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659章 南疆少主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59章 南疆少主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大峒主还是省些力气吧,吸血蛾只听本王妃一人之命。”从大峒主的视角去看,吸血蛾遮天蔽日而来,李月寒的声音隐隐从巨大的扑棱声之中传入耳朵里,大峒主几近崩溃。

  “李月寒!我都告诉你!是少主!是少主让我们来的!”大峒主大喊:“圣女在来中原之前就曾有过一子,为了南疆大计,圣女不得不以秘术修复自身,顶替了原本的崔家小姐入宫!”

  “少主心中一直怨恨圣女,更是对圣子恨入骨髓,但是圣女死在你们夫妻手中,少主心中也恨你们夫妻俩!”

  “几年前少主结识了大皇子宗政贤,与宗政贤私交甚笃,后来少主得知圣女死在你们手里,所以才会把无情蛊交到宗政贤!”

  “圣子心中一直把少主当成自己的手足兄弟,他做过的种种事情,都是少主指使的!”

  “少主要的就是覆灭中原,他借着圣子之手,在南疆豢养了大批将士,只要杀了你和祁王一家人,我们随时会挥师北上,踏平东翰国!”

  “我都告诉你了,我全都告诉你了,你快让这些吸血蛾停下,我要死了!”

  大峒主的话虽然混乱,但是却把核心秘密透露了出来。

  一,南疆还有一个隐藏极深的少主。

  二,南疆有大批死士,随时都能入侵东翰。

  听到这里,李月寒的脸色冷了下来,一言不发,拂袖离开。

  在她走后不久,大峒主浑身冷汗,竟是昏死了过去。

  地牢守卫们见他昏死了,便也灭了灯离去了。李月寒曾交代过,这里关押的都是精通蛊术之人,她怕无辜的人丢了性命,所以并不要求守卫们把守。

  四周一片寂静,大峒主的双眼蓦地睁开,在黑暗之中无声无息的咧嘴笑了起来。

  “李月寒啊李月寒,任你魔高一尺,还是我道高一丈。”大峒主声音虽然虚弱,但是语气却十分愉悦。

  地牢里很黑,但是并不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

  在地牢拐角处,一个小小的身影闪了闪,蹑手蹑脚的离开了地牢。

  等孟时逸从地牢里出来的时候,李月寒已经派人去万佛寺把孟祁焕和孟婴宁请回来了。

  “去过地牢了?”李月寒看到身上灰扑扑的孟时逸,这般问道。

  “嗯。”孟时逸蔫头耷脑的点了点头:“娘亲,我听不懂那人说的话。为什么要害妹妹?害妹妹对他来说有什么好处?”

  这一次李月寒没有再不耐烦,而是耐着性子跟孟时逸解释道:“你和妹妹都是爹娘心里最重要的人,你们之中不管是谁出事,对爹娘来说都是很大的打击。那些人就是希望以伤害你们兄妹的方式,来打击爹爹和娘亲。”

  “但是爹爹和娘亲都是心性坚韧之人,断然不会轻易的被打击到的!”孟时逸认真说道。

  “话虽如此,但是涉及到你们兄妹二人的事情,爹爹和娘亲都无法全然保持冷静。”李月寒随口说道。

  “那娘亲,什么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孟时逸又问道。

  “就是娘亲知道你偷偷溜进了地牢,但是娘亲不说,让你以为娘亲没有发现。等你从地牢里出来之后,娘亲再来问你,去地牢有什么心得。”李月寒一边写着什么一边应着孟时逸。

  听了李月寒的解释,孟时逸低头想了一会儿,后道:“娘亲,我刚刚听到地牢里那个老头说你魔高一尺,他道高一丈,也是这个意思吗?”

  闻言,李月寒手里的笔顿了顿:“你什么时候听到的?”

  “我怕娘亲在地牢门口逮我,所以娘亲走的时候我在地牢里呆了很久,那老头没多久就昏了过去,守卫见他昏倒了也都撤走了。然后我就听到那老头说了这么一句话,娘亲,是不是他骗了娘亲啊?”

  孟时逸说着说着就急了,一把拉住了李月寒的手:“娘亲娘亲,那老头是不是骗了我们!”

  听了这话,李月寒一把将孟时逸抱在怀里,凌空打了个响指。

  暗卫闪身出现,单膝跪地。

  “马上把刚刚去万佛寺的人叫回来,要快!”李月寒简单粗暴的下了命令之后,把孟时逸交给玉妆,让玉妆看好孟时逸之后,匆匆去了地牢。

  而刚刚还关在地牢里的大峒主,已经死了。

  “该死!”李月寒一拳头愤恨的锤在牢房栅栏上,看着没声息的尸体,面色冷得吓人。

  “王妃,是不是把这人拖出去埋了?”守卫上前半步问道。

  “不,留在这里。”李月寒道:“顺便把十二峒的人都关到这个牢房里来!”

  “是!”守卫应声,正准备退下的时候,李月寒突然抬手阻止:“把王荷花也关进来!”

  王荷花曾经接触过十二峒的人,还从他们的手里拿到过蛊虫,李月寒不敢大意。

  守卫们领命退下,很快就将刚刚清醒过来的十二峒几大峒主都拖到了大峒主的牢房里,跟尸体丢在了一起。

  但是去抓王荷花的守卫却空着手回来回报:“王妃娘娘,王荷花不见了!”

  一听这话,李月寒的眉心狠狠的皱在一起:“封锁整个王府,只许进不许出!”

  “是!”守卫们匆匆退下,王府很快就完全封闭了起来。

  李月寒坐在王府中央的花园凉亭里,身边坐着孟时逸。

  神识铺开,一寸一寸的在王府里搜索王荷花的踪迹。

  早晨才离开地牢的时候,李月寒路过关着王荷花的牢房,当时她还在里面坐着。虽然李月寒依旧不会让王荷花有充足的睡眠,但是考虑道王荷花的性命,她还是吩咐下去,每日王荷花可以睡一个时辰。

  所以,王荷花是有守卫轮流看管的。

  李月寒想不通王荷花是怎么找到机会逃出地牢,最有可能的就是第二次她去地牢的时候,那会儿她心头火旺,一进去就把所有的守卫都喊到一起了。

  但是这么一点时间,王荷花跑不远。

  神识铺开,一寸一寸的搜索偌大的王府,这对李月寒来说消耗十分庞大。

  一个时辰之后,李月寒在后门找到了王荷花的踪迹。

  只不过,她已经死了。

  七窍流血而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