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709章 孟时逸病倒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09章 孟时逸病倒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放心,有何山在,孩子们不会有事的。”孟祁焕赶紧安抚李月寒。

  孩子是李月寒的软肋,孟祁焕不会不知道,所以早早就安排好了何山牢牢守着孩子们。再加上孟追和孟时逸三岁开始习武,就算是遇到危险了,男孩儿和女孩儿的房间里有一扇小门,两个灵活的小家伙也有能力保护好妹妹的同时还能拖上一段时间。

  “不行,我得去看看!”虽说李月寒不会不相信孟祁焕,但是她还是担心的。转身就急匆匆的出了门。

  孟祁焕无奈,只能连忙跟上。

  院子里一片狼藉,但是院中已经被清理过了,贺正天正带着几个暗卫提水冲院子。李月寒一路走过去,只看得到院子里凌乱的模样,心里更是紧张惊慌。

  好在今晚孟祁焕事先有所安排,此时兄妹三个安然无恙,只是孟时逸好像有点被吓到了,脸色不太好看。

  见到李月寒进门,三个小萝卜都围了上来。孟婴宁虽然因为小时候中过无情蛊的缘故,感情偏于迟钝。但是这些年李月寒悉心照顾之后,也很能撒娇。

  一见李月寒和孟祁焕进门,孟婴宁马上扑了过来,挂在李月寒的怀里嘤嘤道:“娘亲,阿宁害怕,阿宁今晚要跟娘亲一起睡!”

  随后进门的孟祁焕原本还心疼女儿受到了惊吓,一听这话,马上收起了一脸的心疼严肃道:“阿宁你都多大了,要学会独立,不能事事都想着要娘亲陪。”

  “爹爹当然不懂我们女孩子的心事了!”孟婴宁怼起老父亲的时候,可不管自己之前还曾发表过小情人的惊人言论:“我们女孩子最容易受到惊吓了,爹爹一点都不懂!”

  孟祁焕:……

  转头去看孟追和孟时逸两个儿子,孟追还好,稍显镇定,孟时逸则脸色不太好看,好像吓得不轻。

  孟祁焕上前揉了揉两个小子的脑袋,后夸赞孟追:“你保护了弟弟和妹妹,是很勇敢的孩子。”

  虽然孟追其实严格说起来比孟时逸兄妹俩还小一两个月,但是孟追从小就知道自己并非亲生,所以早熟懂事得多,久而久之,大家都觉得孟追应该是哥哥了。

  “爹爹,”孟时逸紧紧的拉着孟祁焕的手:“今晚是怎么回事?出什么事了吗?”

  “嗯,”孟祁焕倒也没有否认:“八仙酒楼不比王府,守卫自然是弱一些。但是你们放心,有爹爹和娘亲在,不会让你们有事的。”

  因着温天磊的事情,孟祁焕也决定这几天暂时不去盐田了,留在城里做一番仔细一点的部署,至少能心安一些。

  孟婴宁缠着要跟李月寒睡,孟追和孟时逸显然也被吓坏了。索性李月寒这夜就陪着三个孩子睡了下来,孟祁焕则自己回房去了。

  睡的是孟追和孟时逸的房间,因着他们俩住一间房的原因,所以房间很大,床也大,兄妹几个连着李月寒一并睡下后,床还挺宽敞。

  孟婴宁抱着李月寒的胳膊很快就睡着了,不一会儿,孟追的呼吸的平稳了下来,倒是孟时逸一直睡不踏实。

  第二天,李月寒还没完全醒过来,就被孟婴宁哭醒了。

  “怎么了阿宁?”李月寒紧张的翻身而起。

  “哥哥……哥哥病了!”孟婴宁哭着拉着李月寒的手说道:“哥哥好烫!”

  一听这话,李月寒以为是孟追病了,转而看到孟追推门而入,手里还端着一盆水,便知不是他,赶紧去看孟时逸。

  此时,孟时逸的脸已经烧得通红,整个人迷糊不清醒,嘴里时不时的念叨着什么。

  李月寒心里着急万分。

  “娘亲,先用帕子给阿逸擦擦脸吧。”孟追拧了帕子递给李月寒。

  “谢谢追儿!”李月寒连忙道谢,随后接过帕子给孟时逸擦起了脸。

  孟婴宁坐在一旁抽抽搭搭的哭着,李月寒分身乏术。孟追见状,又道:“娘亲,我已经告诉爹爹阿逸病了,他去请大夫了。”

  “好,还是娘亲的追儿乖。”李月寒腾出手摸了摸孟追的头。

  “娘亲,我先带妹妹去洗漱吃饭吧。”孟追又道。

  听了这话,李月寒回过神来,面带歉意的看向孟追:“娘亲一时间忘了你们还没吃早饭了,抱歉追儿。你先去吃,娘亲帮阿宁洗漱之后再让阿宁去。”

  “好。”孟追点了点头,乖巧的转身走了。

  李月寒赶紧下了床,帮孟婴宁穿好外裳后,又拧了帕子给她擦了脸,拿了漱口水给她漱了口,在她的脸上擦了一层护肤霜之后,又给孟时逸头上搭着的帕子换了一块,然后才草草披上衣服,牵着孟婴宁出了门。

  把孟婴宁送去跟孟追一起吃饭之后,李月寒火速回到了房间里。趁着四下无人,捏着孟时逸的嘴灌了一瓢万物生下去。

  这孩子约莫就是昨晚受到了惊吓,这才导致高烧不退。虽然说灵泉水万能,但是再厉害的万物生也治不好心理上的阴影。李月寒看着床上躺着昏睡的孟时逸,心里着实忧心。

  就在李月寒忧心之际,孟祁焕拿着早餐推门而入,见到她坐在孟时逸的身边一脸忧郁,不由得心里软了几分。

  “月寒。”孟祁焕说话间就走到了李月寒身边,拍了拍她的肩膀:“阿逸只是吓到了,你别太担心。”

  说着,他将手里端着的早饭一一摆了出来:“你关心阿逸是没错,但是得多顾及着自己的身体。别阿逸没事儿了,回头你病倒了。”

  “嗯。”李月寒神色倦怠,倒是听话的吃了点儿东西。

  孟祁焕陪着李月寒吃了早饭后,孟时逸也终于是醒了过来。彼时,孟祁焕一大早让何山去找的大夫也来了,给孟时逸检查了一番后,说是受了惊吓,吃几服药就好了。

  李月寒也担心孩子从小喝万物生的话,普通的药对他以后不起作用,送走大夫之后,李月寒主动去熬药去了。

  孟祁焕看着李月寒没精打采的样子,心里不由得多了几分心疼。

  只是李月寒性子执拗,总觉得孟时逸会被吓病是自己的责任,孟祁焕说什么都不管用。

  拧不过她,就由着她去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