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728章 温家之事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28章 温家之事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听了这话,温天磊的手莫可名状的抖了抖,随后笑眯眯的点了点头:“没问题的!”

  “还有,阿逸他跟随王爷习武已经有几年了,身手如今还算可以,只不过他父亲说他基础不是很好,王爷曾经跟我说过你也是从小习武之人,所以在武艺方面,还得多劳烦温大少费一下心。”李月寒继续叮嘱。

  温天磊抿了抿嘴唇,脸上还是带着好看的笑容:“小世子也算是我的小侄子,我教他没问题的!”

  “阿宁还小,平时也有些烦人,而且她爱哭,一哭起来只有阿逸能哄得了。这孩子什么都好,就喜欢闷不做声的吓唬人。阿宁的体质特殊,所以有时候会招一些毒物来陪她解闷,虽然她天生克毒,但是对你还有阿逸都有危险,所以你得监督她不能随随便便的拿毒虫和毒蛇出来玩儿。”

  听到这里,温天磊已经有些不淡定了:“阿宁……是很听话的小姑娘,不会做这样的事情的!”

  “我也只是提醒提醒,毕竟这小丫头小时候受了大罪,家里人都很是疼宠,不得不多叮嘱几句。”李月寒看出了温天磊的紧绷,心里好笑,但是也没有继续往下说了。

  温天磊见她终于没有要交代的了,也松了口气。不过紧接着就蹙起了眉头:“不是还有一个孟追吗?那小子稳重得很,怎么没见人?”

  “追儿此前被有心人鼓动,做了一些错事,伤了阿逸。我和王爷商量了一番,把他送到天星五河镇那边历练去了,江明在那边,能照顾好他。”虽然被孟追的行为伤到了心,但是说起他的时候,李月寒的心里还是难受的。

  听了这话,温天磊叹了口气:“当初你要收养追儿的时候我就曾经跟老孟说过,这孩子毕竟是外人的血脉,就算你们尽心尽力的教导,但是在王府这样地位超然的家庭里,是不可能让他完全和阿逸阿宁兄妹俩得到一样的对待的。就算他知道自己是收养的,这些本就不该奢望,但是你想啊,身处于王府这种地方,换做是谁,又能真正的保持平常心呢?更何况孟追不过是个五岁的小儿,被有心人利用,简直太简单了。”

  “是啊,当初的事情,是我想岔了。若是一开始就把追儿送到天星五河镇,让他跟着江明的话,至少没有人去他的面前成天鼓吹他走歪路。”

  “话也不能这么讲,”温天磊反驳道:“虽然说我也相信后天的成长环境对孩子的心境影响很大,但是有一句话叫做一样米养百样人。追儿这小子沉稳,心里藏得住事。他若是对你们拥有足够的信任的话,他就不会在外人的鼓动下伤害阿逸。”

  “同样的,江明也有个儿子叫江池,虽然江池这些年恢复得不错,智力水平也已经是七八岁稚童的样子的。但是你可知道江明在背后付出了多大的努力。若是孟追一开始跟着的是江明的话,说不定还不如现在,早就长歪了呢。”温天磊说着,也忍不住叹了口气:“有一说一,追儿是很会讨人喜欢的孩子。”

  听了这话,李月寒心里不由得沉了沉。

  是啊,孟追是一个“很会讨人喜欢的孩子”。李月寒一直都很得意于孟追虽然是王荷花和家奴生下的孩子,但是却在自己这里得到了应有的母爱和父爱。

  却从没想过,孟追的心里,他一直是一个“捡回来的孩子”,所以他不得不懂事听话,哪怕很多时候他也有委屈有心酸,想撒娇想要更多的关注,但是他却因为知道自己不是亲生的,所以一定要学会克制。

  从小到大,周围的人灌输给孟追最大的观点就是,他是王爷和王妃捡回来的孩子,所以一定要学会感恩,不要和两位小主子比较,毕竟他不是亲生的。

  久而久之,孟追的心里难免会有更多的委屈。

  现在想一想,孟追会被马烟三言两语煽动到去给孟时逸下毒,李月寒也是有责任的。

  她以为给孟追一个家就完美了,却没想过真正的当孟追的家人。

  温天磊说得对,若是孟追对他们有足够的信任,在他们身上能获得足够的安全感的话,是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的。

  “你也别想了,既然已经决定把追儿送去天星五河镇,那就让江明好好的照顾他吧。江明学识渊博,看事情的观点独具一格。这些年他儿子江池也好了不少,追儿过去,正好能和江池有很多共同语言。”

  听了这话,李月寒不由得叹了口气:“希望如此吧,等这边的风声一过,我和孟祁焕商量一下,我还是想把追儿接回来,毕竟那孩子也是我看着从一个奶娃娃长大的。”

  温天磊没有说话。

  从他认识李月寒以来,李月寒一直都极有原则。是她的责任,她从来不推脱。是她划定范围要保护照顾的人,也从来不会怠慢。

  但是为人父母这件事毕竟太难了。换做常人来说,王荷花私通生下来的孩子,是绝对不可能还接到身边来养的。但是李月寒说罪不及幼子,还是把孩子抱了回来,和兄妹俩一起养大。

  光是这份胸襟,就足够让温天磊敬佩了。

  “你怎么这么看着我?”李月寒心里一团乱的想着孟追的事情,一抬头,看到温天磊目光温和的看着自己,不由得挑了挑眉:“对了,我还没问你,你们温家势力庞大,怎么说倒就倒了?”

  “我那两个兄弟虽然有本事,但是一直很提防我。没办法,毕竟不是一母同胎生下来的,他们防着我也正常。再加上老头子有意把国内的生意都交给我做,要对接到别国的生意利润虽然大,但是风险也很大,老头子就全交给他们了。结果他们是真的很想压我一头,所以就开始摸摸索索的做起了坏事儿。”

  “这么说,温家通敌之事不是冤枉的?”李月寒惊讶的瞪大了眼睛:“温老爷子和温太爷也没有申辩吗?”

  “没有,陛下说念及我们温家兢兢业业给东翰国创收上百年的缘故,查抄全部家产,将我那两个兄弟投入大狱等候发落。谁知他们在狱中胡乱攀咬,非说是我指使的。我父亲收到风声,连国都都没让我回,直接让我从华希县跑了。我想着我往哪儿跑也不安全,索性就来了荣江城了。”

  (本章完)