乐意?”孟祁焕笑眯眯的在餐桌前坐下,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抛出这么一句话来。

  “爹爹要是有别的女人的话,阿宁就不要爹爹了!”孟婴宁奶声奶气却是义正言辞的说完,一头钻到了李月寒的怀里。孟时逸也不甘示弱,马上跟着爬到李月寒的腿上坐下,表示自己和娘亲和妹妹是统一战线。

  见状,孟祁焕颇为无奈。

  “你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今天大朝会最后一天,不是会很忙吗。”李月寒笑着搂进了两个小萝卜头,然后问孟祁焕。

  “我跟皇上告假了,说要会拉照顾你,他也没拒绝,上午一结束我就赶紧回来了。”孟祁焕说着,顺手拿过一个空碗,给李月寒盛了一碗汤后,十分自然的伸手把孟时逸从李月寒的怀里接了过来,放到一旁的高凳上,然后又把孟婴宁强行从李月寒的怀里抱了出来,塞进了另一个高凳。

  这两个高凳是李月寒根据后世的儿童椅做出来的儿童椅。平日里他们一家四口吃饭,兄妹俩就是在儿童椅上坐着的。

  只是他们俩越来越调皮,但凡是爹娘不在的时候,他们就不肯好好吃饭,也绝对不上儿童椅。

  “陛下有没有问游牧部落的事情?”李月寒低头喝了一口汤,随后问道。

  “问了,我跟他说了林枫已经走了,还说了金矿的事情。”孟祁焕满眼都是李月寒,见她喝了汤,马上又给她夹了菜:“皇帝倒是挺乐观的,也觉得游牧部落这次不是捡了金子,而是喜提矿难。”

  “但是北境如今动荡,陛下没有什么想法吗?”李月寒十分自然的享受着孟祁焕的照顾,一边吃一边问道。

  “辽毕烈东的民风和我们不一样,打下来容易,治理起来难。皇帝的意思是等着过完年,从朝中选一个有能力的人过去治理。虽然游牧部落在不停的偷袭我们的驻边军,但是林枫带着消息回去之后,他们就会消停了。”

  说着,孟祁焕加了一个鸡腿,大喇喇的放在李月寒的碗里。

  孟时逸当场抑郁:“爹爹!那是我的鸡腿!”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