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670章 桑启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70章 桑启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桑启来过华希县的事情,李月寒是知道的。

  但是因为对桑启这个人没有太上心,所以不管是李月寒还是孟祁焕,都不曾警戒。

  如今钟隽这么说,分明就是桑启和孟追昏迷有关。

  虽然孟追不是亲生的,但是李月寒却一直都对这个孩子多有照顾。四年的相处,不是亲生,也像亲生一样。

  “你师父对追儿做了什么手脚!”李月寒冷冷的看着钟隽。

  “我师父她很神秘,每次给我们下任务,她都会提前去任务地点走一趟,为我们之后的动手做一些准备工作。有的时候是下毒,有的时候是毁坏机关。”钟隽被李月寒看得浑身不自在,语速也加快了不少。

  “这次师父也不例外,她离开的时候,还专门找了我一次,告诉我盐田附近有一座地宫山,当年底下是一个深不可测的地宫,后来山体塌陷,地宫被掩埋,但是她发现地宫里的怪物却没有就此死去,其中有一种古怪的蝙蝠,更是产生了变异,变得奇大无比,还有剧毒。”

  “你骗人,追哥哥没有中毒。”孟婴宁马上反驳。

  “我师父对毒术研究很深,所以她的话不会有错,你最开始不也觉得我没有中毒吗?”钟隽苍白着脸笑了笑:“我比你更清楚,我中了毒,并且现在已经解了一半了。”

  “你的意思是,追儿是中毒了?”李月寒拉过孟婴宁,镇定自若的问道。

  “对,他应该是中了那蝙蝠的毒,我师父说过,那蝙蝠浑身上下都是毒,最毒的是粪便,普通人若是接触到那蝙蝠的粪便,就会陷入昏迷之中,而天下能解这奇毒的,也只有那种蝙蝠的夜明砂。”

  夜明砂是中药名称,就是蝙蝠的粪便。

  “你师父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李月寒问道。

  “我说了,我师父对毒术研究颇深,她说有毒的东西,基本没有错过。”钟隽深吸了一口气:“你们若不信我,等上一天时间,孟追公子便会浑身发热、盗汗、抽搐。但是到那个时候,就很可能没救了!”

  听了钟隽的话,李月寒没说什么,只让何山把钟隽带下去休息了。

  屋子里没了别人之后,李月寒给孟追喂了万物生。

  连续喂了好几瓢下去,孟追都没有醒过来的痕迹,这让李月寒很是烦躁。

  这么多年来,这还是第一次万物生不起作用。

  如果真如钟隽所说的,孟追是被那地宫里的变异吸血蝠所伤的话,万物生不起作用,倒是可以理解,毕竟吸血蝠本来就是五百年前的长安门为了守护地宫阻止外人闯入豢养出来的,有克制之法也不奇怪。

  但是钟隽的师父又是怎么对吸血蝠有所了解的,这一点让李月寒很是想不明白。

  李月寒不敢托大,怕耽误孟追的身体,所以犹豫了一刻后,就将万物生灌入了木桶之中,让孟祁焕把孟追放进木桶里泡着,吩咐贺正天看好孟时逸和孟婴宁后,夫妻俩便进了山。

  当年他们能从地宫里走出来,就不怕再来一次。

  走在山上,李月寒谨慎的将神识之力放了出去,一路上都绷着脸。

  看着李月寒紧张的模样,孟祁焕拉着她的手紧了紧:“你放心,追儿肯定会没事的。”

  最开始李月寒把孟追抱回王府养着的时候,他是不同意的。

  除了对王荷花有习惯性的排斥之外,还因为孟追毕竟是王荷花偷情生下的孩子,孟祁焕可不想养一个私生子。

  但是李月寒却劝他,孩子不能选择父母,父母的因也不该报应在孩子身上。而且王荷花和当初那个家奴也都死了,把孟追养在文国公府的话,余泽方夫妻俩毕竟是长辈,还不如趁着孩子小不懂事接到身边来,和孟时逸兄妹俩一起长大。

  孟祁焕好不容易在相处之中接受了孟追这小子,却没想到他会遭遇这样的事情。

  不仅是李月寒担心,连孟祁焕也真情实感的担心。

  “如果追儿真的出事的话,我觉得只会是那个桑启下的手!”李月寒语气十分坚定:“钟隽这小子接近我们,一定还有别的目的,不能轻易放过他!”

  李月寒对人素来多猜疑,钟隽本来就目的不纯,李月寒不可能轻而易举的相信他。

  之所以还是会和孟祁焕上山来找变异吸血蝠的粪便,也是因为实在放心不下孟追,而且喂孟追喝了那么多万物生,这小子都没有半点反应,很难让当父母的人不心慌。

  “回去就让人把钟隽送到国都宗人府地牢里,华希县的牢房还是普通了一点,宗人府的地牢足够把他困住了。”孟祁焕赶紧安慰李月寒。

  “哈哈哈……”一阵银铃般的轻笑瞬间让孟祁焕和李月寒提起了警惕,李月寒的神识如今已经能覆盖之境两公里的范围,这声笑声分明离的很近,但是李月寒却完全不能定位笑声主人的位置。

  “应该是桑启。”李月寒小声的跟孟祁焕说道。

  “不错哦,就是我。”女人的声音忽远忽近:“祁王妃,久仰大名呀!”

  “是你给追儿下的毒?”孟祁焕冷声问道。

  “祁王殿下果然不愧杀神之名,不过一句话也充满了杀气呢。”桑启一边说一边笑:“不错呢,是我下的毒,本来想给你们家三个孩子都下毒的,可惜另外两个孩子太特殊了,完全不起作用呢,看来这个孟追不是你们的亲生孩子呀。”

  “桑启!你想干什么!”李月寒见桑启承认了,完全不能冷静:“有本事你出来说话!”

  “我不!”桑启一口拒绝:“我又打不过你们俩,我干嘛出去跟你说话,反正你们不知道我躲在哪里,我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听了这话,李月寒和孟祁焕都是一阵气结。

  “哎呀,你们不要这么严肃嘛,我没什么恶意呢,只想要祁王妃手中的炼盐术。”桑启又开口了,声音依旧忽远忽近,不能定位。

  “你要炼盐术干什么!”

  “我不告诉你们!”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