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702章 步步做套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02章 步步做套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是啊,他们以为东翰国分享出去的炼盐术是假的,所以这五年来没少想方设法来国都探听虚实。”李月寒说着,双手背过身去:“其实给的东西是实打实的真东西,他们就是不信,这年头做个老实人也不容易。”

  “王妃,我还是不懂,桑启和城主夫人又有什么关系?她明明非常想留下来,但是王妃明明已经同意桑启留下了,可她却走了是为什么?”贺正天又问了。

  “因为桑启也不想回烈岚国呗。”李月寒耸了耸肩:“桑启当初为了留下做了那么多,本王妃一直反反复复的折腾他们师徒,一来是真的不放心,二来是想试探桑启更多没说出口的东西。”

  桑启的确走得很果断,但是因为极寒冰蛛的缘故,在她走之后,李月寒曾翻过她的住处,在她的枕头底下找到过一封信。

  极寒冰蛛是桑启投诚的投名状,那封信则是李月寒相信桑启的最大原因。

  信上说了,她当年逃出玄竟国之后,试图和烈岚国王庭联系过。但是换来的是烈岚王的追杀令的时候,她就对烈岚王庭绝望了。烈岚王甚至直言,她要是回烈岚国,烈岚国就与她不共戴天。

  但是两年前,烈岚王却派人找到她,说希望她能从祁王妃手里偷到真正的炼盐术,为此,他们还进行了一番长线安排。

  但是桑启知道得非常有限,就荣江城而言,她只知道城主夫人是烈岚国人,她曾经从城主夫人手里拿到过一份烈岚王的书信。

  但是城主夫人是二十年前嫁到荣江城的,这二十年来,城主夫人广施善行,早已经让人淡忘了她来自烈岚国这一点了。

  李月寒之所以心血来潮开了一家小龙虾店,并不是闲着无聊,而是想引城主夫人动手。

  对她来说,一切潜在的危险都是不折不扣的敌人。

  不出她所料的是,城主夫人还真的鼓动了一个没什么脑子的黄明宇来砸场子,还砸得那么没有水准,借刀杀人的味道简直太明显了。

  假如李月寒一怒之下杀了黄明宇的话,城主夫人还可以主动登门道歉,做王府和城主府之间的润滑剂,借机拉进和王府的距离,和李月寒交上朋友,那么她找到真正的炼盐术的几率就大大提升了,还可以借着李月寒的手除掉黄老城主的老来子,一举三得。

  城主夫人的手段十分隐秘,李月寒如果真的当场杀了黄明宇的话,或许光凭桑启留下的信,还想不到她这里。但是黄明宇被暴打之后,主动说了是城主夫人有意无意的说这几天生意都被小龙虾馆抢走了,还十分抱歉的减了一些黄明宇的日常零花钱,所以黄明宇才会上门来挑衅。

  黄明宇还告诉李月寒,他之前特意打听过了,大家都不知道小龙虾馆背后的老板是李月寒,所以他才狗胆包天上门的。

  但是李月寒开这家小龙虾馆的时候,虽然是隐藏了身份,但是却是派人告诉过城主府的。别人不知道李月寒还信,城主府的人不知道,李月寒就知道里面有猫腻了。

  今天去了城主府一趟,李月寒从头到尾一直在暗中观察城主夫人,所以特意安排贺正天晚走一会儿,如今什么都明白了。

  既然城主夫人花了那么多心思,李月寒觉得自己要是太扫兴也不行。

  于是第二天,奄奄一息的“黄明宇”就被吊上了城门。

  当然,真正的黄明宇被李月寒接好了胳膊悄悄养在了八仙酒楼的客院里,吊上去的那个,是贺正天从死牢里偷出来的一个身形和黄明宇差不多的,已经暴毙的死囚。

  “夫人!夫人!”黄明宇被祁王妃吊在城门楼上的消息一传开,城主夫人的贴身婢女马上就来传信:“奴婢看得清清楚楚,小少爷浑身是伤,这才一夜过去,都看不出人形了!”

  听了这话,城主夫人正在修剪一个盆栽,当即悠悠然道:“告诉老爷了吗?”

  “告诉了,老爷已经亲自去八仙酒楼,向王妃赔罪了,说是希望能给小少爷一个干脆!”婢女赶紧回答。

  “哼,祁王妃农户出身本就小心眼,她若是能给黄明宇一个干脆,我倒是还能高看她几分了。”说着,城主夫人一把剪下盆栽上一条枝丫:“一朝得势的人,是不可能马上拥有相当的心胸和气度的。”

  更何况,大长公主临走前留给她的消息就是,李月寒这个人不仅小心眼,还十分记仇。否则她也不会费了老大的劲儿都无法取得李月寒的信任了。

  得知黄老城主上门的时候,李月寒正在陪孩子们吃早饭。足足晾了他一个时辰,李月寒这才缓缓出现在黄老城主的面前。

  “老臣见过王妃!”黄老城主虽然等了这么久,但是却没有露出不悦之色,一见到李月寒出来,马上行了个大礼。

  “平身吧。”李月寒缓声道:“黄老城主今日登门,是为了黄小少爷吧。”

  “老臣惭愧,”黄老城主认错态度良好:“我那小儿自小就不懂事,如今他犯了杀头大罪,我也无颜为他求一条活路,只希望王妃能高抬贵手,给他个痛快吧!”

  “我凭什么高抬贵手?”李月寒咧嘴一笑,把小气鬼的模样表现了个淋漓尽致:“你儿子鱼肉百姓欺凌乡里,还当街调戏本王妃,如今本王妃只是让他死得慢一点儿罢了,有错吗?”

  黄老城主额头沁出了冷汗:“王妃心中有气,自然是没有错的。只是杀人不过头点地,老臣上了年纪了,看到自己儿子受此折磨,心里着实也难受,恳请王妃大人有大量,给他一个痛快吧!”

  听了他这番话,李月寒点了点头:“既然黄老城主都开口了,那本王妃也不坚持。这样吧,黄老城主来给黄小少爷一个痛快,如何?”

  “这?”黄老城主惊呆了!

  “看来黄老城主下不了手咯?”李月寒一摊手:“那就让黄明宇继续吊着吧,吊死之后再曝尸三日,以平民愤,和本王妃的心头之怒!”说完,李月寒冲黄老城主笑了笑。

  黄老城主怄得要死,最后还是不得不强行平复心态离开了八仙酒楼。

  一回城主府,他立刻就撅了过去。城主夫人闻讯赶来,第一时间从城主的随从口中得知了今日城主见李月寒的所有经过。

  安顿好城主之后,城主夫人回到自己的房间,忍不住开心的大笑了起来。

  祁王妃啊祁王妃,本夫人真是把你算得死死的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