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710章 是中毒了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10章 是中毒了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煎好了药,又喂着孟时逸喝下去之后,李月寒这才算是微微送了口气一样。

  但是却丝毫不肯放松,依旧守着他们三兄妹,几乎寸步不离。

  孟祁焕看她这样子,知道她是在担心。兄妹俩小时候出事给李月寒留下了不小的心里阴影,昨夜又是一次遇险,李月寒因为忙着安置温天磊没有及时到他们的身边保护,心里一定很自责。

  因为了解李月寒,所以孟祁焕也没有太拦着李月寒护眼珠子一样护着兄妹三个。

  于是乎,孟祁焕又一次独守空房了……

  一天一夜过去了,孟时逸却没见好转,反而在晨起的时候猛烈咳嗽,随后吐了一口血出来,旋即陷入了昏迷之中。

  李月寒慌张的一直守在房里,孟婴宁也寸步不离的跟着,孟追倒是一直跟在孟祁焕身边,小小的脸上写满了担心。

  大夫来看过之后,只说孩子吓得太厉害,再加上又有积弱之症,所以这一病起来就如洪水猛兽,十分棘手。调整了用药后,甚至还给孟时逸的指尖用银针放了血。

  李月寒看着孟时逸的指尖冒出了乌黑的血珠子,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孟婴宁。母女二人视线相撞,李月寒的心里直觉得“咯噔”了一声,随后什么也没说,任由着孟祁焕把大夫送走了。

  “追儿,”李月寒见孟追一直守在孟时逸的身边,语气也软了不少:“你不要在这里守着了,今晚你就随爹爹去睡吧,万一阿逸把病气过给你就不好了。”

  听了这话,孟追转头看向李月寒,一脸认真道:“娘亲是因为我不是亲生,所以不想守着我吗?”

  李月寒哑然:“你怎么会这么想,你是娘亲一手养大的孩子,亲不亲生对娘亲来说并不重要。”

  “唔,那假如今天躺在这里的不是阿逸,是我的话,娘亲也会这么心疼,这么难过,这么不放心吗?”孟追定定的看着李月寒,又问道。

  “追儿,”李月寒蹲在孟追的面前,摸着他的脑袋道:“你和阿逸阿宁一样,都是娘亲的孩子,假如今天中毒躺在这里的不是阿逸,是你的话,娘亲也会一样心疼,一样难过,一样不放心,一样想守着你。”

  听了这话,孟追亮亮的眼睛定定的看着李月寒,倒是没说话了。

  “去找你爹爹吧,乖。”李月寒捏了捏孟追的脸,松开了他。

  孟追乖巧的点了点头,转身就出去了。

  孟婴宁十分麻利,趁着孟追出门,她就上去把房门关了起来,然后凑到了李月寒跟前道:“娘亲知道哥哥是中毒了吗?”

  “本来不知道的,”李月寒叹了口气,摸了摸孟婴宁的脸:“你看我的时候,我就知道了。”

  “是追哥哥下的毒!”孟婴宁认真的看着李月寒道:“夜里追哥哥躺在哥哥的身边的,而且他这两天一直话很多,平时追哥哥都不爱说话。”

  听了这话,李月寒没有回答,只是摸了摸女儿的脑袋,转身去照顾孟时逸了。

  既然是中毒,而且还是孟婴宁都没察觉的猛毒的话,那么寻常的药就不起作用了。李月寒几乎是不带犹豫的就取了一瓢万物生,捏开了孟时逸的嘴灌了进去。

  “阿宁,”李月寒给孟时逸喂完了万物生之后,才看向孟婴宁,认真道:“追哥哥不会害你哥哥,所以你刚刚的话不许跟任何人说起,知道吗?”

  “为什么?”孟婴宁不解的看着李月寒:“难道娘亲要看着哥哥被毒死吗?”

  “阿宁,谁主张谁举证,我们没有证据,不能平白无故的污蔑你追哥哥的清白。再者,你追哥哥跟你们兄妹俩是一同长大的,他对你们来说除了血脉之外,和亲哥无疑。”

  “可是娘亲……”孟婴宁还想说什么,但是却被李月寒给制止了。

  李月寒喊着孟婴宁,严肃且认真道:“此事到此为止,你不许跟你爹爹说,相信娘亲,你哥哥不会有事的。”

  难得见到李月寒这么严肃,饶是孟婴宁也忍不住有几分委屈:“好吧,阿宁听娘亲的。”

  “乖。”李月寒见孟婴宁松口了,心里也松了口气。

  而此时,在门外的孟祁焕却将一切都听了进去。

  他知道李月寒不让孟婴宁说出去是为什么,但是原本收养孟追他就不同意,如今孟追还伤害了孟时逸,这对孟祁焕来说,是绝对不可能容忍的事情!

  但是李月寒有一点说对了,没有证据。

  再加上孟追只是一个五岁的稚童,他又如何能找来连孟婴宁都闻不到味道的毒药?

  要知道,孟婴宁因为体质特殊的缘故,从小就对毒十分敏感。如果是寻常的毒药,根本逃不过孟婴宁的鼻子。只有无色无味的猛毒,如当初华希县的夜明砂之毒一般,才能逃过孟婴宁的鼻子。

  孟追年纪幼小,且又是一直跟在李月寒身边,应该不会有机会接触外人才对。

  想到这里,孟祁焕猛地想到了这段时间和李月寒来往频繁的城主夫人,马烟。

  “来人!”房中,孟祁焕突然出声。一旁正在换衣服打算先躺下的孟追吓了一跳。

  随后,一个黑衣人不知道从何处冒了出来,无声无息的跪在孟祁焕跟前。

  “去查一查,城主夫人马烟,这段时间和桑启是否有联络。”孟祁焕冷声下令,黑衣人领命离开。

  这时,孟祁焕才转头去看孟追。

  小朋友瞪着眼睛,一脸茫然的坐在床上,只是脸色不太好看。

  “追儿?”孟祁焕出声:“是不是吓到你了?”

  回过神来,孟追使劲摇头:“没有……没有……”

  “困了的话就先休息吧,爹爹还有事情要去处理。”孟祁焕本来想上前摸一摸孟追的头,但是一想到他很可能包藏祸心,转而又打消了这个念头,转身出了房门。

  孟祁焕离开之后,孟追“咚”的一下倒在床上,拥着被子瑟瑟发抖,小脸儿煞白。

  他错了!他真的错了!只希望阿逸能平安无事,他以后再也不会做这样的事情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