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690章 入梦对峙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90章 入梦对峙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祁王妃这是想给孤安罪名吗?”上官瑞昱面色阴鸷的看着李月寒:“就不怕挑起两国战火?”

  “你都不怕,我有什么好怕的。难不成你以为小小玄竟国能挡得住我东翰铁骑?”李月寒傲然抬起了下巴,一脸的看不起人。

  一旁的桑启莫名爽到。

  “你不说,我来说!”擅长抱大腿的桑启第一时间开口。

  不等上官瑞昱有反应,桑启竹筒倒豆子一般就把自己刚来这个世界的时候经历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说完了,桑启还学李月寒的样子,挑着下巴看着上官瑞昱。

  此时上官瑞昱的脸色黑如锅底:“你在胡说八道什么!”

  “我怎么胡说八道了!”桑启毫不犹豫的呛声:“上官瑞昱,好歹你也是个带把的男人,怎么敢做不敢当了!你敢说当初你处死我,不是为了平息东翰国的怒火吗!要不是我当时怀着孩子,你会用一个死囚把我暂时换下来吗!你留着我难道不是为了我当时肚子里那块肉吗!”

  “当然不是!”上官瑞昱会着脸看着桑启:“桑启,这么多年了,原来你一直这么恨孤!”

  “那不然呢?你都要我命了,还指望我对你感恩戴德感激涕零吗?”或许是因为李月寒说了这里是梦境,桑启简直嚣张得没边儿了:“这些年来你的杀手对我围追堵截,根本不给我半点活路,难道是假的不成?”

  “荒唐!”上官瑞昱沉着脸看着桑启:“当初孤并没有打算处死你,全是做个样子而已!况且当时既然已经找了死囚替身,孤又怎么会让你真的死去!要不是你自己逃出王庭,孤也不会派属下找了你这么多年!”

  “你好厉害哦,派杀手出来找我。”桑启翻了个白眼。

  “哼,孤当年的确没有想要杀你,但是在你伤害了孤的儿子之后,孤的确恨不得将你除之而后快!”上官瑞昱的声音陡然冷了下俩:“要不是不知道你把孩子藏在了哪里,孤派出去的杀手早就取了你性命了!”

  听了这话,桑启一脸莫名其妙:“你在这里自言自语个什么屁?什么叫你没想杀我?什么叫我伤害了你的儿子?什么叫你不知道我把孩子藏在哪里?上官瑞昱,你脑子没病吧?”

  作壁上观的李月寒听到这里,心里隐隐有了一个猜测,赶紧喊了停,然后看向上官瑞昱,道:“瑞王阁下的意思是,当年你放言要处死烈岚国长公主桑启之事,的确是为了平息东翰国的怒火,表示和烈岚国断交的决心,但是你却没有真的想要杀桑启,所以早早就安排了一个死囚替身,对吧?”

  “是!”上官瑞昱点了点头:“可是这个女人跑了!一跑就是七年!”

  听了这话,李月寒点了点头,转而看向桑启:“当初你身怀六甲被关进地牢,这事儿也是真的,对吧?而且后来上官瑞昱的一个宠妃还捅了你一剪刀,所以你才想方设法从王庭地牢里逃出来,对吧?”

  “是的没错!”桑启大声说道。

  上官瑞昱倒是面色一愣:“什么地牢?”

  “你别跟老娘面前装傻,是你的近侍把老娘关进地牢的,你别跟我在这儿来失忆这一出!”桑启怒道:“还有你那个女人,叫什么破名字我已经忘了,她可是都告诉我了,她说你根本就不想娶我,当初是鬼迷了心窍才会同意和烈岚国联姻,导致被母国打压,很是后悔,恨不得将我杀之而后快,但是又不能!因为我他妈肚子里有个孩子,你子嗣单薄,所以才留我一条狗命!啊呸,留我一条性命!”

  “孤明明是让人把你关在你自己的宫殿里!”上官瑞昱懵了:“也从未和那女人说过这些话!”

  “狗男人真是说一套做一套,又当又立哪家强,玄竟国里找国王!”桑启显然气狠了,骂起人来一套一套的:“孤,孤,孤,你当你是蛤蟆啊,孤寡孤寡又孤又寡!”

  “杭棋桑!你非得这么说话吗!”上官瑞昱恼了:“闹了这么多年你没够吗!”

  “谁稀罕跟你闹啊,谁愿意跟你闹啊,谁想跟你闹啊!你跟个狗一样追着老子满天下跑,你谁闹谁啊你个脑积水的智障!”桑启被喊了烈岚国大长公主的名字,整个人就仿佛被踩中了尾巴一样,有毛的话估计都得当场炸开。

  李月寒见她逐渐失控,赶紧拉了她一把:“你们都冷静一点,我问,你们答就好,不然你们别想离开梦境哦。”

  “哼!”桑启冷哼一声,扭过头去了。

  李月寒看了上官瑞昱一眼,见他也没说话,便清了清嗓子开口道:“瑞王阁下,当初你安排人把桑启关起来之后,是不是就再没去看过她?直到有人来报说她逃跑了?”

  “是。”上官瑞昱点了点头:“当时整个王庭都是东翰国的眼线,我不敢大意。本来是打算行刑之后,东翰国的使臣回去了再把她送出宫的。”

  “这么说,你对桑启被你下令关起来之后的事情一无所知,都是听别人上奏于你?”李月寒挑眉。

  上官瑞昱迟疑了一下:“是……”

  听了这话,桑启又忍不住国骂了一通,然后才指着上官瑞昱道:“你这是骗鬼呢!你是玄竟国的王,难道还有人能在你眼皮子底下搞小动作吗?”

  “诶……我想起来了,”桑启骂完之后,突然想起什么了一样,一把薅过了上官瑞昱的衣襟:“你的那个侍卫,就是叫祖牙的那个,可是拿着你的腰牌来抓的我!而且还拿着盖着你大印的手谕!你的字老子认得!”

  听了这话,上官瑞昱愣了一下:“我的确把腰牌给祖牙了,但是并没有给他手谕!”

  “好家伙,翻脸无情哈拉少!”桑启一把松开了上官瑞昱:“没什么好洗的,你就是个负心汉!”

  “桑启,当初那个告诉你瑞王阁下是看在你即将临盆的份上饶你一命的妃子,你还有印象吗?”李月寒耐着性子问道。

  “不记得。”桑启毫不犹豫。

  “我记得,”上官瑞昱到底是一国国王,很快就把头绪理清楚了:“我当初的确写过手谕,就是把你关在自己的宫中,不经允许不得外出。但是盖章之前,宣妃打翻了茶盏,手谕和我的衣服都湿了。我换衣服的时候,让祖牙拿着腰牌去你宫中。说来也奇怪,我当时十分疲倦,宣妃就劝我暂时不要去看你,免得引你生气让你动了胎气。”

  听了这话,桑启一愣:“你现在是打算告诉我,这一切都是你的绿茶宝贝宣宣搞的鬼???”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