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684章 钟隽不是我儿子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84章 钟隽不是我儿子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孟祁焕十分有经验,只瞬间就立刻把绳子在胳膊上卷了几圈,另一只手抱住了树干。

  李月寒只见他被重重的拽了一下,飞速下滑的绳子就被他牢牢的抓在了手里。等李月寒反应过来的时候,孟祁焕已经开始网上拽绳子了。

  不知道下面吊着的桑启情况如何,李月寒迅速的上手跟孟祁焕一起网上拽她。

  在二人的努力下,一直趴在悬崖边上看着的钟隽憋不住了一样大哭了起来,随后,浑身是血满身是伤的桑启从悬崖下面伸出手,手脚并用的爬了上来,然后倒在一旁,使劲喘着粗气。

  “谢……谢了啊!再晚一会儿,我就交待在这儿了。”桑启听到脚步声靠近,转头对上了李月寒的视线,艰难的笑了笑,这般说道。

  李月寒没有搭话,而是抿着嘴唇把她全身上下都检查了一下,而后道:“你伤得很重,好几处地方骨折了,我先给你做一些简单的处理,会很疼,你忍忍。”

  听了她的话,桑启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但是却又忍了回去,轻轻的“嗯”了一声。

  李月寒没有耽误,迅速的找来了几根木头,用布条固定在桑启的腿上。桑启痛得脸色发白,但是却始终一声不吭。

  因为桑启毕竟是女子,所以孟祁焕也只是帮着李月寒找木头和布条,最后李月寒固定的时候帮忙用手扶着而已,从头到尾连个眼神都没有给桑启。

  处理完骨折的腿,李月寒又简单处理了一下桑启的伤口,随后看向孟祁焕:“桑启伤得很重,你能把她背下悬崖吗?”

  孟祁焕:“不能。”

  李月寒叹气:“那只能我来把桑启背下山了。”说着,她装模作样就要去背桑启。

  见状,孟祁焕赶紧阻止:“我背!”

  讲道理,让他接触别的女子,他是拒绝的。但是在他背桑启和李月寒背桑启之间做选择的话,孟祁焕宁愿是自己来受这份罪。

  上山容易下山难,万一李月寒背着桑启下山的时候不小心磕了绊了的,孟祁焕只会更心疼。

  但是就算是妥协了去背桑启,孟祁焕也有自己的原则。

  他先是脱下了外袍,把桑启整个人包了起来,然后……

  直接把桑启给扛到了肩膀上……

  李月寒看着孟祁焕扛起了桑启,顿时目瞪口呆:“不是说背她吗?”

  “我觉得这样比较好。”孟祁焕甚至还腾出了一只手来牵李月寒。

  见状,李月寒赶紧拒绝,扶着被孟祁焕扛在肩上的桑启,催着孟祁焕赶紧下山,还腾出手去牵住了钟隽。

  孟祁焕毕竟懂医,所以尽管是扛着桑启,但是动作也很小心,所以并没有扯到桑启的动作,也没有碰到她身上那些李月寒固定过的地方。

  一直扛着桑启下了山后,把人放到了马车里,孟祁焕仿佛无事发生一般,赶着马车往回赶了。

  马车内。

  桑启虚弱的靠在马车里侧,不知是哭是笑的对李月寒道:“你这个夫君好奇怪一人。”

  “他性子直,你别往心里去。”李月寒随意解释了一声,并没有再多说的意思。

  桑启也不介意,就尬聊:“你们怎么认识的?他一开始就这么爱你吗?”

  “我是他买回去的。”李月寒微微皱了皱眉。桑启不是说之前打听过她吗?东翰国如今到处都在传她的故事,没道理桑启打听了她,却不知道她出身农家。

  “我还以为那些八卦是假的呢,没想到你居然真的是祁王买回家的媳妇儿。”桑启说着,无声的笑了笑:“这次多谢你们了。”

  “你还是谢谢你儿子吧。”李月寒看了桑启一眼。

  桑启一愣,随后有些自嘲:“原来你都知道。”

  “本来不知道的,可钟隽受伤了,我给他处理伤口的时候检查过,他应该六岁半或者七岁,绝不满八岁。再对一下你跟我说过的你的故事,如果你没撒谎的话,钟隽很大可能就是你儿子。”李月寒难得跟桑启说了一大通话。

  “你猜错了,”桑启叹了口气。

  钟隽和孟祁焕在马车厢外面,倒也不担心被钟隽听到,桑启缓缓又开口:“我儿子没满三岁就死了,他是我捡回来的。毕竟是我自己费劲九牛二虎生下来的儿子,就那么死了,我心里也不好受。钟隽很大程度上,是我那个早死的儿子的替身。”

  说到这里,桑启自嘲的笑了笑:“这个秘密原本只有我一个人知道,现在你也知道了,你可不要出卖我啊。”

  “怎么死的?”

  “上官瑞昱知道我没死,自然不会轻易放过我。”桑启的语气不似初见时候的轻松,反而带了几分杀意:“你不是一直很疑惑我的毒术么,实话告诉你,是原来的桑启精通毒术,并不是我。”

  “上官瑞昱这个人本来就有点变态,原来的桑启也有点变态,所以在他们大婚之初,上官瑞昱就中了毒,需要桑启定期给解药。后来上官瑞昱把解药偷走了,就想把人弄死。可当时她怀着孩子,虎毒还不食子,所以给了桑启一点活命的时间。”

  “我把孩子生下来之后,上官瑞昱的人很快就找了过来。因为杀了人,所以我去哪儿都有通缉令。我不是自愿躲进山中的,我是被逼得走投无路了,所以躲到了山里,在悬崖下找了个山洞落脚,为了躲避追兵,我在山洞外面做了毒陷阱。”

  “小孩子么,年纪小,好动,不懂事,上官瑞昱的人找上门来的时候,他慌张之下中了毒被抓走,我苦苦哀求,告诉他们孩子中了毒,他们不信,最后我眼睁睁的看着孩子毒发身亡。”

  说到这里,桑启闭上眼睛:“是我杀了他。”

  李月寒听了桑启的话,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犹豫了片刻后,低头握住了桑启的手:“都过去了,你就把钟隽当成你儿子也不错。”

  “后来,我把那群人都毒死了,化妆成乞丐下山后,被抓到一个人贩子窝点里,里面都是他们那群人从各个地方拐来的孩子,钟隽是里面最小的一个。”

  “然后我把人贩子都毒死了,把孩子们都送回了城里,只带走了钟隽,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也是个人贩子。”说着,桑启自嘲的笑了起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