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693章 桑启的过去是杭棋桑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93章 桑启的过去是杭棋桑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支走了钟隽,让他去陪孟婴宁玩儿,桑启总算是坦白了。

  她是在烈岚国长公主出嫁那天穿过来的。

  原来的长公主杭棋桑不愿意成为政治的牺牲品,而且原本就有一个如意郎君尚未完婚而已。一朝被王上下旨嫁到玄竟国,她本身就很不情愿。

  大长公主眼界不似一般女子,早就看穿了自己的国家是什么样子,更是明白王上下旨的用意何在。在出嫁前,她拼死反抗,但是王上却抓了她未婚夫全家,若是长公主不乖乖嫁到玄竟国的话,就杀了未婚夫一家三十多口人。

  长公主绝望之下只能同意。

  临离开之前,长公主去和未婚夫道别。

  但是却意外听到未婚夫在跟自己的家人说,她这两天就要嫁到玄竟国了,总算是摆脱了这女人。配合着王上演完这出戏之后,高官厚禄唾手可得。

  长公主听得清楚,看得明白。她的未婚夫说起这些的时候,还面带愧色,觉得这次连累了家人。那未来婆婆还安慰未婚夫,说他做得对。

  至于未婚夫那一家子大大小小,更是称赞未婚夫这一次的英明决断。

  最后,长公主没有去见未婚夫,乖顺的回到了自己的宫殿里。

  出嫁的时候,她也表现得十分乖巧顺从,直到送亲队伍离开了烈岚国地界。

  她借口要睡一会儿,把马车里的侍女支了出去,然后服毒自杀。

  桑启没有说错的是,大长公主真的精通毒术,或者说,她是从医入毒的。

  年幼的大长公主喜爱医术,所以跟着宫里的大夫从小学到大。

  但是从烈岚国要她嫁到玄竟国的事情被她知道之后,她着魔一样的开始研究毒术。

  那天她喝下的毒药没有让她马上死去,她仿佛是为了记住这种痛苦一样,服用了一种能折磨人将近半个时辰的猛毒,算得上是活活痛死的。

  她死后,侍女问她要不要喝水,听不到动静,这才发现她服了毒。

  当下吓得魂飞魄散,只赶紧喊来了随行的大夫。

  好在大夫医术不错,趁着她还有最后一口气的时候,把她体内的毒解开了。

  而桑启,也就是在大长公主还剩一口气的时候钻进了这个身体里。

  她昏迷了足足两天,才接受了自己穿越这件事,而且完整的继承了大长公主的所有记忆。

  除了医术。

  大长公主在烈岚国的时候就因为一手青出于蓝而的医术,时常易容到民间走诊,很受百姓们的爱戴尊崇。也正因如此,烈岚国才会动了拿她去和亲的念头。

  记忆里关于医术的部分都模糊不清,但是出嫁前那几个月钻研毒术的内容却清晰无比。

  桑启本就是个珍惜生命的人,自然不会像大长公主那样走极端。所以在去玄竟国的后半程,桑启乖乖吃药,乖乖养身体,到了玄竟国的时候,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

  上官瑞昱虽然有一些病态,但是总的来说是一个英明的君主。桑启从最初的抗拒,到后面其实也接受了他。

  一直到她口中的绿茶宝贝宣宣入宫之后,上官瑞昱一边说着是为了平衡局势而为之,一边和宣宣小意温柔。桑启恍然明白过来,这是个三妻四妾的世界,她不能奢求一个君主的身边只有她一个人。

  所以她默默的收回了自己的情义,冷眼看着上官瑞昱如何一点一点的剥夺了绿茶宝贝家族权势。

  本以为自己好歹是个看过各种传的人,多少也有一点宫斗的脑子,却没想到烈岚国和玄竟国谋事败露,上官瑞昱更是为了平复母国的怒火,要杀她!

  她桑启是什么人,爱情诚可贵,生命价更高的道理她从小就知道,要不是即将临盆,她跑得比谁都快。

  但是她还是低估了人心险恶,绿茶宝贝宣宣想趁着自己还没倒台的时候弄死桑启,在桑启被关起来的时候,她串通了祖牙,一剪刀刺入了她的胸膛。

  若不是她太慌张,那一剪刀就能要了桑启的命了。

  最后,桑启在两个侍女的保护下离开了王庭。确实如她所说,出来后没多久就遇到了一户农户,他们想要把桑启交出去换赏银,还对其中一个身受重伤的侍女做了禽兽不如的事情,桑启一怒之下,取了他们的性命。

  两个侍女保护桑启生了孩子之后,就被发现了行踪。最后为了保护桑启,命丧玄竟国杀手之手。

  那时候,桑启已经带着孩子离开了玄竟国。

  听完桑启的述说之后,李月寒挑眉看向桑启:“你……你之前是什么身份?”

  “社畜。”桑启无奈的叹了口气:“就是那种,早上上班,晚上下班,半夜加班,没事儿还被老板臭骂的那种社会牲畜。我的确无父无母,靠着自己半工半读上完了大学,男朋友毕业就劈腿分手火速傍上了一个富婆,我30岁还是孑然一身。在这之前,我养了两只猫一只狗,她们寿终正寝之后我也觉得了无生趣,后来疾病缠身,的确有点活不起了。”

  “疾病?”李月寒疑惑。

  “对,就是被网上的人全体矫情化的抑郁症,”桑启瘫在椅子上:“猫狗死后我就没了感情寄托,一日不如一日,工作也不想做,人也不想见,就在家里成天睡觉。一觉醒来,我就成了杭棋桑。”

  听了她的话,李月寒倒是有点信了。

  “为什么对我和孩子下毒?”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我当初埋那些夜明砂的时候就是想搞一搞上官瑞昱那些鬼鬼祟祟的杀手,而且那个地方荒废了那么久,又是以前塌方过的山,我也没想到会有小朋友上山玩儿。”

  “至于上次给你下药,单纯是想试试你能不能感觉出来自己中了兴奋剂。”

  李月寒有些无言……

  她事后想过桑启给她下的是什么毒,但是按照自己当时的状态推断,不太像是中毒。

  没想到居然是亢奋剂……

  但是一想到这个,李月寒居然有些开心了起来。

  她身边不缺做生意的好手,她自己也有万物生护体不怕各种毒。

  但是只有千日做贼的,哪有千日防贼的。她防得再严实,五年前不还是中了招!倘若能让桑启留下,多多少少多了一个大招!

  “你愿意的话,跟我回王府吧。”想明白后,李月寒半点不犹豫,马上就开口了,语气深情得宛若渣男:“我会照顾好你和隽儿,不会亏待你们的。”

  桑启麻利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你不会是个百合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