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661章 你们家少主脏了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61章 你们家少主脏了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南疆少主死死的看着李月寒,心里始终想不明白自己到底是哪里出的错。

  就算李月寒识破了情蛊,把冒充王荷花的他关了进来,可他却是实打实的王荷花,绝对不可能轻易被识破的!

  毕竟……

  “你一定很不解,为什么你以秘术寄生在王荷花身上,却还会被我识破对吧。”

  这会儿,李月寒已经把南疆少主绑回了牢房里,而失去双臂的大峒主也同样被关了起来,南疆那群人也露出颓败之色,没有再闹。

  “技不如人,愿赌服输!”南疆少主撇过头,一副拒不合作的模样。

  见状,李月寒倒是没有不高兴,而是好整以暇的看着他,道:“你技不如人没错,但是本王妃却没有跟你赌什么。”

  “不得不说,南疆秘术还真是神奇,能把一个男人的魂魄转移到一个女人的身上。”

  “你懂个屁!”南疆少主忍不住啐道:“本少主是自由的!”

  “那我懂了,”李月寒道:“我听闻,南疆以金蚕蛊为尊,传闻中,金蚕蛊可活死人肉白骨,一直是南疆至高无上的存在。但是炼制金蚕蛊有一个不可跨越的步骤,就是侵吞。”

  “金蚕蛊成型之前,都会作为命蛊被养在蛊人的体内。金蚕蛊成型之后,就会把蛊人吃干净,然后陷入沉睡。为了唤醒金蚕蛊,南疆才会选出圣女。圣女是金蚕蛊的养料,只有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的女子才能成为圣女,因此,圣女形成的条件十分苛刻。”

  “二十年前,你们南疆找不到符合条件的圣女,就拐走了生活在南境的崔家嫡女当成自家的圣女养了几年。后来因为南疆和东翰国的关系日益紧张,所以你们无奈之下又把崔氏女还了回去,谁知道崔家人火速把女儿送入国都,入宫为妃,也因此,你这位金蚕蛊苏醒的时候,没有得到合适的养料,并没有完全成型。”

  “之所以你是南疆少主,也是因为你进化不完全的缘故。但是你是蛊虫,所以可以悄无声息的转移。”

  “原本南疆是打算悄悄的把你带入国都,让你去把当初的崔氏吃了,但是来晚了一步,她先死了。紧接着你们又把目光放到了宗政轩的身上,可惜他并不适合当你的养料。”

  “后来,你们便把主意打到了本王妃头上!”

  说到这里的时候,李月寒的语气陡然一冷:“南疆人真是好算计,如果不是你附身于王荷花身上露了马脚,本王妃只怕还想不明白这些事情!”

  李月寒每说一句,那南疆少主的神情就沉一分。

  李月寒说到这里的时候,南疆少主的脸已经黑得能滴出水来了。

  “你就算是知道又怎么样,你不成为本少主的养料,你的女儿就活不了!”南疆少主咬牙切齿的说道。

  “好大的口气。”李月寒眯了眯眼:“若是没有猜错的话,你应该快撑不住了吧。毕竟进化未完全的小虫子离开你的养料那么久,又被本王妃关了这么久,已经迫切需要鲜血进补了。”

  听了这话,南疆少主猛地抬头:“原来……你虐杀朱武是为了唤醒我!”

  “不然怎么将你彻底禁锢在王荷花的身体中呢?”李月寒冷笑说道。

  “你……最毒妇人心!”

  “你为了吃本王妃,不惜拿整个南疆冒险,前后死了那么多人,你都没有半分觉悟,说心狠,我又怎么比得上你呢?”李月寒端端正正的坐在椅子上,浑身上下却充满了压迫感。

  “你懂什么!本少主是南疆至高无上的神!”南疆少主几乎目眦欲裂。

  “是吗,将一个小虫子奉为神明,南疆还真是可悲。”

  “你对本少主的力量一无所知!”

  “你有什么力量尽管用吧,能伤到本王妃半分,算本王妃输。”

  “你……”

  见他终于无话可说,李月寒缓缓站起身:“这段时间很辛苦吧,大峒主悄悄把你落到王荷花的体内,你无时无刻不在忍受着将人拆吃入腹的煎熬,还要和大峒主步步为营,将气血之虫通过本王妃的女儿下到本王妃身上。”

  “本以为可以悄无声息的利用气血之虫将本王妃浑身血液抽干,再利用那些小虫子,无声无息的送到你这里供你享用,却没想到本王妃居然那么快就识破了你们的算计,很有挫败感吧。”

  “王荷花一个普通人,让她支撑七日不睡,她都要精神崩溃虚弱不堪,更何况一直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将近两个月了,你以为本王妃不会怀疑吗?”

  说完,李月寒抿唇一笑:“别以为无情蛊有多难解,我大可以告诉你,本王妃的存在,就是为了克你这种卑鄙无耻的小虫子的!”

  不等南疆少主说话,李月寒拂袖离去。

  守卫们迅速关上了门,整个房内,一丝光亮都没有。

  而就在牢房不远处,已经醒过来的大峒主平躺在床上,满目沧桑。

  “看来失去双臂对你来说算不上是打击。”李月寒的声音传来,大峒主艰难的转过头,看到她正雍容端庄的站在自己身侧,不由得闭上了眼睛。

  “是我技不如人,我无话可说。”

  “你们的少主已经醒了。”李月寒单刀直入:“将一只虫子奉若神明,你们南疆人的脑子就这么点吗?”

  听了这话,大峒主又睁开了眼睛:“少主……还好吗?”

  “挺好的,有你的血滋养,他此时说不上生龙活虎,但是却也没有性命之忧。”

  大峒主难以置信的看向李月寒:“我……我的血?”

  “是啊,”李月寒露出一个美好的笑容:“你们家少主喝了男人的血,脏了呢!”

  “我杀了你!我杀了你!”大峒主疯了一样的在床上挣扎了起来。

  只可惜他的身子被铁链牢牢的捆绑在床上,又失去了双臂,尽管挣扎得厉害,却始终没有半点作用。

  而他肩膀两侧的伤口上,李月寒给上了万物生,就算挣扎,也不会重新出血。

  “杀了我?你也得有这个本事才行。”李月寒睥睨着挣扎的大峒主:“你们不先把主意打到本王妃头上,也落不到今天这个下场。咎由自取是什么滋味,大峒主,你可得好好品。”

  说完,李月寒转身就要走。

  “祁王妃!难道你就不想知道怎么解了你女儿身上的蛊吗!”大峒主突然大声吼了起来:“我可以告诉你!”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