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696章 我没有恶意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96章 我没有恶意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抱歉桑小姐,我们王妃的意思是您和您的徒弟马上离开荣江城,玄竟国那边,她会出面解决,保证不会让你们有后顾之忧。”贺正天说完,把银票放下,转身就走。

  桑启见状,知道李月寒是下定决心了,当即一咬牙,上前抱住了贺正天:“抱歉了,借你一用!”说完,她手指一弹,一道肉眼不可见的青烟窜入了贺正天的鼻子。

  就在桑启以为贺正天会立即晕过去的时候,贺正天用力的挣开了她,力道之大,直接把桑启打飞了出去。

  随后,贺正天黑着脸看着桑启:“桑小姐请自重!”

  手腕,贺正天就走了。

  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之中,桑启不敢相信的长大了嘴。

  她的毒,居然对这个侍卫无效?

  连上官瑞昱都挡不住的毒,贺正天居然完全不受影响?

  这是怎么回事?

  或许是她惊讶的时间太久了,她脑海中的系统实在看不下去了,主动开口:“早说过不要自己大开脑洞,我们都不知道女主的金手指是什么,你好好的走剧情不行吗,非得惹得女主对你起疑心?”

  “好好走剧情,好好走剧情老子就是个大反派,最后还死得贼惨!那我重生一次还有什么意思!”桑启破口大骂:“你什么忙都帮不上,可给我赶紧闭嘴吧!”

  骂完,桑启就屏蔽了系统。

  在房间里转来转去之后,桑启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破眼前的局。

  本来还以为钟隽把极寒冰蛛给孟婴宁用了之后他们俩能得到至少一点点的李月寒的信任,现在好了,付出了一只极寒冰蛛不说,还被人赶了出去。

  真·偷鸡不成蚀把米!

  思来想去,想来思去,桑启只能挫败的抱着自己的脑袋:“难道一定要跟她坦白吗!可是坦白以后她直接把我当反派干掉怎么办!毕竟我现在还没成大反派现在干掉最划算啊!”

  “师父……”钟隽在贺正天过来的时候就醒了,听到桑启自言自语之后,他忍不住开口:“师父大可以把我交出去,一切都是我自作主张,想来祁王妃会听你的话的。”

  “你小子就别出馊主意了,本来祁王妃想留下我们俩就是因为你是孟婴宁交到的第一个朋友,把你交出去,把你交出去咱俩都得完蛋!”桑启气得直拍大腿:“现在只能去求情了!”

  “可师父不是说打死都不跟权贵阶级低头吗?”钟隽这个时候了还有心情打趣桑启:“如今怎么说话不算数了?”

  桑启气得拿手去打钟隽:“还不是因为你这个臭小子自作主张!我们说好了极寒冰蛛必须得去了国都之后才能拿出来,你这么早拿出来不是在上赶着让人家赶我们走吗!”

  钟隽连忙躲了躲,一脸委屈道:“我知道错了师父,但是师父我有个问题一直想问你来着。”

  “问!”

  “我真的不是你的儿子吗?”

  “不是!”

  “那为什么他们一直都觉得我是你的儿子?”

  “因为你和我儿子年岁相当,只不过我儿子早就死了。”

  在这件事上,桑启一直没有瞒过钟隽。奈何这小子被身边的人影响得厉害,一直以为桑启是骗他的。

  这会儿听桑启这么说后,钟隽颇有几分受伤的低下了头:“可是师父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因为你是我的情感寄托啊!”桑启一脸理所当然的回答。

  当然,真正原因她可不敢说。

  “好吧,”钟隽叹了口气,认真的看着桑启:“那师父就把我交出去吧,极寒冰蛛是我偷的,想伤害世小姐的也是我,一切都和师父没关系,师父也不用离开祁王府。”

  “说什么屁话。”桑启拍了拍钟隽的脑袋,并没有答应。

  傍晚时分,桑启带着简单的包袱,求见李月寒。

  此时,李月寒正陪着孩子们给孩子们讲故事,听到桑启求见,倒也没有拒绝。

  见到李月寒之后,桑启只抱拳拱手,并没有跪地见礼:“祁王妃,今天隽儿拿极寒冰蛛的事情,是我没教好他,你心里有气也是可以理解的,我来只是想把这个还给你,我们会在天黑前离开荣江城,上官瑞昱那边,多谢祁王妃帮我周旋。”

  说着,桑启把五百两银票拿了出来,放在一旁的桌子上:“这个钱我拿着心里有愧,就还给祁王妃了。”

  说完,她又冲李月寒拱了拱手,转身就要走。

  “等等,”李月寒突然开口喊住了她:“你的意思是,钟隽拿走你养的极寒冰蛛这件事,你并不知情?”

  “我师父的确不知情!”钟隽抢先开口。

  桑启一把将他拉到身后,认真的看着李月寒:“我知情。本来我就计划着用极寒冰蛛赢得你的信任,所以早早就把蜘蛛给了隽儿。我从第一次见到世小姐的时候就知道,她的身体不好,而且冬天尤其难过。到那个时候,隽儿再拿出极寒冰蛛给世小姐补了身体,我们师徒在祁王府才能真正的站稳脚跟。”

  “你这么坦白,是不希望我问你极寒冰蛛是从何而来的吗?”李月寒拿出那只装着极寒冰蛛的瓶子,放在桌上:“那么我给你一个选择,一,告诉我极寒冰蛛是从哪儿来的,留在祁王府,二,拿上五百两离开荣江城,不要再出现在我的视线里。”

  桑启显然没想到李月寒会说出这样的话,一时间有些愣神。

  “或许你觉得我这么做是侵犯你的隐私,那么我换一个问法,你接近我,到底是为什么?”李月寒又问。

  这次桑启干脆的拒绝了:“我自有我的目的,但是相信我,我没有恶意。”

  “抱歉,从本王妃认识你们师徒开始,就没有感觉到过你所谓的没有恶意。”李月寒一扬手,瓷瓶子卷着桑启放在一旁的银票落入桑启的怀里:“既然不肯说,那就离开吧。”

  “祁王妃,其实我师父她是真心实意想追随你的!”钟隽忍不住喊了一声。

  “闭嘴!”桑启低声喝斥,随后还是把银票放在一旁,连带着那只极寒冰蛛一起。

  放下后,桑启冲李月寒抱了抱拳:“这段时间,我们打扰了。”说完,牵着钟隽的手转身就离开了小院。

  李月寒看着他们的背影消失,喊来了贺正天。

  “跟着他们师徒,看看他们要去哪里。”李月寒简单的吩咐道:“桑启的五感六识很敏锐,你小心不要被发现了,子时之前回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