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688章 无事发生哨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88章 无事发生哨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这天,李月寒废了好大功夫,才跟孟婴宁解释清楚朋友是什么意思,夫妻是什么意思。终于说通了孟婴宁放弃把钟隽带回王府的想法的时候,一顿饭已经吃完了,天也黑透了。

  小孩子在外面疯玩儿了一天,回来吃过饭就困了。孟婴宁也不追着要钟隽了,李月寒赶紧抓紧时间把孩子们都洗干净送回房睡觉,这才算是松了口气。

  坐在房间里,卸了发髻和妆容,李月寒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发了好长一会儿的呆。

  要不是孟婴宁今天又提起了桑启和钟隽,李月寒几乎都要把这两个人抛到脑后去了。

  而这会儿再想起这两个人,念头也不是一时半刻就能打消下去的。

  桑启会简体字,那她可以肯定就是后世之人。

  也不知道这个时空是出了什么问题,穿越这种事儿都扎了堆。

  但是一想起天星五河镇的时空异常,李月寒又莫名觉得好像能理解。

  江明穿越的契机李月寒不知道。

  但是李月寒之所以穿了过来,是因为无上君界碧玉章。李建波穿越过来,是因为在他生死一线的时候,李月寒也同样生死一线在生孩子,甚至还回到了那个时候,亲眼看着李建波死在继母王凤的手里。

  李月寒和李建波对过时间,可以确定他就是那个时候穿过来的。只不过当时原主重病卧床,李建波也养了好长一段时间。

  桑启……又是为什么呢?

  越想,李月寒的脑子就越乱。

  看了看外面,天色已经黑了个透,满天星光闪烁,肉眼可见银河。黑色的幕布仿佛洒满了碎钻一般,月亮只露出了一个芽儿,整个星空澄净无比。

  倚着床看了一会儿星空,李月寒叹了口气,摊开手心,一个精巧的哨子静静的躺在手心里。

  李月寒几乎是没有犹豫的把哨子放在嘴边吹了起来。

  神奇的是这哨子居然一点声音都没有。

  而在李月寒收起哨子不过半盏茶的功夫,一个虚影就静静的出现在了她的身后。

  “这是这五年来,你第一次唤我。”那人一开口,就是清冷无比的女声:“是遇到什么麻烦了吗?”

  李月寒看着棠西繁的虚影叹了口气:“是,我遇到了后世之人。”

  “你在开玩笑?”棠西繁连语气都没有变:“后世之人何其难得,且穿越千万年本就是逆天而行,你当谁都有无上君界这样的宝物吗?”

  “是真的。”李月寒拿起那张桑启走的时候留下的简笔字信件,举到了棠西繁面前:“这种文字,是我们那个时代的文字。桑启写字用的也不是毛笔,应该是一种硬笔。字迹是无法骗人的,她的字迹里充满着我们那个时代的连笔和潦草,我不会看错。”

  听了这话,棠西繁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那张薄薄的信纸,随后收回目光,重新看向李月寒:“不过就是几个字而已,虽然缺笔少划,但是字形大概都在,不难学。”

  “不是难不难学,是这种文字在这个时空,我除了我父亲和江明之外,没有见到别人用过!”李月寒收起了信纸:“江明有告诉你他是如何来到这里的吗?”

  “他说自己是走着走着,就走过来了。”棠西繁语气依旧冷淡:“我们都推测他是因为当年南疆十二峒巫蛊大会的缘故,毕竟他是从十万大山里走出来的。尽管不知道他为何一路上都没有碰到别人,但是这一点我可以确定。”

  早在李月寒把江明留在天星五河镇的时候,就暗中嘱托棠西繁想办法弄清楚江明是怎么穿越过来的。当年分别十分匆促,棠西繁和宗政紫优一行人都打算去辽毕烈东,所以很多事情没有交代清楚。

  也就是那个时候,棠西繁把这枚无事发生哨交给了李月寒,只说可以用这枚哨子与她隔空对话,别的什么都没说。

  这些年过去,李月寒始终没有拿出这枚哨子,一直都是以飞鹰传书。

  辽毕烈东被宗政紫优治理得井井有条,还吞下了整个游牧部落之后,他们就回到了天星五河镇,如今的天星五河镇早就不是当年的三不管之地了,在帮派的管理之下,天星五河镇蓬勃发展,大家都跑过去买房落户,一度导致凌云帝看孟祁焕左右不顺眼。

  本来李月寒觉得,她不该去打扰棠西繁的平静生活,毕竟她和她的亲人等了几百年才等来的团聚,她不忍心轻易破坏。

  只是这一次,她实在是忍不住了。

  “南疆十万大山,十二峒巫蛊大会?”李月寒把这几个字反复在嘴里念叨,这才恍然反应过来:“玄竟国在南边,南疆也在南边,而且她穿过来的时候是个孕妇,会不会是这个原因?”

  “我不知道。”棠西繁冷冷的声音毫不犹豫的打断了李月寒的猜想:“我劝你也不要再深究这件事了。本来你们就是逆天而来之人,过多探求,在我们修仙之人眼中,就是目无天道,会被当妖物烧死的。”

  李月寒一时语噎。

  “我还有一个疑问,”李月寒看棠西繁的表情就没变过,还是硬着头皮补充:“桑启跟我说过她遭遇的事情,玄竟国国王也给我们写过信说过当年发生的事情,只是二人言辞之中,好像都不对劲。”

  听了这话,棠西繁居然冷笑了一声:“是不是在那个桑启口中,自己是被迫害的那个,而在那位国王的信里,却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

  “对!”李月寒点了点头。

  “你把他们俩约出来当面对峙不就好了。”棠西繁简直说得理所当然。

  “不是,上官瑞昱好歹也是一国君主,我哪里有这个本事把两个人拉到一起对峙啊!”李月寒简直头大。

  “我有办法。”棠西繁说着,往李月寒的头上拍了一下。

  李月寒只觉得眼角余光似乎瞟到一缕精光没入天灵盖,当即有一种醍醐灌顶的清凉感受:“你还能隔空施法?”

  “不是什么难事,”棠西繁语气恢复了冷淡:“大概需要两葫芦万物生,大号葫芦的那种。”

  “我就知道!”虽然这五年没有和棠西繁在一处,但是两人的通信一直都不少,李月寒也算是了解棠西繁的性格,当即故作无奈的叹了口气。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