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676章 似毒非毒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76章 似毒非毒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把钟隽留下后,李月寒带着孩子们从另一边飞快下了楼,一拐弯,从后门离开了水仙坊。

  回到八仙酒楼,李月寒一直紧张着的心才放松下来,松了口气之后,挨个儿把孩子们检查了一遍,又让孟婴宁确认了一下大家都没有中毒,完事儿还给每个人都喝了一瓢万物生,这才算是彻底放心了下来。

  李月寒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紧张,记忆里,她从来到这个世界开始,就一直没有过这种危险即将来临的感觉。但是桑启却给了李月寒这种感觉,并且让李月寒不自觉的走进这种紧张的状态里。

  如今这个桑启来意不明,李月寒不敢贸然和桑启对上。她有直觉她和桑启是两种人,而且确定桑启是后世来者,她想要炼盐术也是为了确定李月寒的身份。

  虽然不知道桑启想干嘛,但是李月寒却知道,不能让桑启知道她是穿越者。

  同时,也要保护好同为穿越者的父亲李建波和江明。

  想到这里,原本打算在荣江城里吃喝玩儿乐的李月寒当即决定,马上收拾东西,去内海和孟祁焕会合。

  她只是一个寻常的女人,但是桑启不是,她绝对不简单!

  “王妃,如今天色已晚,恐怕我们天黑之前赶不到内海,不如等明天再启程吧。”贺正天不知道李月寒这突然是怎么了,但是还是尽心的劝她。

  “我等不了了,必须得马上离开这里!”李月寒心头仿佛灼烧一般着急,以至于她甚至一边收拾着行李一边微微颤抖。

  “王妃,不如让我先给王爷送个口信,飞鹰传信到内海的话,速度很快的。”贺正天见李月寒状态不对,一边说着一边给一旁绷着小脸的孟时逸使了个眼色。

  孟时逸当即心领神会,和孟追对视一眼,马上倒入孟追的怀里。

  孟婴宁见状,惊呼一声“哥哥”,成功把正在收拾行李的李月寒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

  “阿逸,阿逸怎么了!”李月寒赶紧扑了过来,查看着孟时逸的状态。只可惜她前世学的是临床医学,不会行针号脉,只能通过体表特征来判断病情。

  可孟时逸本来就是装的,自然没有什么体表特征。李月寒简直要急哭了……

  就在这个时候,孟婴宁却突然站起身拉了拉贺正天。

  “娘亲中毒了。”她小声的跟贺正天说道:“也不知道是毒还是什么,我感觉娘亲的状态不对,你让娘亲先睡一会儿吧。”

  一听这话,贺正天心头一紧。

  难道要把王妃打晕吗?

  这不是以下犯上吗?

  他不敢啊!

  没等他这边纠结完,那头,何山已经动手了。因为何山是专门找来照顾两个孩子的,所以他会一些医术。只见何山手头一番,一根银针准确无误的扎进李月寒的后脖子。

  紧接着,李月寒就昏了过去。

  天生神力的孟婴宁眼疾手快的把娘亲给接住,然后在贺正天和何山的帮助下,把李月寒抬到了床上。

  孟婴宁把嘴唇贴在李月寒的手腕脉搏处,过了一会儿,她放下李月寒的手腕,认真的看向贺正天:“贺叔叔,请你马上给爹爹写信,娘亲的状态很不好。”

  “好。”贺正天点了点头就走出了房间。

  “阿宁,娘亲怎么了?”孟追忧心忡忡的看着躺在床上的李月寒问道。

  “不知道,娘亲不像是中毒,但是娘亲的症状又的确是药物所致。”孟婴宁也满脸愁容。

  “我先用银针给王妃梳理气息,说不定有效。”何山一边说着,一边给李月寒下针。

  这一次出门,李月寒并没有带着玉妆,所以身边也没有个贴身照顾的人呢,孟婴宁虽然年纪尚小,但很懂得照顾人。孟追看着孟婴宁守在李月寒身边,心里也是放心。

  孟时逸拉了拉孟追,孟追便跟着孟时逸出了房门。

  “我们去找钟隽。”孟时逸关上房门,立刻板着小脸跟孟追这么说道。

  “钟隽?你怀疑是他?”孟追问道。

  “我不是怀疑,我是确定。”孟时逸一边说着一边往外走:“娘亲和我们在水仙坊的时候,是钟隽认出了他的师父桑启,但是当时桑启和我们的距离很远,要下手的话有一定的难度。只有钟隽一直跟在我们身边。桑启之前能预判我们上山玩耍的路线,提前埋好了夜明砂之毒,证明她的心思缜密,身为桑启的徒儿,钟隽肯定也不一般。”

  “之前娘亲说什么都不让钟隽跟着我们,我还不理解娘亲的用意,现在我明白了,娘亲怕是早就看穿钟隽心思深沉了。”

  说话间,兄弟二人迈出了客院,然后双双停下了脚步。

  钟隽。

  “你还有脸上门来!”孟时逸冷着脸看着钟隽。

  见状,钟隽苦笑:“我猜到了,是不是有人出事了。”

  “你自己心里没数吗?”孟时逸冷声道:“难不成你还打算演一出十分无辜的戏码不成!”

  “我就知道你们会这么想。”钟隽叹了口气:“若是我说,不是我动的手,是我师父呢?”

  “你当我们傻吗,你师父当时在楼下,就算她用毒手法再高明,也不可能毒得到楼上!”孟追见钟隽这般作态,也十分不爽了起来。

  钟隽见他们兄弟俩都不信自己,只能耐着性子继续解释:“我知道你们肯定不相信我,但是我师父这个人心思缜密,十分狡猾,她做的事情都是算准了的,比如你们几人去地宫山的时候,她观察了几天,就推算出了你们将会走的路线,提前埋好了夜明砂之毒,今天的事情也是一样的,她算准了你们会为了避开她而走后门,所以早就在后门埋好了陷阱!”

  孟时逸心里头娘亲最大妹妹第二,连孟祁焕都排在后面,这会儿自然是不会轻易的相信钟隽的话:“你说这些又没有证据,你本身就有嫌疑,我们凭什么相信你!”

  “我这里有解药,可以解世小姐身上的毒!”钟隽说着,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瓶子。

  孟追不似孟时逸心思缜密,一听说是解药,马上就伸手去接。

  孟时逸当即把孟追拉到身后,小脸满是阴鸷,狠狠的看着钟隽:“你又哪里来的解药!你又怎知是阿宁中毒!”

  被他这么一问,钟隽当场愣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