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673章 荣江城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73章 荣江城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李月寒的炼油工坊昨天产出一千斤油送入皇宫,还奖励了工坊每个人一人一斤油的消息飞速席卷了国都大街小巷,大家几乎都在议论这件事。

  对此,李月寒却没有半分想要辟谣的想法。

  实际上,炼油工坊昨天一天并没有产出一千斤油,产出三百斤,已经是全天运转的结果了。余下七百斤油都是之前攒着的。

  之所以要放出这样的消息,是因为李月寒打算扩建炼油工坊,并且将炼油工坊的生意完全交给柳家来运作。

  能不能实现一天一千斤的产量,就得看能招到多少人了。

  油和盐不一样,油售价昂贵,而且来源丰富。盐就不一样了,盐是国家的硬通货,所以售价不会很高,而且盐的来源单一,除了矿产,就只有海产。

  所以盐田可以尽可能的多建,炼油工坊就不行。

  新制之下,还田于民,不少百姓的日子大大改善,但是大家骨子里还是节俭的,并不是每一家每一户都愿意花钱买很多油。

  所以李月寒打算扩建国都的炼油工坊,等国都的炼油工坊达到规模之后,再到华希县去建炼油工坊。

  两边的炼油工坊的规模都达到她预想的之后,日产万斤油不是问题。之后再根据行情需要,决定用不用再建炼油工坊。

  这样一来可以实现利益最大化,二来可以杜绝浪费。

  至于日产千斤的消息,就是李月寒为了制造舆论搞出来的。

  果不其然,自从这个消息传出来之后,不少人都开始应征想来炼油工坊上工,玉掌柜和月掌柜放下手里的事儿,专心的给炼油工坊选工人,一刻也不得马虎。

  这段时间,除了炼油工坊的消息之外,国都一片风平浪静。

  华希县的盐田已经完全走上了轨道,有颜家在那里把控,盐的日产量得到控制,盐价也一直维持在基本水准上,很快,凌云帝就开始疯狂暗示孟祁焕可以带着他家李月寒去别地儿搞盐田了。

  眼看着秋收结束,老百姓们有了空闲,也没什么好忙的,天气也不热,正是搞大动作的时候。

  这次要去的地方比较远,估计要年底才能回国都,所以李月寒倒是主动带上了三个小萝卜头。

  至于那个从华希县押回来的钟隽,就一直被关在了宗人府里,桑启仿佛昙花一现一般再也没有出现,但是李月寒却不敢放松警惕。

  这个桑启给了李月寒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她不敢大意。

  王府里一切准备好了之后,已经是十月了。这次要去的地方距离华希县还很远,以王府的马儿的脚力来跑的话,过了华希县,还得跑上三日才能到荣江城。

  毕竟并不是每个地方都适合搭建盐田,每一处地方,都是孟祁焕和李月寒还有李建波查阅了大量的资料之后确定下来的,马虎不得。

  本以为几个小朋友会在路上闹什么幺蛾子耽误路程,所以孟祁焕夫妻俩比计划提前了两天出发。

  却没想到这一路上兄妹三个都老实得不得了,一直到进了荣江城城门,李月寒才意外发现他们一路上这么老实的原因……

  荣江城,八仙酒楼。

  李月寒头痛的看着四个小朋友,孟祁焕则黑着脸站在那里。

  “爹爹,娘亲,是我的主意!”孟时逸勇敢的站出来当背锅侠。

  “你可闭嘴吧,”孟祁焕叹了口气:“你们就算争着承认,我和你们娘亲也知道是阿宁的主意!”

  被当场戳穿,孟婴宁十分不好意思的往孟追身后躲了躲。

  “那个……”被带来的钟隽到底是个八岁的孩子了,又是从小闯荡江湖长大的,自然是比三个五岁的小朋友懂事的多:“王爷和王妃若是不希望带着我的话,我可以马上离开!”

  “不行,钟隽不能走!”孟婴宁赶紧出来阻止。

  “为什么!”孟祁焕就跟被踩了尾巴一样问道。

  “因为……钟隽中了娘亲的毒,随时会死的!”孟婴宁小声的说道:“娘亲总不希望钟隽死掉吧!”

  听了这话,孟祁焕醋意滔天,正打算批评孟婴宁随随便便相信了外面的野小子的时候,李月寒抬手拉了拉孟祁焕,示意他先别说话。

  尽管不爽,孟祁焕还是听媳妇儿的话,冷着脸把头转开了。

  “阿宁,你应该知道钟隽他的师父给追儿下毒的事情,为什么还要留下他?”李月寒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没那么严肃。

  “阿宁从记事开始,娘亲就教育阿宁,不能因为别人的错而迁怒无辜的人,向追哥哥下毒的是钟隽的师父,而不是钟隽,所以我们不能迁怒钟隽,不是吗?”孟婴宁年纪虽小,但是套用起大道理来,却是一套一套的。

  李月寒深吸一口气,压下心头的情绪,继续耐心道:“但是我们不了解钟隽,不能把不了解的人当成自己的同伴,对不对?”

  “娘亲,”孟婴宁摇了摇头:“阿宁跟哥哥们把钟隽带上,不是为了和钟隽当同伴的。”

  “那是为什么?”一旁的孟祁焕立刻警觉。

  闻言,孟婴宁一把抱住李月寒,凑到她的耳边小声道:“娘亲,我知道你和爹爹都在找钟隽的师父,我们把钟隽带上,说不定他的师父就会找上门来,这样就可以给追哥哥报仇了!”

  听了这话,李月寒简直是哭笑不得。

  她怎么忘了,她这个女儿从小古灵精怪,虽然看着天真无邪善良可欺,但是主意正着,是绝对不肯吃亏的主儿。

  这会儿听孟婴宁这么说,李月寒立刻就放心了下来。一把将孟婴宁抱在怀里,站起身看了一眼正生闷气吃飞醋的女儿奴,随后吩咐贺正天:“正天,在荣江城的这段时间,你就负责看紧钟隽吧。”

  “月寒?”孟祁焕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

  “何山还是照顾孩子们,我和王爷明日就要开始忙了。”李月寒干脆把孟婴宁塞到孟祁焕的怀里,让孟婴宁自己去跟这个女儿奴老父亲解释。

  钟隽就这么留了下来。

  大家本来都以为,钟隽只是暂时同行,谁也没想到,这个暂时,会这么长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