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695章 赶走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95章 赶走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李月寒并非不想惩治钟隽,只是孟婴宁很喜欢钟隽,李月寒不想孟婴宁难过而已。

  那只窜回钟隽怀里的蜘蛛已经被李月寒抓走了,安顿好了孟婴宁之后,李月寒径自去找了桑启。

  这会儿,桑启正躺在自己的房间里休息,李月寒几乎是二话不说踹开了她的房门。

  桑启吓得从床上一蹦三尺高,紧接着就看到李月寒一挥手,房门自己关上不说,李月寒的另一只手上还托着一个散发着微弱光芒的光球。

  见到这一幕,桑启只觉得头皮发麻。

  “这是什么蜘蛛。”李月寒的声音冷得仿佛能掉冰渣子。

  桑启回神,咽了口口水,硬着头皮凑上前去看了看,却见到自己养的毒蜘蛛被困在李月寒手里悬停着的光球里,八只脚正在忙乱的蹬着,当即急了。

  “这是我养的极寒冰蛛,很娇气的,你别把它弄死了呀!”桑启说着就想上手去抢。

  李月寒灵活的往后退了两步,冷冷的看着桑启:“钟隽为什么要拿这只蜘蛛去伤害阿宁!”

  听了这话,桑启一愣:“什么?那小子拿极寒冰蛛去咬世小姐?”

  “是!我亲眼所见!”李月寒认真的看着桑启:“我想你应该有一个合理的解释。”

  桑启看了李月寒一会儿,随后叹了口气:“行吧,我就实话实说了。世小姐之前是不是身体不好,而且婴儿时期就受过很重的伤,导致生长发育比你另一个孩子还要慢许多?”

  闻言,李月寒挑了挑眉,并没有回答。

  “极寒冰蛛不是毒蛛,相反,它培育十分困难,所以体内蕴含着浓厚的生机。如果有极寒冰蛛主动献身的话,那被献身者会恢复大半的元气,对身体是好的。”桑启说着,指了指李月寒手里的蜘蛛:“这只蜘蛛是我养了三年的,钟隽那小子要来东翰国,我特意给他救命的,他会把小蜘蛛给世小姐,说明他是真的打从心底里感谢世小姐。”

  “我凭什么信你,毕竟这只蜘蛛怎么看都不像是没有毒的。”李月寒说着,凭空掏出了一个瓷瓶子,将蜘蛛装了进去:“这件事我暂时记着了,等回了国都之后,我会找人来鉴定你说的是不是真的。”

  说完,李月寒转身离开了桑启的房间。

  看着李月寒的背影,桑启无奈的笑了笑,随后也出了房门。

  李月寒对孟婴宁就仿佛眼珠子一样的护着,她可不敢笃定李月寒会给钟隽那小子什么好果子吃。

  果不其然,找到钟隽的时候,这小子正躺在地上呼呼大睡。

  桑启也不矫情,把钟隽抱起来就回去了。

  而此时,李月寒正通过无事发生哨和棠西繁对话。

  “你手里这个的确是极寒冰蛛,这东西对小阿宁的身体的确大有裨益,”棠西繁仔仔细细的把那只小蜘蛛观察了个彻底之后,给出了肯定的答案,旋即,她眉心一拧,又道:“只是我很疑惑的是,极寒冰蛛以灵气为食,那个桑若是用什么饲养的极寒冰蛛?而且她说养了三年,极寒冰蛛经不起颠簸,她不是一直被追杀吗?”

  听了这话,李月寒的眸子沉了沉:“她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身上有神通,我暂时不知道她的神通是什么,但是她接触我的目的一定不仅仅是为了从我这里得到一份祁王府的庇护这么简单。”

  “既然都明白,那你不如直接把她们师徒俩赶出去就好了。”棠西繁说得十分轻松:“反正谨慎总没错。”

  “麻烦的是阿宁挺喜欢那个叫钟隽的男孩子,我本来想着把他们师徒接到府里来跟阿宁作伴,正好桑启精通毒术,回到国都之后,我可以把药铺交给她来打理。”李月寒说着叹了口气:“现在看来,我真的太草率了。”

  “的确草率了,若是你夫君的话,桑启和她的徒弟估计这会儿命都没了。”棠西繁说着,打了个哈欠:“你既然从最开始就知道桑启接近你抱有目的,不如直接别跟她接触了。阿宁小孩子心性,这会儿可能只是因为和钟隽做了朋友所以喜欢跟他玩儿,改天她被别的事情吸引了注意力,说不定就把钟隽抛到脑后了。”

  说到这里,棠西繁突然提起了沐川和灵犀:“那兄妹俩身边不是有一只狼崽子吗?现在应该挺大了,而且又懂事护主,一定能讨阿宁喜欢的!”

  “那毕竟是狼啊。”李月寒随意应声。

  “就算是纯粹的狼,但是它毕竟是跟在沐川和灵犀身边长大的,早就被驯服了。而且那只狼崽子是狼王的儿子,十分通人性。”棠西繁对无上君界里曾经发生的事情还是有记忆的,尽管她那个时候是个马,还是个公马。

  听了她的话,李月寒也觉得有道理,随后又为难了起来:“可是我已经跟桑启说过要留下他们师徒了,这会儿就反悔,是不是不太好?”

  “这有什么不好的,毕竟他们本来就来路不明,你不过是正常的上位者疑心病重而已。”棠西繁说话之间还不忘记挖苦一下李月寒:“如果你觉得不好开口的话,就让你夫君来赶人,反正你们夫妻一体,谁的话都一样。”

  “若是让我夫君知道他们抱有别的目的成功接近我的话,只怕桑启和她的徒弟都活不成。”李月寒摇了摇头,随后下定了决心一样又点了点头:“还是我来吧,这事儿毕竟是我招的。”

  “行,你自己决定好了就去吧,不过我得提醒你一句,她既然有神通,你就得多藏拙。”棠西繁说完,挥手断开了无事发生哨,说是要去午睡了。

  李月寒也没缠着她。毕竟这个季节,天星五河镇已经很冷了。人么,一冷就犯困,而且无事发生哨是要耗费棠西繁的灵力的,她也不好跟人家一直说。

  断开无事发生哨之后,李月寒在屋子里转了两圈,随后喊来贺正天,拿了五百两的银票,让他送去给桑启。

  “你告诉她,上官瑞昱那边,我会帮她拦着,但是我不会再把他们师徒留下了。”李月寒补充说明。

  尽管贺正天十分不解,但还是老老实实的去传话了。

  “什么!我不同意!她中午吃饭的时候还说要带我和隽儿去国都呢!”桑启听了贺正天的话当场炸毛。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