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664章 钱被偷了,我偷回来了!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64章 钱被偷了,我偷回来了!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偷到我们头上来了,简直胆大包天!”何山的脸色难看至极,但是却不敢丢下三个孩子去追那个贼。

  毕竟比起银子来说,孩子们的安全更重要。

  “没关系,我偷回来了。”孟婴宁笑眯眯的从袖子里掏出一个何山十分眼熟的小兜。

  何山:(°Д°)

  “他在我们的马车上停了好一会儿,山叔叔一直在睡觉,他下手的时候半点都没有遮掩。我正好醒了,车厢门没关严,我顺手就拿了回来。”孟婴宁把小兜放到何山的手上:“山叔叔这次要保管好哦。”

  何山仿佛在做梦一样。

  钱被偷了!

  不,钱被世小姐偷回来了!

  这他妈什么奇葩反转?

  孟婴宁把小兜交给何山之后,就回车厢里继续睡了。

  何山这次是一点睡意都没有了,天刚蒙蒙亮,他就轻轻摸了摸马屁股,马儿拖着马车,缓缓的往前走去。

  傍晚时分,他们一行人终于到了华希县。

  找了八仙酒楼住下之后,他们早早的就睡下了。

  何山去找掌柜的打听了一下孟祁焕夫妻俩的事情,得知王爷和王妃昨天晚上到的华希县,今天一早就去了盐田,这几天都会在盐田那边不回县里之后,何山莫名的松了口气。

  好生睡了一觉之后,第二天,何山被兴奋的三个小祖宗从美梦之中叫醒,陪着他们逛了早市,吃了早茶,又陪着他们去乐馆听曲,在酒鱼楼美美的吃了一顿之后,下午才拖着疲惫的身子,怀里抱着一个累极睡过去的孟婴宁,手里牵着一个闭着眼睛走路的孟时逸,身边还跟着一个被他用衣摆绑着手腕往前带着走的孟追。

  何山自被分来保护兄妹三人到现在,头一次真切的感受到了什么叫做身心俱疲……

  回到客栈,何山把孩子们安置妥当,倒头就昏睡了过去。

  傍晚毫无疑问的又被睡了一觉精力充足的三个小祖宗从美梦中挖了出来,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陪着三小只逛了夜市,吃了夜宵。

  华希县没有宵禁,夜市开得极为热闹,人还很多。何山仿佛老母鸡一样,死死的护着身边的三个孩子,生怕被拍花子的人找到下手的机会。

  “哇!”路上有江湖卖艺的艺人表演喷火,表演的还是一个看起来十分稚嫩的小少年,顿时就吸引了三个孩子的注意力。

  “各位父老乡亲,各位兄弟姐妹,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给声吆喝,咱大本事没有,小花招不少,博各位一笑了嘿!”

  那小少年表演完喷火后,跑场的很快就举着小铜锣挨着人走了一圈儿。

  孟婴宁看得上头,二话不说就从何山腰间掏了一小块散碎银子丢进了小铜锣里。

  “这位小小姐出手大方,咱让给您单独来一段儿,随便选!”跑场的也机灵,见孟婴宁出手大方,而且身边的大人面上没有半分不悦,当即就捧了起来。

  一边说着,一边还把节目单给递了过来。

  孟婴宁抿着嘴唇在上头看了好一会儿,边上的围观群众急不可耐了起来:“跑场的,一个四五岁的小丫头又不懂字儿,你跟小丫头讨什么好呢!”

  “就是,我家这么大的丫头连自个儿名字都不会写,你可赶紧让你家孩儿表演吧,我们虽然出手不大方但是也都打了赏的!”

  四周嘈杂的声音不绝于耳,何山正准备出声呵斥的时候,孟婴宁抬手又从他腰间掏了一个散碎的小银子,笑吟吟的看着跑场的,道:“我要是再给一次赏,是不是能点两个节目?”

  “诶?”饶是跑场的走南闯北这么多年,也没见着哪个四岁丫头胆儿这么大的,一下子没答上来。

  孟婴宁一把将银子放进他手里的小铜锣里,指着那节目单上的两个位置道:“我要看金枪锁喉和胸口碎石,就要刚刚喷火的小哥表演!”

  一听这话,大家伙儿都沸腾了。

  喷火的那个小少年顶多八岁九岁,但是金枪锁喉和胸口碎石没个十几年的功夫是练不出来的。

  没想到这小姑娘不过四五岁的样子,心思居然这么狠毒!

  “小小姐,恐怕不太行,咱们家隽儿虽然有点功夫底子,看起来是长得快,个子也高,但是他也不过才八岁,这两个节目隽儿表演不了!”跑场的倒是没有让人硬着头皮上,而是把两块小银子挑了出来还给孟婴宁:“您这份赏我们要不起。”

  说完就打算走。

  孟时逸想都不想就把跑场的给拉住了:“我妹妹给出去的赏还没还回来的道理,既然出来跑江湖卖艺,功夫不到家也别这么埋汰人!”

  跑场的显然见惯了这样的事儿,并没有看低孟时逸的样子,回过头照旧陪着笑脸:“小公子,咱们家隽儿真演不了小小姐要看的节目,要不这样,我们不收您银子,换人给您表演这俩节目如何?”

  “不如何,我们家妹妹已经点了名给了钱,你们要是不能行,最开始就别嚷嚷着随便选!”孟追挺着小胸脯和孟时逸站到了一起。

  跑场的也不跟孩子计较,而是看向了一言不发的何山:“这位大人,要不您劝劝您家孩子?”

  “抱歉,我觉得他们说的有道理。”何山虽然不解孟婴宁为什么突然发难,但是这么几年相处下来,他多多少少对这位小小姐有所了解。她虽然在家里嚣张跋扈,但是出了门之后却从来不轻易表露自己的情绪。

  她会突然发难,一定是有原因的。

  就算没原因……何山也不敢拦孟婴宁……

  跑场的好话说了一圈,见他们一行人谁也不松口,顿时脸就放了下来:“看来几位是有心来砸场子了!”

  “你这人好不讲理,明明是你说的随便点,怎么又成了我们砸场子了?”孟婴宁清脆的声音不轻不重的响了起来:“若是我们要砸场子的话,就不会跟你好声好气的讲话了!”

  “黄口小儿,真当自己有几个钱就了不得了!”跑场的一点儿也没客气,转身就要走。

  孟追反应迅速,身形一动,跑场的手里拿着装钱的小铜锣就被他拿到了手里。

  跑场的只觉得眼前一花,定睛一看,哟呵,小屁孩儿居然把他锣给抢了!

  这下算是彻底点燃了跑场的火气:“兄弟们,有人砸场子,抄家伙!”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