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698章 上辈子的小情人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98章 上辈子的小情人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虽然孟追这番话说得语气自然,但是落在李月寒的耳朵里,却总是带着几分心疼。

  李月寒索性一弯腰,把孟追抱了起来,走到孟祁焕跟前。

  此时,孟祁焕已经一左一右的把孟时逸和孟婴宁抱在怀里了,见李月寒抱着孟追过来,顿时哈哈大笑:“我刚刚还觉着自己少了一只胳膊,不能抱追儿呢。”

  “爹爹不抱哥哥,不抱哥哥,就抱阿宁!”孟婴宁急得去搂孟祁焕的脖子,占有欲可见一斑。

  李月寒嘴角的笑容僵了僵,直觉告诉她不能让孟婴宁这样,但是孟祁焕却是一脸乐开了怀的模样,哄着孟婴宁道:“阿宁这么小就知道霸占爹爹了,快告诉爹爹,是不是以后都不离开爹爹?”

  “嗯嗯!”孟婴宁使劲的点着头:“阿宁一辈子和爹爹在一起!”

  饶是女儿奴孟祁焕听到孟婴宁这样的话都愣了一下,随后立刻纠正:“爹爹这辈子已经有你们娘亲了,阿宁长大也要嫁人的,所以不能一辈子和爹爹在一起哦。”

  “我不,”孟婴宁义正言辞的反驳:“女儿是爹爹上辈子的小情人,所以阿宁这辈子也要跟爹爹在一起!”

  李月寒听到这番话都快裂开了。

  什么女儿是父亲上辈子的小情人这种话也太毁三观了!

  女儿是父亲上辈子的小情人,那这辈子的母亲算什么?小三吗?

  “阿宁,这话是谁告诉你的?”李月寒语气微冷。

  “是张奶娘呀。”孟婴宁看向李月寒:“张奶娘说了,爹爹疼宠阿宁,真是应了女儿是爹爹上辈子的小情人这句话。我想了很久了,既然我上辈子是爹爹的小情人,那我这辈子也要跟爹爹在一起!”

  “阿宁,这是不对的。”不等李月寒说话,孟祁焕就已经严肃了起来:“阿宁就是阿宁,不是谁上辈子的小情人,也不是谁这辈子的小情人,我们阿宁是独一无二的,张奶娘这句话是不对的。”

  孟婴宁没想到爹娘会一前一后的板下脸,顿时有些手足无措:“为什么……阿宁不能一辈子和爹爹娘亲在一起吗?”

  “阿宁,你还小,女儿家长大了都是要给自己找一个如意郎君嫁出去的,不可能一辈子和爹娘在一起。”李月寒柔声劝道。

  “你娘亲说的没错,阿宁,爹爹疼爱你,是因为你是家里除了娘亲之外唯一的女孩子。你们会长大,会嫁人,会娶妻,会有自己相伴一生的另一半,在爹爹的心里,你们的娘亲就是爹爹要相伴一生的人,你们都排在你们娘亲的后面。”孟祁焕意识到孟婴宁的认知偏差,马上把两个孩子放下来,语气颇为认真的说道。

  也不知道孟婴宁是听懂了还是没听懂,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一看孟祁焕,又看一看李月寒,一眨一眨的,也不说话。

  “妹妹平时最爱听张奶娘讲故事了,”孟时逸突然开口:“张奶娘也跟妹妹讲了很多故事。”

  “都有什么?”李月寒把怀里的孟追也放了下来。

  孟时逸刚要回答,孟追一把拉住了孟时逸的手,然后认真的看着李月寒:“娘亲,妹妹年纪小,所以会听一些不着四六的东西,娘亲和爹爹不要怪妹妹。”

  “我们不怪你妹妹,但是我们要知道张奶娘平日里都跟阿宁讲了什么故事。”孟祁焕温和的说道。

  得了他的保证,孟追想了想,后道:“都是一些市井话本子的故事,大多都是男女情爱的故事。”

  听了这话,孟祁焕看了一旁已经僵住的李月寒后,摸了摸孟追的头,嘱咐他和孟时逸:“爹娘有事要说,你们先出去玩儿吧。”

  虽然很想赖在这里,但是孟婴宁也知道自己好像是闯祸了,所以任由着两个哥哥把自己带了出去,跟着何山玩儿去了。

  等孩子们走远了,孟祁焕这才拉着李月寒的手柔声安慰:“你别担心,阿宁还小,还来得及纠正。回去以后我们就把张奶娘赶出府,以后府里禁止说些话本子的故事。”

  李月寒反过来抓住了他的手,道:“不行,这样只是治标不治本。我刚刚也很想就把张奶娘赶走算了,但是阿宁还小,分不清男女情爱,我们得把这些教她,不然她吃亏是早晚的事情。还有,如果这一次不是阿宁和钟隽投缘的话,我也不会起了要留下他们师徒的心思。可想而知,阿宁在这方面已经被误导很深了!”

  “你是说阿宁喜欢那个贼小子?”孟祁焕瞪圆了眼睛。

  “不是,阿宁说了,钟隽是她交到的第一个朋友,所以想留他在身边一起玩耍。”李月寒深知孟祁焕这个女儿奴的秉性,赶紧解释:“我也是想着阿宁不能一直生活在我们营造的真空环境里,所以才跟你说要留他们的。只是后来桑启的一系列举措我看得迷惑,才把他们赶走了。”

  听了这话,孟祁焕低头想了想,随后把李月寒拥入怀中:“你说得对,就按你想的去做。”

  “嗯……”李月寒虽然被孟婴宁今天突然表现出来的异样惊到,但是她也知道孟祁焕是个有分寸的人,所以并没有太担心。

  到底还是有内海的事情要忙活,孟祁焕只陪了他们一天一夜,第二天一大早就踩着薄雾离开了。孟婴宁起床之后看不到孟祁焕,还闹腾着哭了一会儿。

  孟追和孟时逸都要去哄她,但是却都被李月寒拦住了。

  “你已经是五岁的孩子了,多少要懂点事,爹爹有爹爹的事情要去忙,你要是这么哭的话,就不要吃早饭了。”李月寒难得对孟婴宁冷脸。

  孟婴宁被吓住了,倒是不敢再哭,只是早饭也没吃多少。

  吃过早饭之后孟追和孟时逸还想哄孟婴宁,皆被李月寒拦住了。

  “娘亲,你是不是不爱阿宁了。”孟婴宁委委屈屈的拉着李月寒的手说道:“阿宁知道错了。”

  “你错在哪儿了?”李月寒故意板着脸问道。

  “阿宁不该说想跟爹爹一辈子在一起,”孟婴宁说着说着,又哭了起来:“呜呜呜……阿宁知道娘亲会生气,阿宁以后再也不说了!”

  李月寒听了这话,一口气险些没上来背过气去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