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655章 诱敌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55章 诱敌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足足等了一个月,春种已经开始了,百姓们也都尝到了新制的福利,真正的拥有自己的田产,也不用缴纳沉重的粮税佃租了,个个儿脸上都是笑容。

  因此,大家伙儿对李月寒这个“遭受天谴”的王妃,又同情了起来。

  相比较一个月之前大家对李月寒的唯恐不及,这会儿百姓们心里又对李月寒的遭遇同情备至。

  “要说祁王妃也是真可怜,她明明是想做好事儿的,谁知道反而害了自己女儿的性命!”

  “谁说不是呢,祁王妃推广炼盐术和炼油术,这也是造福于民的事儿。祁王殿下主理新制,咱们现在才能种自己的地,怎么说他们一家人都不该这么惨呀!”

  “嗨,之前祁王妃不是三不五时的去梵天楼吃饭吗,那儿的厨子被祁王妃一手教成了大厨,现在王妃的女儿出事儿了,王妃整整一个月都没去过梵天楼吃饭,那儿的厨子跟我说,都快不会烧菜了!”

  “你啥时候听梵天楼厨子说的啊?”

  “昨天下午。”

  “昨天下午你不是跟你媳妇儿说去上工了吗?”

  “不要在意细节……”

  ……

  大峒主在八仙酒楼住了一个月的时间,祁王府张贴告示找奇医也已经过去了一个月。上门的大夫但凡只能说对几个症状的,都有赏银。

  一个月前,王府告示上说有人能治好世小姐,赏金百两,当时好多人都兴奋了。

  可惜一个月过去了,没有一个人能治得好孟婴宁。

  今日王府换了告示,能治好世小姐的,赏黄金千两,和氏璧一枚,价值连城的避毒珠一枚。告示一贴上,整个国都都沸腾了。

  一些给孟婴宁看过病的大夫们纷纷摇头叹气,惋惜自己错过了一个发财的好机会。

  但是更多人却是纷纷表示同情,同情李月寒那么好一人,女儿居然病重至此。

  大峒主每日都会在八仙酒楼的大厅里找一个角落,一边吃着小菜喝着小酒,一边听周围人谈话。

  他来国都时日不短了,始终没有找到祁王府的突破点。

  也不是没想过夜里悄悄混进去,但是祁王府守备森严,暗卫无数,大峒主就算能操控毒虫放倒一些暗卫,但是同时也会惊动别的暗卫。

  而且祁王府豢养的暗卫全是死士,抓回来也没有拷问价值。而且大峒主的武功都不是暗卫的对手,硬碰硬的话只有死路一条。

  所以大峒主一直在寻找机会。

  从宗政贤这里找突破失败之后,借着孟婴宁发病,大峒主用银子收买了一些有点医术的赤脚大夫,让他们将气血之虫带进王府里。

  但是不知为何,他们就算是勉强把气血之虫带进去了,李月寒却一直安然无恙。

  就连王府里都没有传出别的什么消息。

  起初大峒主还坐得住,但是今天看到避毒珠的时候,大峒主就有些按捺不住了。

  避毒珠是南疆极为罕见的一种特殊的珠子,经过几百种毒物的滋养之后,又辅以数百种名贵药材浸泡。将避毒珠戴在身上,简单一点,夏季不会被蚊虫叮咬,深了说,蛇虫鼠蚁皆不敢近身。

  去年被抓的那些十二峒主之中,有两个峒主身上就带着避毒珠,那是他们几十年养出来的东西,说是价值连城一点也不为过。

  而且避毒珠都是和各大峒主命脉相连,若是避毒珠被取走,那几乎可以断定,峒主也已经殒命了。

  大峒主心里清楚这是祁王府在引他现身,但是他此时也很清楚,他若是再不现身的话,那些被抓的峒主只怕也要折在祁王夫妇的手里了。

  在南疆,十二峒是圣女以下,大峒主以下,地位最尊贵的存在。这一次要不是为了圣女和圣子的话,十二峒断然不可能派出峒主。

  可惜如今峒主都被祁王府攥在手里,可以证明,祁王夫妇定有克蛊术的法子。

  想到这里,大峒主痛饮了一杯,心里平复了一些之后,又想起孟婴宁的病。

  不免也有些疑惑。

  若是祁王夫妇有克制蛊术的方法的话,孟婴宁身负无情蛊,应该早就被发现了才对。而且按照他最近打听的消息来看,祁王府世小姐的病情不仅没有缓解,反而还越来越重了。

  大峒主起初以为这是祁王府的障眼法,但是连续一个月,大峒主想法子多方打探,都说祁王府世小姐的病情一直在加重,大家全都束手无策。

  这让大峒主很是疑惑。

  想了许久,大峒主将酒水一饮而尽,上楼回房去了。

  直到大峒主离桌,一直在柜台里看账簿的月掌柜这才放下了手里的朱笔,从后门匆匆离开了八仙酒楼。

  在国都城内饶了一大圈之后,他径自出了城,去了万佛寺。

  “这么说,大峒主很可能这两日就会去祁王府了?”李月寒听了月掌柜的回报,如是问道。

  “属下猜测应该是这样。这一个多月来,大峒主每日都会想办法探听消息。但是我们传出去的消息一直都是世小姐病重,所以他应该是信了。”月掌柜说道。

  “好,你先回去吧,路上注意安全。”

  送走了月掌柜,李月寒这才进了里间。

  孟婴宁平静的睡在榻上,孟祁焕则坐在一旁看书。见李月寒进门,孟祁焕放下书道:“阿宁睡着了。”

  “嗯,”李月寒走到床边,看了看孟婴宁,又把她的小脚丫子拿出来看了看,随后掖好了她的被角,看向孟祁焕,道:“天黑以后我就回王府,阿宁这里就你来照顾了。”

  “你确定不要我一起回去吗?”孟祁焕眉头微微皱起。

  “不,”李月寒摇头:“我一个人足够了。”

  自从一个月之前发现孟婴宁中了蛊之后,李月寒和孟祁焕就悄悄带着孩子来到了万佛寺。

  因为这无情蛊是伴随着孩子一起长大的,所以李月寒也不敢强行把蛊虫剔除体外。

  好在谷大夫对小儿身体多有了解,李月寒又拿出了万物生做辅,加上万佛寺比王府更加清静,鲜少有人进出,所以孟婴宁一月前就悄悄住进了万佛寺里。

  如今王府内的病儿,都是李月寒差人从慈幼院接过来的孩子。大夫们隔着帘子看不清,号脉却也的确是重病小儿的脉象,这般糊弄了一个月。

  好在这一个月不是在做无用功,大峒主终于按捺不住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