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653章 孟婴宁体内的蛊虫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53章 孟婴宁体内的蛊虫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新制紧迫,给不了宗政贤太多时间。

  他去八仙酒楼找到了南疆大峒主,把气血之虫还了回去。

  之后便不再理会这些事情,而是专心致志的研究起了新制之事。

  宗政贤不是没想过趁着去祁王府和孟祁焕交接新制的时候将气血之虫放在王府里,但是他总是莫名想到宫雅拓,想到孟祁焕如今和他形同陌路。

  所以最后,宗政贤还是没有把气血之虫放入王府,而是还给了南疆大峒主。

  尽管被那大峒主好一番嘲笑和威胁,宗政贤这一次都没有再妥协。

  他承认他认输了,反正这不是他第一次输给孟祁焕。

  在朝堂上,孟祁焕若有似无的提起了宫雅拓,提起了他的一双儿女,宗政贤的心里到底还是有一块柔软之处,所以才会在下了朝之后去拦孟祁焕,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

  不得不说,孟祁焕真的太了解他了,知道如何能戳到他心里最痛的点。

  将气血之虫还给十二峒大峒主之后,宗政贤在府中大醉了一场。

  六年过去了,他终于愿意面对自己的内心了,他终于敢大大方方的说一句,他想宫雅拓了……

  年十五都不到,宗政贤就整装离开了过去,去了华希县。

  他不知道用什么方法稳住了世族,并且拿到了他们的封地文册,离开国都的时候,世族们纷纷相送,就连年后开始,一直在京郊大营很少回城的宗政宇,都赶来送他了。

  “皇兄,你能做出这个决定,我很惊讶。”宗政宇一身铠甲,英气十足的站在宗政贤面前:“我一直以为你看不长远,现在看来,是我错了!”

  听了这话,宗政贤笑了笑:“宇儿长大了,我这个做兄长的,也不能落后。”

  说完,宗政贤状若无意的拍了拍宗政宇的胳膊,借着宽大袖子的遮掩,把一个纸条塞到宗政宇的手里:“交给皇叔。”

  轻声在宗政宇的耳旁说出这四个字之后,宗政贤若无其事的转身朝众人作了一揖,转身上了马车,不再耽搁,扬长而去。

  看着马车逐渐消失在视线之中,宗政宇面上的表情坚毅,手心紧紧的攥着。

  不知过了多久,他转身,翻身上马:“回城!”

  “是!”

  近侍们整齐的上马跟上了宗政宇,策马扬鞭朝着城门方向疾驰而去。

  宗政宇和世族的关系不好,这会儿自然不会想到跟世族们打招呼了。甚至在掠过世族们的时候,宗政宇还故意扬起了鞭子,倒是把世族们吓了一跳。

  国都,祁王府。

  孟祁焕在书房内,看了宗政宇带回来的,宗政贤临走前塞给他的纸条之后,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皇叔,为何皇兄他不自己把这个纸条给你,还要避开那么多人,让我转交。而且,他怎么知道我今天肯定会去送他?”宗政宇一回国都就来了祁王府,纸条是一眼都没看,直接交到了孟祁焕的手里。

  孟祁焕看完纸条之后脸色就难看到了顶点,二话不说,就把纸条付之一炬。

  直到纸条燃烧殆尽,孟祁焕这才缓缓开口:“你皇兄是要把你拉下水。”

  “什么意思?”虽然宗政宇猜到宗政贤不安好心,但是心里难免还是有些不痛快。

  “你皇兄的信上说,南疆十二峒的大峒主如今就在国都内,前不久王妃莫名昏厥,就是被大峒主的气血之虫所噬。且……”说着,孟祁焕顿了顿,脸上的表情仿佛凝成了一片寒冰:“阿宁体内,有蛊。”

  宗政宇一脸迷茫:“阿宁的体内怎么会有蛊?她还那么小,蛊不是很伤身的吗?”

  “阿宁长得一直很慢,这就是原因。”孟祁焕说着,站起身,严肃的看着宗政宇:“我给你的香囊你一直戴着吗?”

  “戴着的!”宗政宇点了点头,摸了摸胸口:“我怕丢,都是贴身放着。”

  “好,我们暂时不知道南疆大峒主的计划,所以必须得谨慎行事。大殿下之所以不直接把消息告诉我,是因为大峒主一直在暗中盯着他。如今你送完大殿下之后就来了我府上,大峒主必然也会盯上你,所以你务必要小心。”

  “你和王妃从天星五河镇回来的时候不是抓了几个十二峒的人吗?”宗政宇道:“还有就是之前我们猜测崔贵妃是南疆圣女的事情,说不定大峒主是来报仇的,依我看,不如把那几个十二峒的人放走吧!”

  “不会这么简单的。”孟祁焕摇了摇头:“崔氏和二殿下已经死了这么久了,之前月寒也中了大峒主的诡计险些丧命,如今大峒主亲自出马,我担心他还有更多的手段没有使出来,如今我们在明,他在暗,小心总没错。”

  听了这话,宗政宇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下意识道:“奇怪,皇叔你给的香囊可以让蛊虫毒虫不敢近身,那王妃这一次是怎么中招的?”

  “通过阿宁。”孟祁焕说着,垂下眼眸,看不出情绪:“阿宁体内的蛊虫叫无情蛊,属于比较高级的蛊虫。是宗政贤当初救下阿宁的时候,下到阿宁的体内的。”

  “他?”宗政宇一脸惊讶:“他和南疆有来往?”

  “既然宗政贤能以一己之力扳倒庞大的陈氏一族,自然对陈氏一族牵涉的人有所了解,有来往也不是怪事。”孟祁焕说着,拍了拍宗政宇的肩膀:“既然回国都了,就去看看你父皇吧,我听如公公说,年后他的身体越来越差了。”

  听了这话,宗政宇抿了抿嘴唇,有些不愿意道:“好吧,我去看看他,正好也去看看妹妹。”

  二人又闲话了一会儿之后,宗政宇匆匆离开了祁王府,径自去了皇宫。

  而孟祁焕,则马上把事情告诉了李月寒。

  听说孟婴宁体内居然一直有一只蛊虫的时候,李月寒吓得手脚发冷,几乎站不稳。

  回去再看孟婴宁的时候,李月寒几乎要绷不住落泪了。

  孟祁焕找了个借口让奶娘把孟时逸带走之后,夫妻俩分别坐在孟婴宁身侧。李月寒取出了一瓢万物生,想让孟婴宁喝,但是孟婴宁拒绝了。

  “爹爹,娘亲,我都听到了。”孟婴宁奶声奶气的开口,随后脱掉小鞋子,把右脚板亮了出来,指着脚心一个黑点道:“这个小虫子从我记事开始就在我身上走来走去,我废了好大的力气才把它踩在了脚底呢!”

  李月寒捧着孟婴宁的小脚丫子一看,那黑点果然不正常!

  转而一想,她的女儿居然被蛊虫伤害了这么久,眼泪又掉了下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