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711章 被蛊惑的孟追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11章 被蛊惑的孟追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迷迷糊糊了不知道多久,孟追终于抵抗不住困意,陷入了梦乡之中。

  这两日来,孟追出于愧疚,一直在跟着李月寒就孟时逸一事忙前忙后,十分殷勤。这会儿加上又惊又怕,精力不支,没多久就睡了过去。

  梦里,他又回到了这段时间,马烟每次找他的场景。

  因为黄明宇一事,马烟和李月寒的关系迅速拉近。后来虽然李月寒把黄明宇送了回去,但是马烟却借着道歉的借口频繁和李月寒来往。

  后来,不知道马烟从什么地方得知,孟追他不是李月寒和孟祁焕的亲生儿子,便主动找了孟追。

  “小少爷,吃糖吗?”孟追的记忆里,马烟第一次跟他搭话的时候,脸上带着的是十分温柔慈善的笑容。

  当时他仿佛鬼使神差一般,冲马烟点了点头,随后就跟马烟说起了话。

  “这么说,小少爷也不知道自己的爹娘是谁吗?”马烟主动提起了孟追的身世,在孟追表示自己从记事起就一直在王府生活之后,马烟问了这么一句话。

  听了这话,孟追吃着糖认真的看着马烟道:“我当然知道了,我爹爹是祁王殿下,我娘亲是祁王妃啊!虽然我不是他们亲生的,但是他们待我和待阿逸阿宁是一样的,于我来说,他们就是我的亲生爹娘。”

  “小少爷还真是纯善可爱。”马烟揉了揉孟追的头,并未说其他,转身就走了。

  此后,马烟就经常来八仙酒楼。每每都会和孟追聊上几次。

  次数一多,孟追也开始不自觉的观察起了李月寒对他和对孟时逸和孟婴宁有什么区别。

  “女人对于自己的亲生骨肉,总会多几分自然流露出来的爱护和偏袒,假若有一天小少爷和小世子同时看上了最后一个包子的话,那祁王妃必然会将最后一个包子留给小世子的。”

  因着马烟这句话,孟追在早餐的时候故意跟孟时逸抢同一个包子。

  没成想他都没抢成,孟时逸就主动把包子让给了孟追。一旁的李月寒见状,又让小二去拿了一叠包子过来,重新给兄妹三个分了一次。

  这一次,孟追没有抢,他觉得臊得慌。

  而马烟却说,李月寒是故意的,就是要狠狠的打孟追的脸,让他知道不是亲生的就是不是亲生的,连包子都没吃过,上不得台面。哪像她的孩子,不争不抢,因为知道少不了吃的,所以才会这般从容淡定。

  孟追起初还嘴硬,反驳马烟说李月寒对他们兄妹这是十分公平的。

  “若是公平的话,小世子有世子封号,连世小姐都有世小姐的封号,你怎么什么都没有?”马烟笑眯眯的看着孟追:“而且还让外人都知道你是捡来的野种,这不是明摆着在让你成为他们兄妹俩的陪衬吗?”

  “不是的,世子封号和世小姐封号都是在我没进王府的时候陛下的旨意,不是爹爹和娘亲去求来的!而且我本来就不是王府的血脉,世人皆知我娘亲当时一胞生下的是阿逸和阿宁,总不能凭空变出一个我来!”

  “你娘在入王府之前是乡村妇人,大可以说你是他们夫妻俩在西北隐居时候生的孩子,又何必非得把你的身世公之于众呢?”马烟总是能以最刁钻的角度扎进孟追的心里。

  次数一多,孟追也开始不自觉的疏远了孟时逸和孟婴宁。

  直到那一天。

  “小少爷,你想过没有,你现在至少是王府的小少爷,别人就算怕王爷和王妃怪罪,但是背地里难免不会嘲笑你只是一个捡来的野种。但是如果没有小世子的话,你这个小少爷,就不一样了。”

  “什么意思!”孟追瞪圆了眼睛看着马烟:“怎么会没有小世子,小世子是我弟弟阿逸!”

  “是呀,如果小世子得了急病没了呢?这世子之位,总不能让世小姐担了吧?”马烟说话间,把一个拇指大小的小瓶子塞到了孟追的怀里:“希望小少爷心想事成。”

  虽然孟追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但是他却像是着了魔一样,整日把东西贴身放着,谁也不让看。

  本来孟追一直想着找机会把这个小瓶子丢了,但是那晚院子里来了刺客,李月寒和孟祁焕过来看他们的时候,李月寒抱着孟婴宁一直哄,却只零星的给了他几个敷衍的关怀。

  孟祁焕虽然把他和孟时逸一起抱在怀里,但是问孟时逸的明显更多。

  所以当天晚上的后半夜,孟追悄悄起身,在黑暗之中看了李月寒许久。她虽然跟他们一起睡在一张床上,但是却只抱着孟婴宁一个人,连孟时逸都睡在孟婴宁的旁边,而他却睡在边上。

  这让孟追莫名的生出一股戾气。

  最后,他把那个拇指大的小瓶子找了出来,轻轻的用手点了一点在孟时逸的嘴唇上,紧接着就被吓得翻身躺下了。

  孟时逸果然病得更重了。

  孟追一方面希望孟时逸不要有事,他也只是想让李月寒多关心他一点。

  但是另一方面又有一个声音在对他说,只有孟时逸死了,他才能真正得到李月寒和孟祁焕的关心。

  一夜过去之后,孟祁焕面色复杂的看着躺在自己身边的孟追。

  这小子昨晚听到他要派人去查马烟之后心里害怕,说了一晚上的梦话,真是什么都招了。孟祁焕原本打算今早起来把事情告知李月寒,由李月寒来决断的。

  却没想到这小子又惊又俱之下,也干脆的病倒了。

  三个孩子一下子病倒了两个,李月寒真的感到心力交瘁,于是孟祁焕就暂时把这件事压在了心里,打算等两个孩子的身体恢复得差不多之后,再把事情告诉李月寒。

  反正……孟追是不能再留在王府了。

  在李月寒照顾他们俩的时候,孟祁焕就已经给晋国公李建波送了信。

  收到李建波的回信的时候,已经十日过去了。

  这几日风平浪静,两个孩子的身体也接踵痊愈。

  已入秋了,饶是荣江城,也开始萧瑟了起来。

  马烟倒是来过几次,但是每一次都被孟祁焕冷脸以对,马烟倒也识趣儿,来得也就少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