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680章 历史老师风评被害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80章 历史老师风评被害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在桑启的叙述之下,李月寒也明白了她的难处。

  当年,在宗政轩的牵桥搭线之下,烈岚国和玄竟国暗通款曲,为了表示友好,烈岚国把自家长公主嫁给了玄竟国国王。后事情败露,玄竟国国王当即宣布处死了烈岚国长公主。

  而在桑启的叙述之下,李月寒听到了另一个版本。

  当年,玄竟国国王上官瑞昱为了平息东翰国的怒火,下令把桑启关进了地牢里。彼时,桑启已经怀孕了,所以最后上官瑞昱是让人找了一个女死囚冒充桑启当众处死。

  原本的桑启被上官瑞昱的宠妃一剪刀扎死了,这个桑启就是那时候穿过来的。

  说来可怜,她自幼被拐走,因为长得乖巧,所以被训练成了小偷。最后一次偷东西被人追着跳了河,一睁眼就发现自己躺在一个昏暗的地牢里,身怀六甲不说,胸口还插着一把剪刀。

  为了活命,她想方设法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逃出了地牢,却因为伤势太重,半路昏迷,被一户农户捡了回去。再醒过来的时候,那人扒光了桑启的衣服,不顾她是孕妇还重伤在身,想要侵犯她。

  桑启失手把人杀了之后,反而在那人的家里住了下来。好在那人住在山里,平日里没有来往的左邻右舍,所以桑启一直住到了生下孩子。

  还没等桑启出月子,她杀人的事情就败露了。不得已之下,桑启只能带着孩子逃进了深山里。

  因为烈岚国和玄竟国都被东翰国压得不敢抬头,所以她这个当初为了联姻嫁到玄竟国的长公主只能死,不能回娘家,回去了,烈岚国为了向东翰国表忠心,她也是死路一条。

  而玄竟国国王本来也只是看在她怀孕的份上暂留她一口气,一旦回玄竟国王庭,桑启交出孩子,依旧是死路一条。

  所以桑启躲了起来,这一躲就是好多年。

  可是她毕竟是个活人,还要养活一个孩子,所以她这些年没少当贼。

  “我只会偷东西,别的手艺没有,就连书都没读过。要不是当年组织里有个以前当历史老师的大哥教我们这些孩子们读书,我连字都不认识。”桑启说着,无比惆怅的叹了口气。

  听完了桑启的故事,李月寒的饭也吃的差不多了。放下筷子后,李月寒看向桑启:“说了这么多,你找上我的目的可以说了吧。”

  桑启噎了噎,不敢看李月寒,低声道:“我想回家。”

  “虽然我不懂你的回家是什么意思,但是我猜你是想回到你的千年之后,很抱歉,这一点我实在帮不了你。但你要是想回烈岚国,我倒是可以帮你。”李月寒故意装傻。

  谁知道桑启的话几分真几分假。毕竟从她刚刚的叙述来看,桑启可是对自己会用毒这一点闭口不谈,所以李月寒并不觉得桑启的话可以全信。

  “回烈岚国?”桑启笑了笑:“算了吧,我还不想死。”

  说完,她拍了拍正在吃东西的钟隽,钟隽马上放下筷子,跟着桑启站起身。桑启冲李月寒抱了抱拳:“多有打扰,还请祁王妃恕罪,我这就走。”

  “等等,”李月寒出声拦住了她。

  桑启顿时面露喜色。

  “说好了早饭你结账。”李月寒轻飘飘的丢下这句话,把那块烈岚国王族玉佩丢到了桑启的怀里:“我可没钱!”

  说完,李月寒转身就走。

  看着李月寒的背影,桑启气得捏紧了拳头。

  “师父,祁王妃不相信我们。”钟隽在一边补刀。

  “我知道!”桑启没好气的应了一声,忍痛从荷包里拿出一块偏大的碎银子,递给柜台称重结账后,把剩下没吃完的东西全都打包好,这才离开了八仙酒楼。

  桑启前脚刚刚离开酒楼,一个身法极好的暗卫立刻跟了上去。

  这一日,李月寒没有带孩子们出门。

  在桑启的计划里,孟婴宁中了她的毒,就算李月寒不把桑启的毒放在眼里,可样子还是要做一下的。

  毕竟李月寒一点也不觉得,钟隽当初说桑启的毒术天下无人能及这句话是假的。

  同时,李月寒也把桑启的事情写信飞鹰传书给了孟祁焕,同时派人去玄竟国秘密调查桑启所说的事情。若是桑启所言属实的话,总有蛛丝马迹能查到。

  即便桑启今天没有一句假话,李月寒也要小心分辨桑启的来意。

  半个月的时间转眼而过,桑启没有再来找李月寒,孟祁焕这边倒是放了个假。

  毕竟修造盐田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人也不能没完没了的干活儿,所以孟祁焕给所有人都放了一个三天的假期,他自己则连夜赶了回来,同时带回来桑启的消息。

  “她的确是烈岚国当年那个嫁到玄竟国的长公主,确如她所说,当年上官瑞昱砍的是一个女死囚,她逃离王庭之后没多久,上官瑞昱的宠妃炎氏因为谋害王子,被上官瑞昱处以车裂之刑。”房间里,孟祁焕抱着李月寒,声音轻柔。

  “这么说,桑启没有骗人?”李月寒疑惑,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就目前我查到的线索来看,桑启的确没有骗人。但是有没有隐瞒的,就说不准了。”孟祁焕说完,突然紧张了一下:“她说她想回到千年之后,又找上了你,是不是去往千年之后的契机在你身上?她不是还说了她是什么占卜师吗?”

  听了这话,李月寒是又好气又好笑:“她说她是占卜师你就信啊,我还说我是天上的仙女呢,你信不信?”

  “信啊。”孟祁焕说得理直气壮。

  “我很喜欢我现在的生活,所以你不用这么担心。”李月寒搂紧了孟祁焕,柔声安抚着他。

  得了李月寒的话,孟祁焕的心里十分熨帖。翻身将李月寒轻柔的按倒在床上,抬手一挥,一股劲气挥落幔帐,满室旖旎……

  第二天一早,贺正天匆匆从院外走来,手里拿着一枚沾血的羊脂白玉佩,轻轻敲响了房门。

  “王爷,属下一早发现钟隽浑身是血的躺在门外,他说桑启出事了,请求我们出手相助!”

  听了这话,孟祁焕轻轻下床,披上衣服之后,迅速离开了房间。

  屋内,原本熟睡的李月寒缓缓睁开眼睛,看着房门的方向,不知道在想什么。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