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668章 我要追随王妃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68章 我要追随王妃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王妃英明睿智,自然是什么都猜得到。”钟隽也不否认,恭敬的跪在李月寒面前:“我是真心想要追随王妃的。”

  “理由呢?”李月寒问道。

  “理由就是我想要自由。”钟隽说着,抬头看向李月寒:“我的确是神偷组织的钟鬼手,但是我并不想当贼,若不是我师父用毒控制了我,我也不会听话去偷东西。”

  “你师父是什么人?”李月寒问道。

  此时夜色已深,今日孟祁焕被孟时逸和孟追拉去陪睡,李月寒和孟婴宁睡一起,要不然,此时的钟隽,只怕已经被孟祁焕给丢出去了。

  一个男孩子半夜跑到他老婆女儿的房间来,简直是不想活了!

  “我师父,是神偷组织的创始人,当年的江洋大盗,桑启。”钟隽道:“我师父不是东翰国人,听说,她曾经是什么公主,具体是谁我也不知道。”

  神偷组织是五年前出现的,他们专挑有钱人下手,偷走东西之后还会留下神偷xx到此一游的标记,属实嚣张。

  但是因为神偷组织只对有钱人下手,这些人一般都有一些灰色收入,经不起查,所以不敢报官。但是事情多了总会有风声传出,不少人都把神偷组织当成侠义之辈,心里万般佩服。

  可贼就是贼,就算是侠义之辈,也不代表他们做的事情是对的。

  这些年过去,官府掌握了不少神偷组织的情报,也算是对这个组织有几分了解。

  而这次他们放话说祁王妃不仁义,拿着炼盐之术却不肯造福百姓,他们神偷组织要替天行道,把这炼盐之术从祁王妃手里偷出来,广而告之。

  为此,李月寒特意让人暗中查了许久,算是有些眉目。

  但是对于他们的头领桑启,却一直没有查到任何线索,只知道她是一个女人,从不以真面目示人,很是神秘。

  钟隽的话,无疑给了李月寒一个启发。

  “你是从什么时候跟着你师父的?”李月寒柔声问钟隽。

  “我记事起就一直是师父的徒弟,以前的事情都不记得了。”钟隽认真答道:“组织里还有很多跟我一样的孩子,我们从小生活在一个山谷里,接到任务之后才会被送出山谷。”

  “你如今八岁,成名于三年前,也就是说你五岁就名声大噪了,可是我不明白,一个五岁的孩子,是如何成为一代鬼手神偷的?”李月寒不慌不忙的将旁边听的认真的孟婴宁抱在怀里,靠在软榻上,问着钟隽。

  “钟鬼手只是一个名号,只要是能出谷的孩子,都可以顶着这个名号出活儿。”钟隽答道:“我们有的人会混入人伢行里,有的会化妆成乞丐,有的会像我一样跟着某个江湖卖艺的组织走南闯北,我们都可以是钟鬼手,所以大家才会觉得钟鬼手很厉害,神出鬼没。”

  “你的话很矛盾,”李月寒面色平静的指出他话语里的漏洞:“我最开始问你的时候,你说你的确是神偷组织的钟鬼手,现在又告诉我钟鬼手不是一个人,只是一个名号,那么你最开始说起钟鬼手的时候,为何不加上‘之一’这两个字?”

  听了这话,钟隽抿了抿嘴唇,没有回答。

  “你走吧,我这里不需要你效劳,我也不会把一个贼留在身边,更何况你们神偷组织还想要炼盐术。”李月寒知道就算是又把这孩子关进大牢也没用,所以并不打算继续跟他说下去。

  “可你之前不是说,关我一年,一年之后把我送到王府管教的吗?”钟隽急了:“我是真的想离开神偷组织,我不想当小偷,你就不可以把这一年时间提前吗?”

  或许是因为他的语气不太友好,一直缩在李月寒怀里的孟婴宁抬头盯了他一眼。

  令人脊背生寒的一眼。

  “娘亲,他很讨厌。”孟婴宁到底没做出惊人之举,而是不满的跟李月寒抱怨。

  李月寒温柔的拍了拍孟婴宁,随后又看向钟隽:“你走吧,不然我可没那么好脾气。”

  “我不走,”钟隽眼神坚定:“我想堂堂正正做人!”

  “你无非就是希望从我能帮你解了神偷组织用来控制你的毒而已,何必绕这么大一个弯子,既委屈了自己,又做得浮于表面。”李月寒毫不留情的拆穿了钟隽:“我猜,你应该是知道本王妃又灵药的事情。”

  钟隽没说话,但是眼神却转开了,根本不敢和李月寒对视,分明就是心虚。

  “想解毒很简单,只要你在大牢里待上一年,一年之后,周县丞会派人把你送到祁王府,到时候本王妃再给你解毒。”李月寒说着,打了个哈欠:“现在就先走吧。”

  “我希望您再考虑一下。”钟隽最后还是在坚持。

  李月寒是真的不耐烦了,忙了一天,累了一天,好不容易可以睡觉了,这个钟隽一再纠缠,这就很让人讨厌了!

  感觉到李月寒浑身气息躁动,孟婴宁当即抬手,正准备做什么的时候,李月寒一把将她的小手握住,后道:“我希望你赶紧滚蛋。”

  说完,神念之力倾巢而出,钟隽只觉得脑仁麻了一下,随后他就昏了过去。

  孟婴宁看着倒在地上的钟隽,拍了拍手,四周传来窸窸窣窣之声,随后,一群拇指大的蚂蚁从各个角落里爬了出来。

  “娘亲,让小蚁蚁把他吃了吧!”孟婴宁充满期待的看着李月寒。

  李月寒摸了摸孟婴宁的小脑袋,坚定的拒绝:“不行,你不能用操控毒物的力量杀人!”

  “喔……”孟婴宁叹了口气,一挥手,蚂蚁们把昏倒在地的钟隽抬了出去。

  李月寒关上房门,灭了灯之后抱着孟婴宁睡了下去。

  自从四年前解决完南疆少主之后,孟婴宁仿佛一夜之间就变了个模样,好像南疆少主的驭毒之力都到了孟婴宁身上。

  在当时,南疆少主死后,孟婴宁体内的无情蛊就已经失效了。

  之所以等四年才对外宣布孟婴宁的怪病好了,紧紧只是为了给新制让路罢了。

  这四年来,李月寒无时无刻不在给孟婴宁灌输不能随意伤人的观点,好在孟婴宁比一般孩子聪明早熟,所以一直以来都很听话。

  尽管偶尔也会说出刚才那样的惊人之语,但是却是真的从未伤人。

  第二天一早,孟祁焕起床的时候,刚出房门就看到躺在院子中间熟睡未醒的钟隽,顿时黑下了脸!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