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669章 追求自由的钟隽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69章 追求自由的钟隽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事情就是这样的!”孟祁焕发现钟隽之后,马上就把还没醒的李月寒给叫了起来。李月寒简单的给他说了一下昨晚发生的事情。

  “这小子是怎么从大牢里逃出来的?”孟祁焕蹲在还在昏睡的钟隽身边,一脸的不解。

  他可不想再捡一个男孩儿回府,家里有三个孩子就已经够够的了。

  更别提这钟隽今年已经八岁了,还是神偷组织养大的孩子。

  心性已经初定,好坏未知,难以保证是不是假装投诚。

  “我没猜错的话,他应该会类似于缩骨功之类的功法。”李月寒道:“牢房里的门锁都是特制的,就算他开锁功夫一流,也躲不开牢里那么多守卫。”

  “娘亲娘亲,先把他捆起来!”孟婴宁也早早的醒了过来,这会儿正举着绳子跟李月寒说话:“之前他被我们抓到的时候,哥哥给他上了活死扣,我们也给他上活死扣吧!”

  听了这话,李月寒还没回答,孟祁焕就先点头了:“阿宁说得对,得先把这小子绑起来!”

  说完,他就接过了孟婴宁手里的绳子,三下五除二的把钟隽绑了起来。

  也把钟隽弄醒了。

  醒过来的钟隽看到自己又被绑了起来,心里默默叹了口气:“钟隽见过王爷王妃还有世小姐!”

  “你不怕死?”孟祁焕脸色一沉,看着钟隽的眼神顿时就不悦了起来。

  当着他的面和孟婴宁搭讪,这小子怕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我又没做什么错事,为什么要死。”钟隽说得理直气壮。

  孟祁焕抬手就要把这小子砍晕,却被李月寒给烂了下来。

  只见李月寒走到钟隽面前蹲下,手里举着一个漆黑漆黑的药丸,对钟隽道:“你想留在我们身边也不是不可以,把这个吃了,我就留下你。”

  “这是什么?”钟隽问道。

  “世间至毒,”李月寒微微一笑:“这颗药能以毒攻毒,让你体内的毒素不再起作用,同时,你也会中一种天下无解的毒,只有我能让你活下去。”

  听了这话,钟隽愣了一下:“你也想以毒控制我?”

  “当然,不然我为什么要留你在身边?”李月寒语气自然,十分坦率的就承认了。

  “我拒绝。”钟隽硬气的答道:“如果在你身边也要中毒,同样不会拥有我想要的自由,你们松开我,我这就走!”

  说着,钟隽挣扎了起来。

  这时候,孟婴宁突然走过来拍了拍钟隽的头:“你撒谎的水平太差了,你根本就没有中毒嘛。”

  听了这话,钟隽浑身一僵,没有继续挣扎了,但是也沉下了脸。

  “喏,你看,连我女儿都能看穿你的把戏,你怎么会觉得我和王爷会被你骗过去呢?”李月寒说着,耸了耸肩:“无非就是神偷组织让你想办法取得我们的信任,然后混入盐田,把炼盐之术学走而已。”

  “你昨天说你师父桑启不是东翰国的人,好像以前还是个什么公主,我实在想不到有这么个人,但是可以确定的是,你一定也不是东翰国的人。”

  “胡说!”钟隽忍不住反驳。

  就在这一瞬间,孟婴宁一把捏住了钟隽的下巴,把李月寒手里拿着的药丸子一把塞进了钟隽的嘴里,然后还往他的下颌按了一下,钟隽条件反射的做了个吞咽的动作,一下就把药丸吞了下去。

  “你……”钟隽惊恐的瞪大了眼睛:“你是要害死我吗!”

  “不是你说想让我娘亲帮你解毒的吗?”孟婴宁理直气壮:“一盏茶的功夫,你体内的毒就会排出来了。”

  听了这话,钟隽面色更是惊恐:“你在说什么!我明明没有中毒!”

  “你说你中毒了的!”孟婴宁一脸认真的看着钟隽。

  只见钟隽听了孟婴宁的话之后,马上想起了那只毒蝎子,知道孟婴宁肯定又古怪,赶紧弯下腰干呕不止。

  见状,李月寒看了一眼孟祁焕,后者正平静的看着干呕的钟隽,语气十分冷淡:“药丸入口即化,你吐不出来的。”

  “你们太恶毒了!”钟隽狠声骂道:“不想留我就不想留我,我也说了我马上离开,你们还要给我下毒,就这般草菅人命吗?”

  “对,我们就是草菅人命,谁让你送上门找死呢。”李月寒对这个钟隽实在是没什么耐心,丢下这么一句话之后,就抱着孟婴宁走了。

  见李月寒和女儿都走了,孟祁焕也不打算跟钟隽继续废什么话,一手刀落在钟隽的后颈,少年又陷入了昏迷之中。

  把人丢在院子中间,孟祁焕起身追上了妻女,不再理会钟隽。

  一盏茶过去,昏迷之中的钟隽突然咳了几声,一口黑血被他咳了出来,随后,他陷入了更深的昏迷之中。

  与此同时,在房间里的孟婴宁突然站了起来:“娘亲,那个小偷真的中毒了!”

  “嗯?不是你下的?”李月寒还以为是孟婴宁给钟隽下了毒。

  “不是的不是的,”孟婴宁摆着手否认:“我一开始真的没有从他身上感觉到毒气,但是刚刚他咳了一口血出来,那口血里有剧毒!”

  听了这话,李月寒顺手把一块热毛巾递给孟婴宁:“来,洗脸。”

  神偷组织的事儿她肯定会让人继续查下去,但是钟隽这个孩子,李月寒并不打算留在身边,中没中毒的,对李月寒来说,并不重要。

  那些大言不惭说能偷走炼盐术的人,李月寒也不在意,他们想来就来好了。

  说不定还能白得劳动力,这么好的事情,李月寒何乐而不为。

  钟隽这一昏迷就是好几天,李月寒虽然很希望钟隽早点离开,但是却也担心这个孩子会死在这里,所以特意让人照顾钟隽。

  在钟隽这孩子昏迷的几天时间里,孟时逸和孟追带着孟婴宁把盐田附近的山都爬了一遍,甚至还去了一次已经塌陷的地宫山上走了一圈。

  孟婴宁倒是没什么,只是从地宫山回来之后,孟追毫无预兆的陷入了昏迷之中。

  李月寒和孟婴宁把孟追检查了好几遍,却始终不知道孟追昏迷的原因。

  而就在大家束手无策的时候,钟隽突然醒了过来。

  “我知道他为什么昏迷,”钟隽沉睡好几天,这会儿正是虚弱的时候,何山将他抱了过来,他虽然虚弱,语气却很坚定:“我师父,来过……”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