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652章 卖火柴的小女孩的故事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52章 卖火柴的小女孩的故事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皇位之事,我不过是一个外人,而且身份尴尬,不敢过多插手。”孟祁焕说道:“殿下以后也别说这样的话了,我担待不起。”

  “你把京郊大军都交给老三,难道还不是在帮他吗?!”宗政贤生气了!

  “京郊大军是陛下交给三殿下的,可不是我一个小小的亲王,大殿下不要乱扣帽子。”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京郊大军那些副将都是你的人,如果没有你点头的话,老三怎么能使唤得动!”

  “殿下,无凭无据的事情还是不要乱说的好。京郊大军几十万好儿郎都是听虎符之令,效忠于陛下,何来谁的人这一说法。”

  “孟祁焕!你不要跟我左右而言他!”

  “陛下,虽然你身份贵重,是皇子之尊。但是我毕竟是你皇叔,我也是宗政家的人,我叫宗政文琢。”孟祁焕冷冷的看着宗政贤,眼神里是毫不掩饰的失望。

  听了他的话,宗政贤后退两步,难以置信的看着孟祁焕,仿佛看着一个负心汉:“没想到,你我竟然走到了这样的境地……”

  说完,都不等孟祁焕说话,宗政贤几步就跑走了。

  看着他的背影,孟祁焕眯起了眼睛。片刻后,他双腿一夹马腹,马儿灵巧的扬起蹄子,踩在积了一层薄雪的宫道上,很快就离开了皇宫。

  回到王府,孟祁焕把缰绳丢给贺正天之后就径自去找李月寒去了。

  远远的,孟祁焕听到暖阁里传出一阵接一阵的笑声,快步进了门,就看到李月寒拥着被子,面前坐着两个小萝卜头,正在认真的听李月寒讲故事。

  “你们爹爹回来啦!”李月寒抬头看到孟祁焕进门,马上招呼两个小朋友:“快去跟你们爹爹打招呼!”

  “不嘛不嘛,我们要听娘亲讲卖火柴的小女孩的故事,你还没说她吃到火光里的烤鸡没有呢!”孟时逸当场撒泼打滚了起来……

  孟婴宁虽然稳住了,但是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却使劲的瞧着李月寒,竟是一个眼神都没有给正在走进门的孟祁焕。

  见此情景,孟祁焕叹了口气:“我这个爹,是越来越没有地位了。”

  “是爹爹说的,家里娘亲最大!”孟时逸马上顶了一句。

  孟婴宁连连点头。

  孟祁焕只能学着孩子们的样子,在李月寒的对面席地而坐:“那我也来听你们的娘亲讲那个什么小女孩的故事。听说故事里还有烤鸡?”

  “是呢是呢!小女孩有一盒有魔法的火柴,刺啦一下点燃以后,就能在火光里看到好多好吃的!”孟时逸连连点头。

  听到这里,孟祁焕眉头一皱:“这个故事你以前是不是给灵犀讲过?”

  “是啊,”李月寒自然的点头:“还有海的女儿啦,长发公主啦,白雪公主啦这些,我都给她讲过。”

  “我怎么记得这个卖火柴的小女孩最后冻死了?”孟祁焕浑然不觉,径自问道。

  李月寒的表情一下就僵住了。

  整个暖阁里一下就安静了。

  孟时逸都不闹了。

  孟祁焕这才后知后觉,自己好像说错话了……

  “呜哇——”孟婴宁惊天动地的嚎哭了起来:“她怎么死了呢!她不是有魔法火柴吗!可以给自己取暖的呀!”

  听到妹妹哭了出来,正扁着嘴,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的孟时逸赶紧爬起来,肉呼呼的小手在孟婴宁的小脸上抹来抹去:“不哭不哭,爹爹又不知道这个故事,他肯定是骗我们的,小女孩没有死,呜呜呜她没有死……”

  说着说着,孟时逸也觉得心里难受,干脆拉着妹妹的手,张大嘴巴嚎哭了起来。

  这下好了,兄妹俩比赛似的一个比一个哭得大声,李月寒简直一个头两个大。

  “你说你,你别回来好了,你一回来把两个孩子都弄哭了!”李月寒把孟婴宁抱在怀里,一边哄着,一边伸脚,嗔怪的轻轻踹了抱着孟时逸在哄的孟祁焕一脚。

  孟祁焕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被李月寒踹了一脚也不恼,反而咧嘴一笑,很是开心的模样。

  哄了好久,兄妹俩哭得根本停不下来。

  最后两人哭累了,在爹娘的怀里睡着了,孟祁焕和李月寒的耳朵这才逃过一劫。

  夫妻俩轻手轻脚的把兄妹俩放在床上,盖好了被子之后,这才牵着手离开了暖阁,到了隔壁房间说话。

  “这么说,你真的把新制的重担交到宗政贤的手里了?”李月寒听了孟祁焕说了今天早朝上发生的事情,顿时瞪大了眼睛:“那宗政贤能同意?”

  “他当然不会轻易松口了,但是陛下亲自下令,他也无可奈何。”孟祁焕说着,又给李月寒倒了一杯茶:“但是炼盐术和炼油术短期之内是不会再被他们提起来了。”

  “那也没关系,”李月寒撇了撇嘴:“虽然我很想赶紧把这两门手艺推广全国,这样可以很大程度上改变百姓们的生活,但是新制如今没有贯彻到底,落实不到位,就算我们真的在全国各地建起了盐田,那最后也只会成为世族的敛财工具。”

  李月寒醒过来之后,就一直在跟孟祁焕讨论这盐田一事。

  起初她以为世族们不阻止盐田建立,是因为世族们也知道盐田一事利国利民。

  可是她昏迷一场之后再醒过来,孟祁焕就告诉她,李建波决定暂停盐田推广,而且借着给李月寒祈福的借口,李建波干脆整个人住到了万佛寺里。

  起初李月寒还不明白是为什么,就像她不明白为什么大朝会献礼的时候,孟祁焕不让她把播种机模型献上一样。

  但是经过孟祁焕的分析,李月寒也多少能明白过来。

  炼盐术和炼油术的推广自然是好事一桩,但是东翰国门阀林立,如今新制正在从这些世勋贵族的手里抢夺利益,这个时候如果推广了炼盐术,那么急眼的世族们难免会从中牟利。

  到那个时候,即便是新制颇具成效,良田也都还给了农户,但是盐田却难免会被世族们把持在手里。

  否则,这次大朝会,那些世族们凭什么这么热络的去和各大番邦属国建交。

  还不是想从中谋取私利。

  所以李月寒和孟祁焕商量后决定听李建波的,借着天谴的借口,暂时不推进炼盐术。

  等新制站稳脚跟再议!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