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689章 随梦咒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89章 随梦咒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这是随梦咒,你既然心中记挂这两个人,今夜他们俩的生魂就会入你梦中,到时候你们大可坐下来好好对一对事情的始末。”棠西繁的解释及时赶到:“我很疑惑,你为什么对一个路人这么感兴趣?”

  听了这话,李月寒只觉得自己很委屈:“不是我疑惑,是阿宁。桑启有个徒弟叫钟隽,阿宁很喜欢他,想跟他做朋友。桑启是钟隽唯一的亲人,我总得多了解一点。”

  “朋友而已,又不是儿女亲家,你还得把人家祖宗十八代都调查清楚吗?”棠西繁无情的嘲笑立即发射。

  “我就这么一个女儿,多了解了解总没坏处!”李月寒感觉自己有点被冒犯到了,虽然她知道棠西繁并没有冒犯的意思,她说话向来如此。

  棠西繁古怪的看了李月寒一眼,后一脸勉强的点了点头:“好好好,毕竟也是以后的儿女亲家。”

  “胡说!”李月寒握拳:“我才不会把女儿嫁给一个贼小子!”

  “那小子还是个贼?”棠西繁瞪了瞪眼睛:“好玩儿吗?”

  一听这话,李月寒又是一阵无奈:“你喜欢小孩儿你为什么不生一个。之前三天一封信五天一封信的喊我把追儿阿逸阿宁送到你身边去玩儿,现在一听说有个别人家的小孩儿,又想着玩儿?玩儿小孩,你怎么想的?”

  “咳……”棠西繁的脸哄了哄:“只是觉得小孩儿活泼可爱而已,况且追儿阿逸和阿宁多可爱,热热闹闹的,我家里这么冷清,想喊他们来玩儿也没错啊!”

  “那你自己生啊!”李月寒理直气壮:“自己生难道不香吗?”

  闻言,棠西繁一脸严肃:“我怕疼!”

  得,这姐妹这么多年了还是这副模样。李月寒都不忍心拆穿棠西繁,之所以不要孩子,是因为宗政紫优根本不能生……

  毕竟是死过一次的人了,身体都被自己练成了高级傀儡,如今能保留一丝生魂留存人世,用棠西繁的话来说,就已经是逆天而行了,再生孩子,那就过分了。

  而李月寒也不想喊棠西繁的孩子做祖宗,每次棠西繁用怕疼的借口搪塞掉生娃的事儿,李月寒也不追着问。

  “我要去睡觉了,”棠西繁道:“我夫君喊我睡觉了!”

  听了这话,李月寒顿时挂上了满脸意味深长的笑容:“哦~~”

  棠西繁脸色一红,虚影顿时消散于空气之中。

  不知为什么,和棠西繁聊了聊之后,李月寒竟是心头的郁结都散开了不少。

  棠西繁到底是修仙之人,本身对大道无我之类的东西感悟就十分深刻,李月寒的这些话有时候孟祁焕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但是棠西繁却总能找到奇怪的切入点来和李月寒对线。

  二人虽然好几年未见,但是因为一直通信的缘故,所以并没有陌生感。

  当年棠北繁和繁儿公主一起重建了棠氏一族之后,就尽心尽力的和宗政紫优一起把辽毕烈东重建了起来。后来北境不稳的那段时间,也是他们几人一起镇守边境,棠东繁更是带着几百精兵大破游牧部落,如今的北境民生安稳,就连那座被冰封的金矿,也正式开采了起来。

  宗政紫优无意再从政,棠北繁因为棠氏一族留在了辽毕烈东,棠西繁和棠东繁则和宗政紫优回到了天星五河镇,转而把那里也从一个三不管地带治理得井井有条,一片欣欣向荣。

  每每想到这些,李月寒就深深惭愧自己的行动力不足。本来想着新制和两大民生之术同时推进,最后却只能为新制让步。也正是因为如此,她才会好几年都腾不开时间去天星五河镇找棠西繁玩儿。

  想想当年她还是男儿身的时候,在无上君界变成马的模样,李月寒做梦都还能笑起来。

  躺在床上,想着这些过去的事情,李月寒也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随梦咒果然不愧是修仙之人的咒术,李月寒一陷入睡眠之中,马上就进入了无上君界。

  这些年李月寒也没闲着,无上君界里,李月寒亲手打造了一个水榭亭台,从园景到亭台楼阁,李月寒完美的设计出了流觞曲水的园林景致。

  懒腰伸完,一脸茫然的桑启和一个男人也出现在李月寒的面前。这是李月寒第一次见到上官瑞昱,不得不说,这个男人的皮相还是挺不错的,白白净净,看着就很斯文。

  如果眼神里没有那么多凶气的话,就更好了。

  “王妃?”桑启是面对着李月寒,背对着上官瑞昱的,这会儿显然有些迷茫:“这里是哪里?”

  “梦里。”上官瑞昱的声音从后面赶了上来。

  李月寒几乎是肉眼可见的看到桑启浑身僵硬了起来。

  “上官……瑞昱……”桑启缓缓转过身,艰难的吐出了他的名字。

  见他们打完了招呼,李月寒起身把桑启按在一旁的椅子上,又示意上官瑞昱也坐下,而后才道:“是这样的,我有一些疑惑,想请二位来当面给我答疑。”

  “你是……祁王妃?”上官瑞昱坐得板正,面色严肃。

  “正是。”李月寒点了点头:“二位别紧张,这只是一个梦。”

  听了这话,他们俩倒是都沉默了下来。

  “上官瑞昱给你写信了对吧。”桑启率先打破了沉默:“所以你才……招我们俩入梦?”

  “可以这么认为,我们还是别耽误时间了,直接进入主题吧。”李月寒说着,一抬下巴,看向上官瑞昱:“瑞王阁下,您可否能当着桑启的面,将你给我夫君写的那封信说与我们听?”

  “为何?”上官瑞昱的脸色十分难看:“那些都是孤的私事!”

  李月寒摇了摇头:“若是你的私事的话,又怎么会有你们玄竟国的杀手混入我东翰国的地界?你既然允准手下人这么做了,就代表这已经是你们玄竟国和东翰国的事情了,如果你不能给本王妃一个满意的说法,只怕这个梦你是醒不了了。”

  一听这话,桑启低声咒骂了一句,随后拉了拉李月寒的手小声道:“你就算真有梦境杀人的本事也别搭上我啊!我是无辜的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