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662章 四年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62章 四年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大峒主本以为这话至少会让李月寒多跟他说上几句,只要李月寒还对孟婴宁体内的无情蛊束手无策,他就有把握让李月寒放了他!

  失去双臂不要紧,重要的是,他得马上回客栈,这样才能把他们的少主救出去!

  “本王妃都有本事把你们家少主抓住,难道区区一个无情蛊,还能难得住我吗?”李月寒却只是微微顿了顿步子,傲然丢下这么一句话,一刻也不停歇的走了。

  看着牢房的门被冠上,大峒主的内心充满了绝望。

  天要亡他南疆啊!

  出了地牢,李月寒地牢守卫全数撤出。

  这时,李月寒也没有再遮掩什么,站在地牢上方,手掌一翻,无数万物生倾泻而出,从地牢大门口涌了进去。

  好在地牢守卫全是死士,就算李月寒把这样的秘密暴露在他们面前,也没什么好担心的。

  不知道倒了多少万物生,直到水灌满了地牢之后,李月寒才吩咐人把地牢的门关起来。

  万物生是天下毒物的克星,她敢保证,此时被关在地牢里的那些南疆人,绝对不敢轻易的触碰。

  做完这一切,李月寒这才扬长而去。

  至于为什么不把这些南疆人杀了,李月寒自有考量。

  当初她和孟祁焕把这些南疆人带回来的时候并没有避着凌云帝的耳目,所以凌云帝一直知道南疆的几大峒主被关在祁王府。

  之所以他不提,是知道这些人冒犯过李月寒。

  但是如果这几个人都死在祁王府,难免多疑成性的凌云帝会多想。

  故而,尽管李月寒此时此刻恨不得把他们当场诛杀,也不得不多为孟祁焕想上几分。

  新制推广在即,祁王府最好风平浪静,稍有踏错,那将会是万劫不复之灾。毕竟如今的世族们,对祁王府已经恨入骨髓了……

  天黑时分,李月寒陪孟时逸用了晚餐,早早的睡下了。

  今天她之所以让人去追回通知孟祁焕的人,就是担心南疆人还有别的招数。她有余力护着孟时逸,却未必有余力能护得住孟祁焕和其他人。

  说实话,要不是王荷花突然暴毙在后门,李月寒也不会那么快发现王荷花已经被换了芯子。

  这一天,李月寒过得无比疲惫。

  深夜,一道黑影悄悄翻墙而入,身手灵巧的窜入李月寒的房间,轻轻的在她的身边卧下了。

  是孟祁焕。

  府上发生的事情,尽管李月寒一再强调不能传到万佛寺,但是他还是知道了。

  得知了事情的始末之后,他就完全按捺不住想回来的心。毕竟让李月寒一个人面对穷凶极恶的南疆人,他一点都放不下心来。要不是有个孟婴宁还在万佛寺牵绊着,只怕接到消息的第一时间,孟祁焕就回来了。

  (穷凶极恶的南疆人们:大哥,我们在你媳妇儿手底下一招都走不了啊!)

  翌日,李月寒醒来,察觉到身边多了一个人,顿时不悦的皱起了鼻子:“府上的暗卫真不听话,说了不要把消息传到万佛寺,还是把你弄回来了!”

  被熟悉的气息包裹,李月寒甚至都不用睁眼,就知道是孟祁焕回来了。

  “你还说呢,一个人涉险,我多担心啊。”孟祁焕柔声说道,将怀里的小女人又搂进了几分。

  “南疆那些峒主们都不是我的对手,有什么好担心的。”李月寒含混不清的说着,头一歪,又睡了过去。

  看着李月寒的睡颜,孟祁焕抿唇笑了笑,轻轻的拿开她不小心噙在嘴角的发丝,满眼都是不容拒绝的温柔。

  三日后,南疆峒主们被李月寒废去浑身蛊术,由孟祁焕送到了凌云帝的面前,当即以谋逆之罪打入大牢,处以凌迟之刑。

  而那位顶着王荷花的躯壳的南疆少主,当孟祁焕把南疆峒主们交给凌云帝的时候,他就已经死在了地牢里。

  要不是四周有万物生封锁了气息,他浑身上下的腐烂之气,能把整座王府都熏臭。

  最后还是几个没有嗅觉的哑奴拿了裹尸袋,将尸体装进裹尸袋里,拉到了空地上被烧成了一捧灰。

  尸体焚烧之后,李月寒在满地的骨灰里发现一颗金色的珠子。用神识检查之后,发现并无异样,并且蕴含着一股十分精纯的力量。

  谷大夫检查之后发现,这金色的珠子好像对孟婴宁体内伴生的无情蛊有驱逐的功效。于是孟祁焕亲自操刀,将金色的珠子做成了一条精致的项链。

  孟婴宁体内的蛊虫之所以连李月寒都难以驱除,就是因为蛊虫是和孟婴宁一起长大的,强行解除的话,孟婴宁也会受到不小的伤害。

  而在佩戴金珠项链四年后的某一日,孟婴宁打了个喷嚏,无情蛊蛊虫就这么被她排出了体外。

  此时的东翰国因为新制推行的缘故,国力比以往不知强盛了多少。只不过炼盐术这件事,因为之前的天谴之说,一直被搁置。不管凌云帝催了多少次,孟祁焕都不为所动。

  甚至催得狠了,孟祁焕连早朝都不去上了。

  四年后,东翰国成了这片大陆上最强大的国家,游牧部落被打怕了,以上交金矿为代价,老老实实的成为了东翰国的附属。

  这四年时间里,李月寒一直在国都照顾兄妹俩。

  王荷花的儿子最后被李月寒接到身边抚养,起名孟追,对外只说是孟祁焕从万佛寺回来的时候路上捡的弃儿。除了文国公府之外,没人知道孟追的身世。

  眨眼四年过去,孟婴宁这个喷嚏打完,李月寒大宴全城,流水席摆了三天三夜。

  虽然大家伙儿都不知道祁王府在庆祝什么事儿,但是不妨碍大家道喜就是了……毕竟道喜的人有宴席吃……

  三天大宴之后,祁王府传出一个大新闻。

  祁王妃已经取得了仙人的同意,决定一个月后,重新建立盐田,推进炼盐术和炼油术!

  这个消息一出来,华希县整个沸腾了起来!

  他们可没忘了四年前,炼盐术刚刚在华希县试点时候取得的成果!

  这些年过去,虽然炼盐厂一直没有工作,但是华希县百姓们却自发的去炼盐厂保养里面的器械。

  他们等了四年,盼了四年,老天终于开了眼了!

  “娘亲说好带我们一起去华希县的!”孟时逸看着相携上马车,扬长而去的爹娘,紧紧的拉着妹妹的手:“说话不算数!”

  “哥哥真是傻,”孟婴宁打了个哈欠懒懒道:“爹娘不带我们,我们自己去嘛!”

  听了这话,孟时逸顿时眼前一亮:“说得对!”

  一旁的孟追听了这话,顿时无奈的叹了口气,转头看向一边,跟负责他们三个安全的暗卫何山道:“快去准备马车,不然这两个小祖宗眨眼就能跑丢!”

  何山:“不能去!”

  孟婴宁:“那我们不带你!”

  何山:“……”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