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642章 老父亲十分萧瑟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42章 老父亲十分萧瑟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连一个鸡腿都不舍得给你娘亲吃,你算什么好儿子。”孟祁焕头也不抬的回了一句,孟时逸顿时愣住。

  随后,他笨拙的爬起来,伸出手,艰难的从餐桌上把仅剩的一个鸡腿抓在手里,然后二话不说放到了李月寒的碗里,紧接着,他转头看向孟婴宁:“阿宁舍得把鸡腿给娘亲吗?”

  孟婴宁怎么也没想到她的亲哥哥会有这么一手操作,顿时愣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只见孟时逸摆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深深的叹了口气:“娘亲平时最爱阿宁了,却没想到阿宁连鸡腿都舍不得给娘亲吃!”

  反应过来的孟婴宁立刻爬起来,伸出短短的小胳膊,把她哥哥的饭碗抢了过来,直接摆在了李月寒面前,然后傲娇的“哼”了一声后,道:“娘亲没吃饱饱之前,哥哥应该也不会有胃口吃饭的吧,毕竟哥哥是娘亲的好大儿呢!”

  见状,孟时逸也不甘示弱,马上把孟婴宁的饭碗也抢了过来放到李月寒面前:“阿宁和我的想法应该是一样的,咱们都得以娘亲为先!”

  “这盘猪头肉应该给娘亲吃,娘亲吃完了哥哥和阿宁才能吃!”孟婴宁说着,吃力的把凉拌猪耳丝端到了李月寒面前。

  “这盘坛脍拌菜也应该让娘亲先品尝,娘亲吃够了剩下的才是我们该吃的!”孟时逸不甘示弱,很快就把更大一盘的坛脍拌菜挪到了李月寒面前。

  “娘亲喝汤!奶娘说这是鲫鱼汤,对女子身体好!”

  “娘亲吃饭,多吃饱饭才能身体棒!”

  “娘亲……”

  “娘亲……”

  ……

  两个小萝卜头比赛一样,从儿童椅上跳了出来,将餐桌上全部的菜都搬到了李月寒面前。为了让自己的菜更靠近李月寒,甚至还把菜叠在菜上,摞了起来。

  孟祁焕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一句话,引得这兄妹俩开始这般作为。本来还觉得好笑,但是复而又想,这是他的儿子女儿,怎么只宠李月寒一人,他呢?

  他这个当爹的呢?

  想到这里,孟祁焕二话不说,拿起碗筷,开始喂李月寒吃饭。

  孟时逸和孟婴宁见状,顿时大骂孟祁焕太狡猾。随后,他们也学着孟祁焕的样子要喂李月寒吃饭。只不过他们还太小,不会用筷子,只会用勺子。

  这一顿饭,李月寒就在全家的“宠爱”之中吃完了。

  一吃完饭,顾不上和孟祁焕说话,也顾不上监督儿子女儿好好吃饭,李月寒拔腿就跑。

  李月寒走了,孟祁焕满心期待自己的儿子女儿会像刚刚对李月寒那样对自己的时候。

  孟时逸把碗放在桌上,转头看向一旁的奶娘:“姨姨抱我一把,我要回自己的位子上吃饭了。”

  孟祁焕满脸呆滞的看着儿子被奶娘抱回了儿童椅上,埋头吃了起来。

  还没等他把希望寄托在孟婴宁的身上,孟婴宁就打了个哈欠看向奶娘:“姨姨,我吃饱了,我想困困。”

  然后孟婴宁就被奶娘抱回去睡觉了……

  孟祁焕和孟时逸父子俩坐在餐桌前,一个埋头吃饭不闻窗外事,一个无比失落的看着满桌狼藉,只觉得浑身上下都充满了“萧瑟”的意味……

  孟时逸也不跟孟祁焕说话,快速把饭吃完之后,麻利的溜下椅子,一抹嘴巴,转身就走了。

  老父亲孟祁焕看着他小小的背影,觉得自己在这个家里真的好没有存在感……

  大朝会结束之后,各地的番邦属国没有像往年一样着急回去,而是留在国都,每日设宴款待彼此,当然,每一次都会记得带上东翰国的官员。

  本来孟祁焕作为新制主导者,他的妻子李月寒又是滩涂炼盐术的创新者,孟祁焕无疑是各大番邦属国争相邀请的热门人物。

  但是他倒好,借着李月寒在皇宫别苑受伤的事儿大做文章,连早朝都告了假,声称要在家里照顾妻子。

  外面的人对他的做法无一不是夸赞,孟祁焕轻而易举的就赚足了爱妻的名声。

  李月寒对此表示十分鄙视,但是却没有拆他的台。反正她也乐得在家里宅着,不用出门应酬对她来说简直太爽了。

  但是顾如海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他本来就只是一个五品中侍大夫,自从娶了余兰之后,倒是得了不少世族的青眼,一度在官场有些如鱼得水的意味。

  后来孟祁焕推进新制,那些包藏祸心的世族们颠倒黑白,撺掇余泽方去找孟祁焕麻烦,却没想到余泽方反而被孟祁焕说服,成了新制的拥趸之后,世族们几乎是集体开始排挤起了和余家有关的人。

  要不是李月寒产业庞大,而且其中的东西也的确十分诱人的话,李月寒的铺子估计要大幅缩水。

  为了取悦这些世族们,顾如海不要脸面的趁着余兰怀孕的功夫,纳了世族旁支的庶出的女子为妾,用以自证立场,以为能得到世族们的青眼,官场上好过一些。

  这次他也不过只是在家里长吁短叹的抱怨了几天,说李月寒夫妻俩推进新制,害得他如今在各世族面前都没了脸,日子真不好过之类的话。

  再加上家中妾室太过得宠,反而衬得余兰这个正妻没什么分量。余兰也并不是没脑子胡乱搞事情的,所以她耐着性子和顾如海好好谈了一番。

  顾如海于是趁机提出李月寒是新制主导者孟祁焕和李建波最重要的人,要是李月寒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新制的推进肯定大受影响,世族也能趁机把那些被压住的文书动动手脚。

  毕竟孟祁焕和李建波的人把各大世族都盯得死死的,他们想动手脚,也没有机会。

  于是,就有了皇宫别苑的那一幕。

  余兰陷害人的手段十分粗糙,有心人一看就知道是余兰故意为之。

  孟祁焕虽然借口照顾李月寒而足不出户,但是那些盯着世族的眼线不仅没有撤回去半分,反而变本加厉更加肆无忌惮了起来。

  且最扯淡的,孟祁焕还上了一道折子,说爱妻推出滩涂炼盐术乃梦中一仙人指点所得。如今仙人又托梦,说滩涂炼盐术不适合如今的东翰国,命李月寒立刻停止炼盐。

  否则将会降灾于东翰国。

  所以孟祁焕请求撤掉华希县的炼盐厂,并严肃声明,不撤的话,东翰必有大灾。

  这下好了,朝野上下包括哪些还在国都的番邦属国使者们都要疯了……于是就自然而然的,把矛头对准了顾如海。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