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663章 三小只偷溜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63章 三小只偷溜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浑身上下都写着无奈的何山生无可恋的带上斗笠干起了车夫的工作,马车里三个小祖宗正在兴奋的讨论到了华希县之后要干什么。

  孟婴宁素来是个胆大的小姑娘,这次出门她早就对李月寒夫妇抛弃他们兄妹有预感,所以提前半个月用各种手段从老父亲孟祁焕的手里哄来了不少银子。

  当孟婴宁指挥着哥哥孟时逸把一大包脑袋大的银子背上马车的时候,何山几乎是在孟婴宁的预料之中露出了惊讶之色。

  所以,在离开国都之前,何山无可奈何的心甘情愿的,拿着银子去钱庄,把银子换成了银票。

  还真别小看女儿奴老父亲的脑瘫程度,短短半个月,孟祁焕居然被自己亲闺女骗走了二百两……

  若不是孟时逸一直跟着孟祁焕习武,身强体壮的话,何山一点也不觉得孟婴宁能拿得动二百两银子……

  一路上,何山都在思考,到了华希县之后被王爷王妃发现的话,他该怎么解释才能让王爷和王妃不那么恼火……

  但是思来想去,眼看着马车已经走了一半的路程了,他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倒是马车里,三个小祖宗从最开始的有说有笑嘻嘻哈哈,到这会儿寂静无声。

  要不是何山好几次停下马车确认三个小祖宗只是睡着了的话,只怕他这会儿已经开始害怕了。

  孟祁焕和李月寒是成年人,所以他们的马车是全速行驶的,路上也不担心颠簸的问题。

  三个小祖宗年纪都还小,何山也不敢把马车赶太快了,所以天都黑下来了,也只走了三分之一的路程。眼看着天黑到看不清眼前的路了,何山找了个还算开阔的地方停了马车。

  保姆何山生好了一个火堆,把临走前买的干粮架在火上烤了起来之后,这才去马车里把三个小祖宗给叫醒了。

  “到……到了吗?”孟时逸和孟追习武,比孟婴宁警觉,何山喊了几声,他们俩就一前一后的坐了起来。

  孟时逸迷迷糊糊的问了这么一句之后,孟追稍稍清醒了一些,借着月光看到何山一脸的无奈之色,当即答道:“没到哦,我们好像要在野地里过夜了。”

  孟婴宁醒来的时候正好听到这么一句话,当即伸了个懒腰,又躺了下去:“好困啊,我接着睡了。”

  何山一脸无奈:“三位小主子还是下来走一走吧,一直坐在马车里浑身也不舒服,而且此时天色已晚,我烤了一些干粮,好歹得吃点东西。”

  听何山的话也有道理,孟时逸和孟追二人一左一右的把孟婴宁搀了起来,出了车厢后,何山自然而然的将孟婴宁接到怀里,转身就朝着火堆走去。

  至于孟时逸和孟追……

  反正何山放了马车凳,他俩可以的!

  何山的火堆烧得很旺,烤饼也已经恢复了酥脆,何山把孟婴宁放到地上铺开的软布上后,就麻利的动手喂孟婴宁吃饭。

  孟时逸和孟追在火堆边上坐下,看着熊熊火堆,孟时逸有些出神:“我们真的离开国都啦?”

  “是啊。”孟追应了一声,顺手捡起一条枯枝丢进火堆里。

  一阵噼啪声响,孟时逸这才找到几分真实感。

  然后开始怕了。

  “我觉得,爹娘在华希县见到我们的时候,一定会非常生气……”孟时逸咽了口口水。

  “别怕,到时候就说是我们非要带着阿宁一起来的,爹娘就不会生阿宁的气了。”孟追拍了拍孟时逸的肩膀,一脸的义气。

  孟追虽然知道自己是收养的,但是却在李月寒和孟祁焕的授意下,一直喊他们夫妻俩爹娘。这会儿,孟追倒是有几分当大哥的感觉了。

  虽然孟追是三个小不点里最小的那个……

  但是因为是同一年的缘故,孟追常常把自己放在大哥的位置上,又因为自己是养子,所以不自觉的就会对孟时逸和孟婴宁多几分照顾。

  “追哥哥,你说反了,要是爹娘知道是我非要去华希县的话,他们才不会生气罚你们俩呢。”孟婴宁靠在何山身上,喝了水又吃了几口烤饼,这才懒洋洋的说道。

  小姑娘自小就是全家的心头宝掌上珠,在家里有女儿奴老父亲溺爱,出门有两个哥哥护着,且因为出生就被下黑手的缘故,李月寒对她虽然严厉也多有偏疼,所以孟婴宁这话说出来,两个哥哥跟何山也觉得很有道理。

  “阿宁说得有道理!”孟追认真的跟孟时逸说道:“爹娘肯定舍不得责罚阿宁的!”

  “对,”孟时逸有气无力的抬了抬眼皮:“所以不管怎么样,爹娘都会罚我们俩的。”

  空气顿时一窒,大家都不约而同的沉默了下去。

  何山赶紧把吃的分给兄弟两个,这才打破了尴尬的气氛。

  一大三小几人在火堆前坐了一会儿后,三个小的又打起了盹,何山便把他们送到马车里,自己则靠在马车外面守夜。

  一双眼睛瞪得圆圆亮亮,仿佛猫头鹰。

  从国都道华希县这条官道每天要走好多人,所以十分安全,就算是夜晚也不用太过担心。

  但是何山却一点都不松懈,瞪着眼睛守到了后半夜。

  然后眼皮子开始沉重了起来,眼前的影像也在不停的打转。

  “咻——”一阵轻轻的破空声传来,隐约还伴有衣料划破空气的烈烈之声,何山一下子就精神了!

  “别动!”一个不辨男女的声音从何山的身侧传来,何山这才惊觉这人居然已经到了自己身边,马上就要进到车厢里了!

  哪里还管得了那么多,当即一个无影手,狠狠的将对方抵在他脖子后面的匕首给打掉,随后反手一记擒拿,将那人摁在了马车板上。

  “你是什么人!”何山怕吵醒孩子们,压低了声音问道。

  “兄台手下留情,我只是路过,无意打扰你们!”黑衣人认怂的速度是何山生平仅见的快:“本来只想和你搭伙儿歇个脚,没想到惊到兄台,我这就走!”

  听了这话,何山眯了眯眼睛,手上的力道松了松。

  黑衣人马上挣脱了何山的擒拿,迅速窜进了黑暗之中。

  何山松了口气,正打算去查看孩子们的情况的时候,一个皙白的小手推开车厢门,孟婴宁竟然醒了。

  “山叔叔,”孟婴宁和何山打了个照面:“刚刚是歹人吗?”

  “不是,路过的。”何山怕吓着小姑娘,没有明说。

  “山叔叔,钱没了。”孟婴宁认真道。

  何山这才下意识摸了一下自己一直绑在腰间的小兜,里面可是放着孟婴宁用半个月时间从老父亲那里要来的银子!

  居然真的没了!

  那个人是贼!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