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707章 国都来人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07章 国都来人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李月寒看了马烟一眼,道:“城主夫人说笑了,若不是这段时间城主夫人一直陪在本王妃身边,本王妃可没想过要放他一条活路。”

  一听这话,马烟的心里“咯噔”了一下。

  难不成这个草包王妃以为自己和她交好,是为了给黄明宇换一条活路?

  这可真是误会大了!她要的是黄明宇死,怎么可能想让黄明宇活下来!

  可事到眼前,她总不能直接说吧……

  “王妃心地善良,仁慈宽厚,就算臣妇这段时间没有陪在王妃身边解闷子,王妃也断然做不出杀人泄愤之事的。”马烟硬着头皮背着心说道。

  李月寒甚至都不用看马烟的表情,就知道马烟一定在心里已经把自己骂了个狗血淋头。

  毕竟……马烟的初衷是想要借她的手杀了黄明宇这件事,李月寒知道得一清二楚。现在就是考验演技的时候了。

  “城主夫人这话说得本王妃实在是受宠若惊。”李月寒轻笑一声,竟然是上前亲自将马烟从地上给扶了起来,拉着她在椅子上坐下后,还亲自把茶盏推到了马烟面前,然后才故作无奈的叹了口气:“只是这黄明宇本王妃本是想杀了泄愤的,毕竟他那般羞辱过本王妃,但是王爷不允,不得已,只能把人关一阵子又送回去了。”

  这话说得万分无奈的同时,李月寒还摆出一副十足的小市井嘴脸,骂骂咧咧道:“要不是这小子有个上了年纪的父亲,王爷又不想寒了黄老城主的心,本王妃一定是要把他杀了解气的!”

  马烟仔细的观察着李月寒,确定李月寒所说的话不像是假的之后,这才热情的拉住了李月寒的手,语重心长道:“既然是王爷的意思,那咱们做人家妻子的,定然是要以他为主了。王妃也别太生气了,宇儿经此一次,已经会长记性,不会再胆大妄为得罪王妃的。”

  听了这话,李月寒忍不住在心里翻白眼。什么叫做“咱们做人家妻子的”,这个马烟是不是脑袋有问题?

  “话虽如此,可本王妃的心里就是有一口气咽不下去。昨儿王爷飞鹰传书让我把黄明宇送回去的时候,我才故意从八仙酒楼的牲畜棚里挑了个快死的老牛送过去,听说那老牛送到的时候就咽气了,还把黄明宇从牛车里摔了出来,哼,真是恶人不会有好果子吃,就该摔他黄明宇一个狗吃屎才好!”

  听着李月寒说话粗糙,又是一脸恨之入骨的表情,马烟的心里总算是放了下来。

  在她看来,李月寒只要没有孟祁焕在身边,就是一个多几分姿色的普通人而已,她对付起来也不是什么难事儿。这不,才几天时间,李月寒就已经把马烟当成自己的交心好友了。

  “王妃说的是,轩儿没少仗着他父亲的威势做坏事,要我说呀,王妃就应该狠狠的重罚他,否则他不会长记性的。”

  听了这话,李月寒一脸意外的看着马烟:“怎么,你这个城主夫人难道不心疼自家的孩子?这话里话外好像都在责怪本王妃没有狠心把黄明宇杀了啊!”

  马烟心里一“咯噔”,赶紧端起了苦脸:“王妃可莫要笑话我了,就算宇儿不是我的孩子,但是他毕竟也是我看着长大的,我怎么会希望他有事。只不过是气恼宇儿小小年纪就长歪了,一点都不懂事,这才惹得王妃震怒,王爷为了安我家老爷的心,肯定为这事儿没少跟王妃您生气过,我这心里呀,实在是觉得对不起王妃您!”

  李月寒饶有兴致的看着马烟表演,心里对她的演技可以说五体投地。

  放着马烟表演了一会儿之后,李月寒也没含糊,配合道:“说的也是,这几天王爷真没少跟我生气,说我不该跟老城主过不去。可明明是黄明宇那小子先招惹的本王妃,怎么就成了本王妃跟老城主过不去了,王爷真是黑白不分!”

  一听这话,马烟当即来了兴致。

  好哇,李月寒和孟祁焕之间并不是外面传的那么亲密无间,两人其实是有很多分歧的!

  那她想离间这小夫妻的感情,就更加顺利了!

  一想到这里,马烟浑身上下每个细胞就都写满了表演欲。一直拉着李月寒说话到将近午时,要不是孟追过来请教李月寒功课的话,只怕她还说个没完呢。

  通过这段时间和马烟的交好,李月寒倒是对这荣江城里的各方势力又多了解了几分。不得不说,马烟是一个很好的外交人才,她可以在三言两语之间把我方优势和对方优势完美的阐述清楚。

  要不是李月寒知道自己和马烟注定是两方的人的话,就冲着马烟这活络的脑袋,李月寒都有几分惜才之心了。

  不过马烟到底是四十多岁了,精力比不上李月寒充沛。一上午过去,她也有些疲倦。趁着孟追来问功课的档口,她倒是主动起身道别了。

  李月寒装模作样的留她吃饭,马烟倒是很懂事的拒绝了。

  送走了马烟,李月寒也松了口气。

  这女人太能说了,这一早晨,李月寒感觉自己喉咙都要冒烟了。

  厨房很会察言观色,见李月寒一上午都在跟马烟说话,中午的时候特意给李月寒做了润燥汤。

  看过三小只的功课,吃过午饭后,李月寒生怕马烟去而复返,连消食都顾不上,马上就漱了口转身回了寝室,一觉睡到了快酉时。

  醒过来的时候,天色都开始擦黑了。

  李月寒一边懊恼自己睡了这么久,说不定晚上要失眠,一边又舍不得软乎乎的床榻。抱着被子滚了滚之后,还是伸着懒腰起床了。

  一从屏风后面走出来,李月寒整个人都愣住了。

  “温……温大少?”他怎么会出现在荣江城?而且还在自己的房间里?

  温天磊听到李月寒的声音,有气无力的抬起头看了她一眼,扯出一个极其难看的笑容:“抱歉,惊到你了。我实在不知道该去哪里才安全,所以才冒昧打扰……”

  此时温天磊上衣半解,自胳膊到胸口有一道长长的伤口。李月寒醒过来之前,温天磊应该是在自己处理伤口。

  李月寒只觉得一阵头皮发麻,赶紧上前帮他上药。

  与此同时,房门“吱嘎”一声,开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