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686章 简体字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86章 简体字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你先别急,”孟祁焕看出了李月寒的心急,赶紧安抚着她:“现在我们不知道桑启和上官瑞昱谁在撒谎,贸然行动,只会给另一方行便利。这样,我给上官瑞昱写一封信,桑启暂时留在我们身边,荣江城的盐田短时间内不能完工投入使用,正好趁着这个机会我们多了解一下桑启。”

  听了孟祁焕的话,李月寒点了点头:“我本来还想让上官瑞昱来和桑启对峙,是我想简单了,上官瑞昱再怎么说也是一国君主,不可能这么随便的进入东翰国地界的。”

  “总之暂时不要急,”孟祁焕捏了捏李月寒的脸:“既然我们打算帮桑启一把,那么不管她是不是撒谎骗了我们,我们都是看在钟隽的份儿上才帮的桑启,等她伤好了之后把人送走就行了。”

  “桑启会毒,我总是担心的。”李月寒叹了口气。

  说实话,她在看了上官瑞昱的信之后就后悔了。一方面责怪自己不够谨慎,桑启从接近他们开始就一直没做什么友好的事情,但是自己还是因为可怜钟隽帮了桑启,另一方面她也在怀疑上官瑞昱写信的用意。从头到尾,上官瑞昱就没有在信上说明他想怎么样,只简单的解释了一下桑启为什么会离开玄竟国。

  就这些来看,李月寒更愿意相信上官瑞昱是在撒谎,毕竟如果他是真的爱桑启的话,至少不会让桑启伤成今天这个样子,如果他觉得钟隽是他的孩子的话,他也不会纵容手底下的人把钟隽伤成这个样子。

  但是李月寒也不敢笃定,目前来看,桑启接近她,好像仅仅是想要确认她是不是后世之人,想和她报团取暖。可李月寒不敢断定她是不是别有居心,如果是的话,那假设今天的事情都是桑启自己自导自演的呢?

  毕竟古往今来,苦肉计都是上上之策。

  事情太复杂了,李月寒脑子里一团糟。

  孟祁焕拂了拂她的眉心,柔声道:“你相信阿宁,天下毒物都逃不过她的感知。”

  “可之前,阿宁就没有第一时间发现桑启的毒。”李月寒叹了口气。

  “你总要给一个五岁的小女孩儿多一点宽容吧,”孟祁焕把人拥在怀里:“再说了,除了阿宁,不是还有我们吗。”

  “你说的道理我都懂,我就是害怕,我就是担心,不如我们现在就把桑启送走吧!”李月寒闷声道。

  “不差这一个晚上,你也别想太多了。”孟祁焕拍了拍李月寒的背。

  这一夜,李月寒在忐忑中入睡,一个晚上都没有睡踏实,时不时就会醒过来,醒过来的时候就想去看看三个孩子,但是又怕吵到大家休息,只能不安的又翻一个身。

  天光大亮的时候,李月寒早早的就起了身,很快洗漱完了之后就出了房间。

  孟祁焕起得比她还早,李月寒出门的时候,孟祁焕正好端了早餐回来。

  “我去看看桑启!”李月寒说完就要往外走。

  “她已经走了,昨晚半夜和钟隽走的。”孟祁焕说着,一把将李月寒拉了回来,拉进屋内按在椅子上之后,从袖子里掏出一封信:“她让店小二转交的。”

  李月寒赶紧拿过来,拆开看了一眼,顿时皱紧了眉头:“桑启……用的是那个时候的文字!”

  简体字!

  李月寒都记不清自己有多久没有看到简体字了!

  那是不是可以证明,桑启真的是从后世魂穿千年而来的人?

  “她知道上官瑞昱给你送信的事情,她说不想连累我们,所以先走了,还让我们不要找她,要是有需要的话会来求助我们,她是怎么知道上官瑞昱送信的事情?”桑启留下的信孟祁焕并没有拆看,所以并不知道上面说了什么。李月寒一目十行的看完,有些急切了起来。

  “可能是昨天,上官瑞昱派来找到她的那些人说的吧。”孟祁焕不知道在想什么,反应了一下才回答李月寒的话。

  听了他的话,李月寒点了点头:“也对,反正桑启喝了万物生,身上的伤不会有什么问题,走了就走吧。”

  “你不是说她是后世之人吗?”孟祁焕诧异的看向李月寒:“难道不想和她成为朋友吗?”

  “不想,”李月寒摇了摇头:“老实说,我既不相信上官瑞昱,也不相信桑启。刚刚想去找她,也只是担心她和钟隽的伤势。”

  孟祁焕往李月寒的碗里装了半碗粥,后道:“也好,你就和孩子们在荣江城玩儿几天,看看新制在荣江城的效果如何。明日我回内海盐田,加紧把盐田的进度提上去,争取在过年之前榻上回国都的路。”

  “这不着急,反正我们一家人在一起,在哪里都可以。”桑启走了,李月寒几乎是肉眼可见的放松了一些。虽然心里多少还是会担心桑启和钟隽的伤势,但是却不像桑启在身边的时候那么紧张。

  至少桑启走了,对三个孩子隐藏着的危险也就解除了。

  “荣江城这边没有地龙,冬天很冷,我不想你和孩子们受冻。”孟祁焕温柔的看着李月寒,轻声说道。

  话音刚落,门外传来孟婴宁软软糯糯的声音:“哥哥,你们觉得爹爹是不希望我们被冻着,还是不希望娘亲被冻着?”

  “自然是娘亲了,我们只是爹娘之间的意外。”孟时逸叹了口气。

  “也不能这么说,”孟追补充了一句:“我们更像是爹娘之间的事故。”

  听了这话,李月寒一口粥差一点儿就呛进了气管里……

  “臭小子。”孟祁焕哭笑不得的看着门外的三个孩子,一开口,却是把孟婴宁给排除在外了。

  “唉,看来只有我们兄弟俩是事故。”孟时逸装模作样的叹了口气,一脸的受伤。

  “是啊,阿宁是爹爹和娘亲感情的结晶,我们俩是事故。”孟追赞同的点了点头。

  这时,缓过气儿来的李月寒指着门外的三小只,又好气又好笑道:“你们不是意外也不是事故,你们是增进爹娘感情的工具好吧!”

  孟祁焕点头附和:“没错,你们娘亲说得对!”

  三只:算了,和妻奴没话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