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687章 女孩子要矜持一点啊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87章 女孩子要矜持一点啊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对李月寒来说,不管是桑启还是钟隽,都只是忙忙人生之中的一个匆匆过客,李月寒既没有和桑启结交的心思,在双方短暂交集之后,也不会太挂在心上。

  但是孟婴宁就不一样了,钟隽是她长这么大以来交的第一个朋友。

  虽然也没少和柳家李蓉蓉的一儿一女接触,也和沐川灵犀的关系好,但是对于孟婴宁来说,那是不一样的。

  钟隽是孟婴宁长这么大以来,第一个自己交到的朋友。

  桑启和钟隽走后头两天,孟婴宁还没当回事。每天跟着娘亲在荣江城的大街小巷一路吃吃喝喝玩玩,要么就跟着两个哥哥一起读书习字,有事没事还去水仙坊听小曲儿。

  就这么过了几天之后,孟婴宁这天傍晚突然包着一包眼泪拉住了正要进院子的李月寒。

  “阿宁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李月寒见孟婴宁一脸委屈眼眶红红的小模样,当时就心疼的蹲下身子:“不舒服就告诉娘亲,娘亲不给阿宁喝苦汤药。”

  听了李月寒的话,孟婴宁委屈得更厉害了。

  但是小姑娘这次却没有不管不顾的嚎啕大哭,而是强忍着眼泪和委屈,巴巴儿的看着李月寒,软声软气道:“娘亲,娘亲,钟隽是不是死了!”

  那日钟隽带着伤和她爹爹娘亲出门的时候,孟婴宁是知道的。

  后来他们带着浑身伤的桑启回来的时候虽然天色晚了,可是孟婴宁也是听到动静的。

  她知道钟隽受伤了,也知道桑启受伤了。在她小小的脑袋里,只觉得钟隽和桑启两人是在养伤。她虽然年纪小,但是对人的情绪感知也很敏锐,知道李月寒对桑启和钟隽两人一直比较排斥,所以她也懂事的没有去打扰。

  但是都好几天过去了,孟婴宁一直没有见到钟隽和桑启。今天外面玩儿了回来,看着空空的院子,突然心里一激灵,马上就联想到,钟隽是不是重伤不愈,跟他师父一起死了……

  这不想还好,一想就难受得上不来气。

  李月寒听了孟婴宁断断续续的话,心里是五味杂陈。

  难道她的小姑娘这么小就懂了少女心了吗???

  “阿宁乖,听娘亲跟你说,”李月寒忙按下心里那一缕莫名的焦躁,赶紧安抚起了孟婴宁:“钟隽受伤了,钟隽的师父也受伤了,但是他们只是不在我们这里了,并没有出事。”

  “可是……可是他们都受伤了,为什么不留下来养伤!”孟婴宁抿着小嘴唇,看得出来是在努力的忍着不要哭得太大声:“留下来……可以养伤的啊!”

  “有坏人在追他们,他们都是我们的朋友,所以怕把坏人引到我们这里来,所以就先走了。”李月寒从孟时逸的手里接过手帕,温柔的给孟婴宁擦脸:“因为我们是朋友,所以会为对方着想,对不对?”

  “那娘亲为什么不把他们留下来呢?”孟婴宁委委屈屈的流着眼泪,可怜巴巴的说着,鼻头都红了起来:“留下来,我们可以保护他们的呀!娘亲那么厉害,爹爹那么厉害,山叔叔和贺叔叔那么厉害,我们可以一起保护他们的呀!”

  听了这话,李月寒抿了抿嘴唇,耐着性子哄道:“阿宁放心,虽然他们不跟我们在一起,但是却去了一个很安全的地方。这样一来,坏人也不会跟着他们来我们这里。坏人找不到钟隽和他师父就会离开荣江城,那时候我们就可以在一起啦。”

  “真的吗?钟隽和他师父还会回来吗?”孟婴宁抽抽噎噎的问道。

  李月寒摸了摸嫩滑的小脸蛋儿:“一定会的。”

  “那阿宁是不是可以把钟隽留在王府陪我玩儿?”孟婴宁眨巴着充满灵气的眼睛问李月寒。

  听了这话,李月寒只觉得心头一窒息:“阿宁想把钟隽留在王府吗?”

  “嗯!”孟婴宁丝毫没察觉到自家娘亲的心理动态,认真的点了点头,一旁看着的孟追和孟时逸脸色都变了,她还奶声奶气的补充道:“阿宁喜欢钟隽,虽然他蠢蠢的,但是他是阿宁见过最有趣的人,哥哥也比不上的那种!”

  一旁的孟时逸终于听不下去了:“阿宁,钟隽偷东西……”

  “不是被我偷回来了嘛!”孟婴宁当即反驳。

  “可是钟隽和他师父还合伙给追追下毒呢!”孟时逸立刻补充。

  “不要叫我追追,好难听啊!”孟追马上抗议。

  “可是也是钟隽告诉娘亲,追哥哥中的是什么毒呀!”孟婴宁对线孟时逸。

  ……

  李月寒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

  她对这个唯一的女儿是宝贝得不行,从小她身体就不好,还遭了大罪。所以李月寒和孟祁焕对孟婴宁几乎都是捧着护着,从来不敢让她磕着碰着。

  这怎么出一趟门,就看上了一个贼小子?

  “阿宁啊,你是女孩子,要矜持一点。”李月寒见三个孩子干脆就吵了起来,赶紧打断,拉过孟婴宁,认真的看着她,略微严肃道:“女孩子呢,是不可以和男孩子过从太密的。除非是像你两个哥哥,还有宫里的沐川哥哥,还有小姨家的夜儿弟弟,这些都是我们的亲戚,所以可以一起玩耍,但是钟隽不是,所以我们得保持距离,是不能把钟隽带回王府的。”

  说着,李月寒把孟婴宁抱了起来,走进了院子里:“钟隽不是我们的亲戚,不是我们的朋友,你明白吗?”

  孟婴宁使劲摇头:“不明白,娘亲以前不是说,交朋友都是从陌生到熟悉的吗?娘亲当年和爹爹也是不认识的,但是最后还是成了亲戚呀!”

  听了这话,李月寒哭笑不得:“那不一样。你还小,等你再长大一点,你就会懂了。”

  孟婴宁倒是一下沉默了下来。

  李月寒抱着孩子到了院子堂屋里,拿毛巾给他们擦了脸擦了手,正准备给他们倒水喝的时候,孟婴宁突然拉住李月寒的衣袖,眼睛亮亮的看着她:“娘亲,我懂了,我只要和钟隽成婚,就可以把钟隽带回王府一起玩儿了,对不对?”

  好险李月寒没喝水,不然这会儿非得当场呛死……

  好险孟祁焕没听到这番话,不然非得当场暴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