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677章 桑启上门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77章 桑启上门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哇,好聪明的小屁孩儿!”一个年轻的女人拍着手从门后走了出来,是桑启。

  她依旧穿着在水仙坊的时候看到的那身女扮男装的衣袍,乌黑的长发被盘成了男人发髻的模样,挽在头顶,头上戴着银制发冠,一派清风俊朗。

  “桑启,你还敢上门!”孟时逸恶狠狠的看着她,语气颇为不善。

  “我为什么不敢上门,我要是不上门,你的家人不就救不活了,”桑启背着手站在钟隽面前:“还是说,你希望你爹娘只爱你,不希望他们把注意力放到你妹妹的身上?”

  虽然孟时逸和孟追都不明白,为什么桑启和钟隽都认定是孟婴宁中了毒,但是哥俩儿反应很快,一个二个都没有说出真正中毒的人是谁。

  “你这是在挑拨离间!”孟追骂了一声:“我们才不会上你的当!”

  “嗯嗯,我信我信。”桑启连连点头:“但是你们总得让我给你们的妹妹解毒吧,不然时间久了,说不定会伤到脑子呢。”

  听了这话,孟时逸紧了紧孟追的小手,孟追正要说话,收到信号后马上闭了嘴。

  孟时逸镇定的看着桑启,淡然开口:“我娘亲医术高超,不用你来假好心。”

  “我怎么就是假好心了呢,你们的药可解不了我的毒。”桑启倒是很耐心,虽然长了一副好看的脸,但是此时却半点都不讨两个小朋友的喜欢。

  “我娘亲比你更懂药,也比你更懂毒,你死了这条心吧!”孟时逸还在试探桑启。

  他是兄妹三人之中,唯一一个知道李月寒不属于这个时空的人。虽然他小小的脑袋还不明白这代表着什么,但是他却很明白如何利用这一点。

  “不不不,不可能,你们这个年代的人,怎么会了解高科技的东西。”桑启耐心十足,缓缓摇了摇食指,一脸的自信。

  “是吗,你所谓的高科技,难道比我娘的炼盐术和炼油术还要厉害吗?”孟时逸见桑启露出了马脚,也谨慎的透露了一点点:“我爹爹曾说过,我娘的炼盐术和炼油术,至少让我们东翰国超前发展了几百年!”

  听了这话,桑启当即双眼放光:“小朋友,跟姐姐说说看,你娘的炼盐术和炼油术是怎么样的?你爹娘谨慎,不管是盐田还是炼油工坊都守得严严实实的,根本不让人有学习的余地!”

  “我不知道啊。”孟时逸理直气壮道:“我只知道非常厉害,阿!姨!”

  被孟时逸喊了阿姨,桑启的脸色一下就不好看了起来:“叫姐姐,叫我姐姐!”

  “我爹娘没有给我们生姐姐!”

  “你这小屁孩儿,不知道对年轻漂亮的姑娘不能喊阿姨的吗!”

  “不知道!”

  “你家教怎么这么差劲,亏你还是祁王府的世子呢!”桑启说着,眼珠子转了转,落到了孟追的身上:“话说,祁王世子是你弟弟,你一点都不在乎吗?”

  孟追十分镇定坦然:“为什么要在乎,我本来就是爹娘捡回来的孩子,你以为我不知道?”

  听了这话,桑启气得半分钟不知道说什么好。

  钟隽见自家师父气在原地不说话,从后面拉了拉桑启的衣摆:“师父,我们还是走吧。”

  “不走!”桑启干脆蹲到了地上:“反正我今天就是要见你们娘,我就是要给你们世小姐解毒!”

  “你这人真有意思,给我们下了毒又要给我们解毒,你算老几啊,什么都得听你的!”孟时逸出言讽刺。

  “你懂什么,我这是在寻找同类!”桑启掀起眼皮看了孟时逸一眼。

  “感情你不是人呗?”孟时逸自小毒舌,这会儿更是毫不客气。

  “……”古代的小朋友都这么会说话吗?她,桑启,在线自闭!

  双方就这么在八仙酒楼的客院里僵持在了一起。

  荣江城的八仙酒楼制式和国都的不一样,荣江城的八仙酒楼占地面积是国都八仙酒楼的三个那么大。普通的客房就在八仙酒楼的二楼,但是最好的客房,都在八仙酒楼的院子里。且最好的房间,是一个单独的院落,李月寒他们一行就是住在这个小院落里。

  所以这会儿并没有打扰到别人,也没有引来别人的围观。

  贺正天把今天的事情悉数写进了信里,放飞了飞鹰之后回来,就看到一个男扮女装的陌生女子耍赖一样的蹲在他们院子门外,身边还跟着钟隽,正和孟时逸还有孟追对峙,当即紧张了起来。

  二话不说,上前就是一脚,直逼桑启的面门而去。

  一旁的钟隽见状,几乎是想都没想马上就挡在了桑启的身前。

  桑启也是手比脑快,飞速站起身避开的同时,还把钟隽一把捞在怀里,齐刷刷避开了贺正天的第一攻击。

  一击未中,贺正天马上又攻了过来,招招凌厉,直逼面门。

  那桑启的身手也非泛泛之辈,一边躲避着贺正天的攻击,一边还有余力护着钟隽。

  一连十几招下去,桑启成功被贺正天逼出了院外,然后贺正天才收手,转身就朝院子走去。

  “喂,你这人有病是不是啊!”桑启气得当即骂出了声:“无缘无故动手,你有事啊?”

  “赶紧滚,不然杀了你!”贺正天回头凉凉的看了桑启一眼。

  桑启当即不乐意了:“谁杀谁还不一定呢!风大小心闪了舌头!”说完,她以手为爪,朝着贺正天的后心就掏了过来。

  贺正天的反应极快,微微一闪,右手跟铁钳一样死死的捏住了桑启的手腕,而后一甩,桑启凌空打了个转,被贺正天直接丢了出去。

  好在桑启身法不错,才不至于摔个狗啃泥,但是也是十分狼狈:“喂,你这人就不知道怜香惜玉吗!我好歹也是个女孩子啊!”

  “女扮男装出门,就别想别人把你当女人看待!”贺正天站在兄弟俩身前,气场全开的模样,倒是有几分像孟祁焕。

  “你……”桑启也知道是自己理亏在先,但是她也是真的急:“总之我跟你说,你们家世小姐中了我的毒,要是不让我进去给她解毒的话,她过了今晚就会大脑受损变成一个白痴!”

  “虽然不知道你哪里来的自信,但是我对你下作的行为十分反感。”一个带着几分虚弱的女声传来,孟祁焕和孟追的脸上同时一喜。

  李月寒醒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