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647章 颜紫湘的小心思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47章 颜紫湘的小心思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没有的事!”孟祁焕赶紧否认:“你不能胡说八道!这么多人看着呢!”

  说完,孟祁焕就把孟时逸紧紧的抱在怀里,往前快走去了。

  李月寒笑得直不起腰,在后面大喊:“你跑什么,你这么心虚的吗!”

  周围人看着这夫妻俩又笑又闹的样子,都不由自主的露出了姨母般的笑容。

  多好啊,这夫妻俩。

  万佛寺。

  大年初一的寺庙往往都是最人脑的,更何况万佛寺是国寺,平日里只有初一十五开门迎接香客,平日里大家都难得来一趟。但是大年初一开始一直到十五元宵,万佛寺都是开门的。

  到底是国寺,所以每个人都对万佛寺有一种特殊的崇拜,年初一到十五,万佛寺几乎每一天都人满为患。

  在人声鼎沸之中,李月寒一家子上完了香,和颜家人结伴而行下了山之后,颜紫湘倒是把孟婴宁还给了李月寒。

  “怎么,你不是说你要去搞事情,要带着阿宁的吗?”李月寒一边把孟婴宁抱上马车,一边笑眯眯的问道。

  “不行了不行了,带孩子什么的太累了,我搞不动,我还是和温大少去搞事情吧,带着个孩子虽然热闹,但是也太累人了!你们家阿宁,走不到五步就要抱抱,而且不要别人抱,只要我抱,我可累死了!”一边说着,颜紫湘一边甩着胳膊。寒冷的冬日,她竟然还出了一头的汗。

  见状,李月寒不由得笑了,掏出手绢给颜紫湘擦了汗之后,这才缓缓道:“阿宁认生,你们家的人里她只认得你,所以才要你抱的。而且这孩子虽然才一岁多,但是被玉妆教育得很注重男女大防,除了她爹爹和她哥哥之外,是不会让别的认得的男性抱她的,所以温大少也没机会帮你分担咯。”

  听了这话,颜紫湘的脸微微泛红:“瞎说,谁要他分担了!”

  “说真的,你对温大少一点感觉都没有吗?”李月寒神神秘秘的凑到颜紫湘跟前问道。

  颜紫湘的脸更红了:“你……你瞎说什么!不要拿我开玩笑!”

  “哦~”李月寒站直了身子,双手抱胸看着颜紫湘:“那好吧,本来还想约你们俩一起去逛灯会街的,现在看来不用咯。”

  说着,李月寒就要上马车。

  颜紫湘猛地抓住了李月寒的小衣摆:“去……他去吗……”

  李月寒一挑眉,故意道:“谁呀?你在问谁呀?”

  “就是……温大少去吗?”颜紫湘的声音几乎微不可闻。

  “不知道呢,还没去请。”李月寒看着颜紫湘一副少女含春的模样,不由得乐了:“不如你去请一请?”

  见李月寒一脸坏笑,颜紫湘马上正色:“不去!我还有别的事儿呢!”

  “也是,反正你别的事儿也是跟温大少约好的。”李月寒点了点头表示我懂的。

  颜紫湘被李月寒打趣儿得急了,一跺脚,转身就跑了。

  这会儿,孟祁焕才从马车里探出头来,伸手把李月寒拉上了马车。

  “你怎么看出来颜紫湘对温天磊有意思的?”回去的路上,孟祁焕一边剥着这两天刚送过来的葡萄一边问道。

  “其实我今天之前也不敢确定,毕竟紫湘素来大大咧咧,不管男女,在她眼里都是兄弟。”李月寒一边吃着孟祁焕剥好的葡萄,一边解释:“但是前不久紫湘不是才回华希县嘛,然后跟我说了丝绸之路的事情,我当是就觉得这小妮子好像有点儿不对,今天也就是试一试,没想到就试出来了。”

  听了这话,孟祁焕低头笑了笑,又把一个葡萄喂进了李月寒的嘴里,这一举动让张着嘴眼巴巴等了半天的孟时逸气得小拳头紧握:“温天磊心里还是放不下婉蓉夫人,贸然撮合他们俩的话,恐怕不妥。”

  不知怎的,想起这件事,李月寒就想起他们从天星五河镇带着炼盐术刚回来的那一天。温天磊喝了很多酒,说着胡话被孟祁焕送走了。

  从那之后,李月寒明显的感觉到温天磊和自己的来往之间克制了许多,不再像过去那样无拘无束,温天磊刻意的会保持一定的距离,不会太近,但是也不会太远。

  但凡是二人相处,必然会有第三个人在场。

  李月寒知道这是为什么,但是她更清楚,这对他们来说并不是坏事。

  但是就李月寒知道的,温天磊和颜紫湘之间的来往还是挺多的。如今知道颜紫湘对温天磊有意,而且婉蓉夫人故去也多年了,李月寒也希望自己的好友能得到幸福。

  至少,颜紫湘如果真的和温天磊走到一起的话,会给温天磊的生活带来不少活力。

  毕竟颜紫湘本身就是一个充满活力的小姑娘。

  想到这里,李月寒不由得叹了口气:“没想到温天磊看起来挺不正经的,却为了婉蓉夫人守了这么多年。”

  听了这话,孟祁焕又往李月寒的嘴里塞了一个葡萄:“我也挺不容易的,大朝会之前,那些番邦属国的使者想方设法给我送美人,我硬是顶住了没要!”

  “哦,家里挺冷清的,你带几个女人回来正好打麻将啊。”李月寒的语气一下就冷了下来。

  “不是有玉妆和奶娘跟你一起打麻将么。”孟祁焕赶紧缩了缩脖子。

  “那我好意思赢她们的钱吗!”李月寒顺手摘了一个没剥皮的葡萄塞进了孟祁焕的嘴里。

  马车摇摇晃晃,回到了国都城内,停在了东市口的闹市外。

  这还是李月寒第一次老老实实的过新年,数一数,她来东翰国这个时空已经是第三个年头了。

  第一个春节,她和孟祁焕还在西北白云村,当时因为恢复了原主的记忆,李月寒一直病恹恹的在床上躺着。

  第二个春节,她已经跟着孟祁焕的脚步来到了国都,那一年应该是发生了最多事情的一年了。过年的时候,她和孟祁焕还是和离状态呢。

  今年是第三个春节,这一年,她生死走了一遭,两个孩子也在身边平安长大,她的生意也越来越红火,手里握着炼盐术和炼油术,如今炼盐术已经开始推广,炼油术正在筹备之中。

  一切都好像往好的方向发展了,至少,今年的春节,李月寒终于有机会出来看看这热闹的灯会了。

  “娘亲,你怎么哭了?”阿宁软软的声音从旁边传来,李月寒这才发现自己掉了眼泪。匆忙低头一擦,再抬头的时候,对上了孟祁焕严肃的表情。

  “怎么了?”李月寒疑惑问道。

  只见孟祁焕伸手擦了擦李月寒的人中,李月寒瞥了一眼,顿时愣了愣。

  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