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712章 是我的错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12章 是我的错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十日后,孟时逸总算好了个七七八八,孟追也全须全尾的下了床。

  李月寒特意挑了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把两个男孩子叫到一起,然后板着脸看向孟追:“追儿,你可有话要说?”

  孟追本就心虚,病中这几日,一边担心孟时逸的身体,一边害怕被发现是他动了手脚。所以尽管他没什么大问题,却一直反反复复不肯好起来。

  一直到孟时逸都能活蹦乱跳要糖吃了,他的身子才逐渐开始好转。

  本以为这么多天过去了,李月寒和孟祁焕都没有问过他,应当是没发现才是。

  却没想到李月寒会突然来这么一句,顿时把孟追给问住了:“娘亲……我……不知道您在说什么……”

  李月寒没有错过孟追眼神之中的愧疚和慌张,心里是很气他会对孟时逸下黑手,但是想一想他不过也才是一个五岁的小孩儿,强行压下了心里的气,耐着性子道:“你仔细想想,有什么是要跟我坦白的?”

  “娘亲……”孟追不敢看李月寒,眼神飘到了一旁,讷讷不敢说下去。

  孟时逸听得一头雾水,扒拉着李月寒好奇的问道:“娘亲,阿追做错事儿了吗?”

  因着年岁相当的缘故,孟时逸其实并不喊孟追做哥哥,这会儿他也想不明白,自己的娘亲为什么要把他单独跟孟追叫到一起,好像还是因为孟追做错什么事儿了。

  出于兄弟义气,孟时逸还护着孟追:“娘亲,阿追年纪小,你不要生阿追的气呀!”

  听了这话,李月寒是又好气又好笑。

  气自己的儿子太过善良,笑他什么都不懂就先忙着帮孟追求情。但是更多的,是感动。孟时逸是一个重情义的孩子,如果让他知道自己当成兄弟的孟追居然对自己下了黑手,不知道孟时逸会作何反应。

  “阿逸……”孟追也没想到孟时逸会帮自己求情。

  毕竟平日里兄弟俩没少因为鸡毛蒜皮的事情吵得不可开交。

  “别感动,兄弟义气着呢!”孟时逸转头冲孟追拍了拍胸脯。

  “阿逸,”孟追见孟时逸这样,深吸了一口气,无比忐忑又小心翼翼的看着孟时逸道:“其实前段时间你生病,不是你生病了,是我给你下了毒!”

  孟时逸懵了:“啊?”

  “……”孟追是没有勇气再说一遍了,甚至连看都不敢看孟时逸个李月寒,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等待着狂风暴雨的来袭。

  “娘亲,阿追是不是病坏脑子了?”孟时逸懵懂的看向李月寒,这般问道。

  李月寒摸了摸他的头,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问孟追道:“追儿,你可以告诉我,是谁让你给阿逸下毒的吗?”

  虽然孟追病中说胡话已经把马烟跟他说的那些话透露得一干二净,但是他清醒的时候却从未透露过半点马烟的消息。尽管李月寒也不像再把孟追留在身边,但是却还是想给孩子一个机会。

  “我……是我自己的错,娘亲罚我吧,我一定不说话!”孟追低着头不敢抬,但是语气却十分诚恳。

  “追儿,我们都很清楚,你给阿逸下的毒既然能逃过阿宁的鼻子,就不是普通的毒药,以你一个五岁稚儿的能力,是弄不到这种猛毒的。”李月寒叹了口气,认真道:“你真的不打算告诉我,是受何人指使吗?”

  “如果我自己没有坏念头的话,谁都指使不动我。追根究底,是我起了不好的心思,我才是那个该罚的人。”孟追低着头闷闷的说道。

  听了这话,李月寒叹了口气:“那你打算要我怎么罚你?把你赶出府去?你可想过你才五岁,你离开王府的话,最好的结果也是去街上乞讨,说不定还会被人牙子拍走卖到山沟沟里,从此吃糠咽菜,再也没有好吃的点心糖果。”

  “我……”孟追似乎是被吓到了,终于抬起了头看向李月寒,大大的眼睛里是满满的慌张:“我……我知道错了……”

  “很多事不是你知道错了就可以的。”李月寒严肃的看着孟追:“所以你愿意离开王府去当小乞丐吗?”

  孟追显然没做好心里准备,猛然被李月寒这么一说,整个小身子都僵住了,半晌反应不过来。

  “你要知道,做错了事情,就会受到惩罚,就像你们兄妹三个完不成功课会被打手心一样。你们做错的事情的严重程度,决定了你们会受到什么样的惩罚。”李月寒的语气并没有因为孟追的惊吓而软和:“追儿,你这次险些要了阿逸的性命,所以王府不能留你了,你可愿意离开?”

  听了这话,孟追的眼泪顿时汹涌而出,“噗通”一下,重重的跪在李月寒跟前:“只要不离开王府,我愿用一生来恕罪!”

  “你不必如此,”李月寒看着孟追小小的身影,微微叹了口气。到底是她看着长大的孩子,要孟追离开王府,李月寒其实心里也酸疼:“阿逸没有留下什么后遗症,你也不需要恕罪。只是你到底做错了事情,王府不能再留你了,一次错,永不用,你明白这个道理吗?”

  “追儿明白,追儿不求王妃能再把追儿当成自己的孩子,追儿只求王妃不把追儿赶出王府!”孟追哽咽着说道:“追儿愿意用一生来报答!”

  见他如此,李月寒心里也不是滋味。

  其实她并非是要把孟追赶出王府,但是却必须要让孟追知道,他做错了事,就会被赶出王府。

  见势头差不多了,李月寒叹了口气:“孟追,你为什么一定要留在王府?”

  “王爷和王妃对追儿恩重如山,追儿自知罪孽深重,追儿后悔了,追儿想恕罪。”孟追虽然一直在哭,但是却强忍着哭腔这般说道。

  他这几天一直都活在悔恨和焦虑害怕当中,怕的就是东窗事发之后被赶出王府。

  所以他早早就在心里想过要怎么求情了。

  可是虽然事先在心里模拟过无数次,如今事到临头了,孟追还是发现自己害怕得要死!

  他是真的,一点都不想离开王府!

  对他来说,王府就是他的家,不管他是不是王府的血脉,王府都是他的家!他做了伤害家人的事情,就是他的错!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