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651章 大殿下主理新制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51章 大殿下主理新制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这边宗政贤还没想好怎么跟大峒主商量,转过天的功夫,李月寒醒过来的消息呼啸席卷了整个国都。

  大家一听祁王妃醒了,纷纷松了口气。毕竟李月寒意外昏迷,对他们来说,就是仙人降罪。要是李月寒一直昏迷不醒的话,在百姓们的心里,就等于是仙人一直怒气未消。

  华希县那边,本来应该早早开工的盐池也搁置了下来,就算周县丞把工钱往上调,也没人愿意冒着天谴的危险去盐池上工。

  这日一早,李月寒苏醒,孟祁焕上朝,消息传到华希县,大家都松了口气。

  早朝上,宗政贤看着神色放松的孟祁焕,心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凌云帝重提了炼盐术一事,但是孟祁焕一点儿态也没表,一看就知道是不愿意松口再去督工推广了。

  可惜这炼盐术工序繁杂,就算是李月寒之前整理成册,还手把手的建立了华希县的盐池,但是纸上谈兵容易,分化到每个步骤的话,又是难上加难。

  毕竟实践出真理,理论的东西,当不得数。

  没有李月寒这个技术指导,孟祁焕又绝口不提炼盐术,凌云帝只能几次三番的主动试探。

  可是孟祁焕就像是听不懂一样,完全不接茬儿。而晋国公李建波自李月寒昏迷之后,干脆就住进了万佛寺,到现在都没有出来,整日整日的给李月寒祈福,任凭谁去找都不见,就差剃度出家了。

  各国的使者们都已经回去了,东翰国和边境各国的关系如今岌岌可危。

  毕竟当初万国来朝,为的就是交流获得炼盐术。如今他们签署了和平协议,东翰国却只拿出了一个记录炼盐术的册子给他们,连一个技术指导都没有。

  这很让各国愤怒,且天谴之说已经传到了各国,如今他们国家就算拿到了这炼盐术的册子,也未必有人愿意这个时候站出来去钻研炼盐术。

  在他们的眼里,一切都是东翰国的错。

  凌云帝这几天简直是一个头两个大,早朝上明示暗示孟祁焕多次,他都跟没听到一样。

  “关于新制的事情,朕这段时间想了想,不能着急。”凌云帝一着急,干脆用新制来威胁孟祁焕:“如今推广炼盐术才是首要大事,且炼油术的推广也筹措得差不多了,新制不妨先放一放的好。”

  说完这话,朝中大员们都把目光落到了孟祁焕的身上,毕竟他是新制的主要负责人。

  只见孟祁焕不慌不忙的揖了揖手:“陛下说得对,只是这炼盐术和炼油术如今只怕也不能推广了,新制暂且放下也无不可,如今北境不稳,我等应当全力应对。”

  “……”凌云帝仿佛看怪物一样看着孟祁焕。

  新制是他花了那么多心血完善的,他居然要这么轻易的放弃了吗?

  “祁王的话虽然也不无道理,但是新制也不能就这么随便的半途而废。”凌云帝当场上演了什么叫自己打自己的嘴巴子:“如今祁王妃既已无碍,那祁王这几日便动身去华希县继续新制事宜吧。”

  仿佛怕孟祁焕拒绝一样,凌云帝说完话马上就起身,如公公的“退朝”还没喊出来,孟祁焕就先一步开口了:“陛下,臣弟如今只怕不能担此大任了。”

  本来都已经站起来走了几步的凌云帝就这么停下了脚步,脸色难看的转过头看向孟祁焕:“那你觉得谁能继续新制?”

  “臣弟以为,大皇子可当重任!”孟祁焕语不惊人死不休。

  宗政贤顿时就懵了:“父皇……”

  谁知凌云帝却一抬手制止了他,看着孟祁焕道:“祁王为何举荐大皇子?”

  “大皇子身为皇子之首,又有暗访陈氏一族之功,眼界学识都是我辈楷模,新制一事,事关民生,乃国之根本,不可马虎。且大皇子年轻,对许多事物都有独到的见解,如大皇子能主持新制,将会大大裨益新制推进。”

  孟祁焕说完,还十分认真的看了一眼宗政贤,随后又补充:“且大皇子如今已有子女,大皇子妃之位却还空悬,或许此次新制,大皇子还能给陛下娶个儿媳妇也不一定。”

  要换成旁人来说这句话的话,只怕话音还没落地就已经人头落地了。

  但是这话从孟祁焕的口中说出来,不管是凌云帝还是宗政贤,都觉得心里不太是个滋味儿。

  毕竟,当年宫雅拓是怎么死的,除了他们父子俩心里清楚之外,孟祁焕也是明白的。

  此次孟祁焕把宗政贤推到新制一事上,就是想离间他和世族之间的关系。宗政贤和凌云帝如何不知道这一点,可偏偏他们站在朝局的角度上来看的话,孟祁焕这么做,一点错都没有。

  谁让宗政贤是整个朝堂之上,和世族联系最紧密之人。

  很多事情如果是孟祁焕去做的话,世族的抵触情绪会无限放大。

  但是换成了宗政贤的话,世族低头的概率将大大增加。

  “就依祁王所言吧,贤儿,你和你皇叔约定一下时间,去王府交接一下新制的进度和资料,这几日便去华希县把收尾工作做好。再过不久就是春耕了,你马上要在东翰境内走一圈,虽然说新制在别的地方没有华希县这么全面,但是还田于民这一点,最好今年之内就实现全国统一。”

  说完,凌云帝叹了口气,深深的看了孟祁焕一眼,走了。

  “退朝——”如公公的声音响起,满朝文武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纷纷摇着头出了皇宫。

  宫道上,孟祁焕正准备翻身上马,却被赶来的宗政贤拦住了。

  “为何要把新制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我来做?”虽然知道孟祁焕一定是算计,但是宗政贤还是想知道为什么。他和孟祁焕年岁相当,他的第一个谋士就是孟祁焕。如今孟祁焕摇身一变成了他的皇叔,宗政贤对付起孟祁焕来也从不留守,但是打心眼里,宗政贤实际上还是把他当成朋友。

  “殿下问这话之前,心里已经有了答案了。”孟祁焕坐在马背上,轻飘飘的看着宗政贤:“又何必问得太明白。”

  “我不懂,”宗政贤眉头紧蹙:“你难道真的想全心全意的帮老三上位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